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夏尔巴人:“绝命海拔”上的“上班族”

2020-05-27 12:50:08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郑雅楠

2020年5月27日11时整,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成功登上珠穆朗玛峰峰顶,中国人再一次登上世界之巅。

登上世界最高点,这条路不易。而站在攻顶最前方的是经过坚强奋战,把安全路线绳全程铺设至珠峰峰顶的冲锋修路组。他们是攀登珠峰的“先行者”。

夏尔巴人,也是攀登珠峰的“先行者”。

作为“珠峰向导”或背夫,夏尔巴人几乎出现在每一支攀登珠峰的登山队中,有时他们承担珠峰登山测量高山协作任务。今天,就让我们一起认识他们——

图片1

2005年5月16日,珠峰登山测量队队长张江齐在海拔6500米的前进营地给承担登山测量协作任务的西藏登山队队员和夏尔巴人讲解测量任务。新华社记者索朗罗布摄

1953年5月29日,人类终于站在了地球最高峰——珠穆朗玛峰那象征“绝命海拔”的峰顶上。而一举实现人类登顶珠峰梦想的,除了新西兰登山家埃德蒙德·希拉里,还有他的向导——夏尔巴人丹增·诺尔盖。

从此,夏尔巴人,这个生活在喜马拉雅山两侧的神秘族群走进了世人的视线,这群“登山奇才”也借由珠峰找到了自己的职业。可以说,是珠穆朗玛峰让世界认识了夏尔巴人,也是夏尔巴人让人类一次次站于珠峰顶上。

图片2

埃德蒙·希拉里和夏尔巴人丹增·诺尔盖(右)在1953年登顶珠峰后

他们在“上班”时还创造了一个个世界纪录:成功攀登珠峰人数最多、无氧登顶珠峰人数最多、登顶时间最快、在珠峰之巅停留时间最长……在登山这方面,几乎没有谁能与夏尔巴人匹敌。

为何这个族群在氧气如此稀薄的高海拔地区能有“超人”般的适应能力?他们到底是怎样的一群人?

“登山奇才”源自“生而不凡”

夏尔巴,中文意思为“东方人”,传说其祖先是由中国西藏的东部迁徙过来的。作为藏族的一个分支存在,夏尔巴人没有文字,只有语言。他们现今散居在中国、尼泊尔、印度和不丹等国边境,其中在我国的夏尔巴人主要聚居在西藏境内的定结陈塘、樟木立新、雪布岗和定日绒辖等地。

就像牙买加盛产“飞人”,祖祖辈辈都生活在海拔5000米以上山地的夏尔巴人,天生具有登山基因。有研究分析称,夏尔巴人的肌肉细胞线粒体(生产能量的部分)能够将更多的氧气转换成能量,也就是说夏尔巴人对氧气的利用率更高,更擅长利用氧气。此外,他们的肺活量大得惊人,血液中血红蛋白浓度明显高于常人,血压又很低,保证了能够为大脑提供充足的血液。同时,他们的肌肉也与一般人不同,伸缩力非常强。

这种与生俱来的体能优势,或许是适应自然的结果。正是长期的高山生活,塑造了不断涌现“登山奇才”的夏尔巴人。一位西方记者曾经开玩笑说,夏尔巴人长着专门用于登山的第三片肺叶。

图片3

夏尔巴人阿帕·夏尔巴,世上登顶喜马拉雅山珠穆朗玛峰最多次的人;图片取自维基百科-Mogens Engelund

图片4

在珠峰缺氧环境下,夏尔巴人挑夫能够背负相当于自身体重90%-200%的重物。图片来自南方都市报

“珠穆朗玛峰上的挑夫”

对普通人来说,征服世界最高峰,哪怕一次,都能成为炫耀一辈子的事情。然而对于夏尔巴人来说,登山只是一份平常的工作,这些“登山奇才”也因为群体性职业而有个称呼:“珠穆朗玛峰上的挑夫”。

