返回顶部 关闭

福建南平:绿水青山带来“金山银山”

2020-01-07 08:29:49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李卓聪

闽江源头,群山叠翠。位于福建省北部的南平市,是该省重要的生态屏障,被誉为世界同纬度自然生态和生物多样性最好的地区之一。

南平具有中国南方典型的“八山一水一分田”特征,森林覆盖率近78%,拥有省内1/4的耕地和林地、1/3的林木蓄积量,以及占全国1/10的毛竹面积,生态资源颇为丰富。但“后发展、欠发达”也是当地的突出问题。

2017年,南平成为全国唯一健全国家自然资源资产管理体制改革试点设区市。借力于此,南平创新性地通过“生态银行”模式,变碎片化生态资源为优质生态资产、生态资本,找到了生态资源富集地区绿水青山带来“金山银山”之路。

摸清资源“家底”,打通“两山”转化路径

武夷山市五夫镇五夫村,村民李昌忠不再为自己曾经收入惨淡的10亩地犯愁了。

2018年,五夫村参与“生态银行”试点项目,将600亩农田的承包经营权进行流转,引入龙头企业入驻。通过对农田升级改造再开发,村里近600亩烂泥冷水田,摇身一变成了集白莲种植、田螺养殖和休闲观光于一体的农旅型“生态银行”项目。流转租金加上在田螺湾项目打工挣的钱,让李昌忠这样的农民一年能赚五六万元。

绿水青山是南平的“金字招牌”和“金饭碗”。但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守着金山银山过穷日子,捧着金饭碗要饭”是南平发展的现实困境。怎样走出困境,让绿水青山带来金山银山?关键在于“转化”二字。

“许多生态资源富集的后发展地区,资源分散难统计、碎片化资源难聚合、优质化资产难提升、社会化资本难引入,是其生态优势难以有效转化为经济优势的主要原因。”国务院参事室当代绿色经济中心旅游专委会主任崔莉认为,针对这些问题,进行自然资源产权制度改革,建立多元化、市场化的生态补偿机制,是践行“两山”理念的关键。

南平实施“生态银行”,正是架起了生态资源与生态资产、资本之间的桥梁。据介绍,“生态银行”借鉴了商业银行“分散化输入、集中式输出”的模式,是对南平市辖区范围内的生态资源所有者权益进行资本化运作的运营平台。

“‘生态银行’实际是一个自然资源管理运营平台,通过对碎片化生态资源的集中收储和整治,转换成连片优质高效的‘资产包’,并委托运营商经营,实现生态保护前提下的资源、资产、资本三级转换。”南平市自然资源局局长王冲解释道。

多年来,资源“家底”不清、权属不明、数据重叠等问题,是南平实现绿色发展的桎梏。构建产权明确、边界清晰的自然资源管理体系,是打通资源变资产、资本的第一步。

南平“生态银行”的目标资源为全市范围内的山、水、林、田、湖、茶、湿地和集体用地等自然资源。结合推进健全国家自然资源资产管理体制改革试点,南平率先推出“国有自然资源资产管理平台”,全面整合国土、林业、水利、农业等多部门资源数据,形成自然资源“一张图”。平台中,土地、林地、森林、矿产等各类资源的分布、种类、数量、权属认定和管制边界等清晰可见。

摸清资源“家底”后,资源的流转储备与整理提升成为“点绿成金”的关键。政府搭台、农户参与、市场运作、企业主体是“生态银行”的设计思路。

据悉,南平市政府作为“生态银行”的发起人,授权下属出资代表和央企、地方国企等合作方共同成立了“南平市生态银行有限公司”。公司设有收储中心、资产评估中心、交易中心等部门,通过租赁、入股、托管等方式对下属区县的自然资源进行流转和收储,经过资产评估确定参考价格后,再将收储集中整治后的资源打包入市,结合现代农业、乡村旅游、健康养生等新产业,引入市场化资金和专业运营商,实现自然资源到自然资产的转换、自然资产与产业资本的对接。

在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教授李岩看来,南平的“生态银行”通过政府为自然资源定价与市场化运作,为生态产品实现了规模化增值;同时,通过规模化运作,保证了生态价值的完整性,实现了自然资源生态价值与经济价值的双赢。

探路县域试点,激活绿色经济动能

顺昌县是南平市的林业大县,林业资源丰富但分散化程度高。去年12月,南平首家“森林生态银行”在这里开业时,贫困户夏六华便将自家9亩杉木幼林“存入”了银行。按照规定,夏六华将得到三笔收益——每月310元的固定收益、20年托管期满按约定分红、职业林农的务工收益。

“丈夫生病,女儿在外打工,没人照看林子。托管后,林子让我们有了固定收入。”夏六华说。

据了解,顺昌县以国有林场为依托,成立了林业资源运营公司,前端通过托管、赎买等方式,将分散的林木资源收储整合,存入“森林生态银行”;中端通过科学抚育、统一规划、集约经营、发展林下经济等措施,实现森林资源的集中储备和规模整治;后端基于持有的森林资源,开发林木深加工、森林旅游、森林康养等优质项目,引入投资商开发运作,对接资本市场。森林资源变成了当地的生产力,资源变资产、资本的路子越走越宽。

在南平,“生态银行”建设也带动了乡村振兴的脚步,推动了人才与资本走进乡村、走入自然资源的保护开发当中。

在武夷山市五夫镇,“文化生态银行”盘活了乡村资产,将散落在村民手中的闲置房屋和田地进行流转集中,统一运营,并引入文旅企业合力开发,形成利益共同体。在延平区巨口乡,“古厝生态银行”通过争取农村综合性改革试点试验区的财政补助资金,撬动地方资金与乡贤资金,鼓励村民将古厝改民宿,实行统一运营,让百余座古厝“复活”。引入市场化艺术机构,建起乡村艺术产学研基地、乡村民宿等,让艺术走入乡村。在建阳区,“建盏生态银行”通过编制建盏原材料矿产资源“一张图”,对建盏生产必需的高岭土等资源开采进行标准化管控,实现“一品一码”追溯管理和产品质量精准检测,培育出建盏品牌,让自然资源为地方经济赋能。

南平因地制宜开展“生态银行”试点,依托的是不同层级、不同主营业务的“生态银行”运营平台,如南平市生态公司、顺昌县绿昌公司、五夫镇朱子文化开发公司等。

“按照层级,‘生态银行’市级公司侧重对外招商、资源引入、技术服务等,县级公司侧重对自然资源的流转储备、整理、输出等,乡(镇)政府及村级组织侧重协助理顺不同所有者之间的利益联结关系。按照主营业务,有信息服务、资源开发、资产管理等不同类型。”王冲表示,这些平台的构建,进一步明晰了生态文明治理体系的治理主体。

完善流程机制 实现生态产品价值

南平“生态银行”的生动实践,创造性地回答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背后的机制之问。

如今,南平的“生态银行”已形成“资源摸底—流转储备—整理提升—金融运作—开发运营—市场监管”的操作流程,通过各级政府、金融机构、运营商、农民等多元主体的分工合作,建立了政府引导和企业主导相结合,多主体、市场化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

“生态保护不能只依靠划‘红线’,要用生态系统的可持续经营来支持‘两山’理论的践行。”中国工程院院士沈国舫表示,对自然资源进行合理经营利用,才能更好地保护绿水青山。

当前,“生态银行”建设也存在待解难题,如自然资源资产产权边界不清导致自然资源产权主体之间利益冲突,科学规范的自然资源资产价值评估核算体系尚未建立,县、乡、村缺乏统一交易平台等。

“深入推进自然资源资产改革,必须构建产权清晰、多元参与、激励约束并重、系统完整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崔莉认为,一方面,要进一步明晰自然资源产权,明确自然资源市场配置规则,探索建立市场化的生态补偿机制,同时注重发挥金融对自然资源转化为经济资源的助推作用。另一方面,要建立绿色发展的考评体系,通过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等方式,树立正向激励和反向约束并重的“绿色政绩”考核导向。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资源政策研究室主任李维明认为,“点绿成金”还需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因类制宜,需要建立空间分区、产权管理、核算评估、有偿使用等一系列机制。

“从绿水青山向金山银山转化,要以生态资产的保值和增值为前提,不仅要充分考虑空间分区差异化带来的政策保障机制不同,也要考虑不同主体功能区,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生态资源状况的差异。”李维明说。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关键词: 生态保护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自然资源报社
ICP备:京ICP备11028287号-4  备案查询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报刊征订:010-68047627/7643    邮箱:zrzybt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