生长在珠峰脚下、熟悉世界高极“脾气秉性”的夏尔巴人,很早就为世界各地、意图征服珠穆朗玛峰的登山爱好者及各国登山队提供后勤及向导服务,帮他们一起登上8000米以上的雪山之巅。据了解,1907年开始,夏尔巴人就在喜马拉雅山区做脚夫;从上世纪20年代起,他们还为攀登珠峰的“勇士”充当向导和协助,并从中收取酬劳。

事实上,对于普通攀登者来说,在攀登珠峰的过程中,一个坚忍而娴熟的当地向导至关重要,而夏尔巴人也的确是很多登山者必不可少的合作伙伴。

尤其是面对登顶珠峰路上的天堑时。比如海拔5400米~5900米的昆布冰川被许多人认为是攀登珠峰路上最危险的路段,其艰险程度甚至超过了海拔8000米左右的“死亡地带”。这里时常发生毫无征兆的雪崩、冰崩,冰川的消融还会随季节移动。如何才能让天堑变通途,夏尔巴人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图片5

昆布冰川地段,如遇冰川移位,夏尔巴人就得重新搭梯子,掉进冰缝就上不来了。网络图

每年攀登珠峰旺季时,夏尔巴人就格外忙碌。他们要提前出发,到山上寻找道路,并且完成开凿阶梯、铺设绳索、插放路标,清理冰裂缝,搭建金属梯,建设营地,以及后勤保障等工作。

 

图片6

珠峰每年吸引众多人前来挑战。图片来自网络

他们是攀登珠峰的“先行者”,但却生活在聚光灯的阴影之下。当各国登山队员在峰顶激动地展开国旗时,夏尔巴人只是平静地站在一旁。他们是人类攀爬珠峰的历史上的“无名英雄”。

高薪水与高风险如影随形

对于夏尔巴人来说,从事为登山队提供向导和后勤服务的工作除了具有先天优势外,还有一个重要的经济原因——颇为丰厚的收入回报。

协助登山队现已成为夏尔巴人主要的经济来源之一。据媒体报道,夏尔巴人干2~3个月平均就能拿到5000美元,夏尔巴向导的收费大约是5000美元一周,顶级夏尔巴向导的收费还会更高。这对于居住在尼泊尔边境地区的大多数夏尔巴人来说几乎是一个天文数字。

尽管登山市场给夏尔巴人带来了较多的收入,但这些钱是他们拿生命做赌注换来的。

在“世界之巅”工作,他们需要面对雪崩、掉入冰隙、失温、冻伤、体力不支等风险,因为在高山中血液会变浓,他们还要面对中风的风险。此外,为了获得更高额的利润,很多年轻的夏尔巴“背夫”会背负过重的户外装备,使得这种风险加大……他们其实就是在绝命海拔上“与死神共舞”。

夏尔巴人一定不会忘记2014年4月18日发生的珠峰南坡雪崩。这场雪崩瞬间夺去了在这里工作的16名夏尔巴人生命。而仅仅一年后,2015年4月25日,尼泊尔8.1级大地震,18人在珠峰雪崩中遇难,其中13名是夏尔巴人。

图片7

雪崩后的珠峰大本营 图片来自《美国国家地理》

夏尔巴人悲壮地创造了攀登珠峰遇难人数最多的记录,除去死亡,他们因工作原因导致的终生残疾更是由于缺乏报道而无法统计。

守护珠峰就是守护家

既然危险,为什么还要登顶珠峰?为了赚钱舍去生命,真的值得吗?对于生长于斯的夏尔巴人来说,或许他们别无选择。因为珠峰对于他们来说,不是“绝命海拔”,而是家。只要山在那里,夏尔巴人就依然会选择围绕登山工作、生活。

如今,年轻的夏尔巴开始与亲友筹办旅游探险公司,陆续成立了数以百计类似的登山公司,建造了比登山公司数量更多的山屋,或者当“珠峰向导”自己带队上山。比起父辈完全依靠登山谋生,年轻的夏尔巴已将珠峰攀登做成了产业并不断细化。

不过,随着全球气候变暖以及人类的破坏,珠峰,这座世界上最高也最危险的山峰,已逐渐变得不再适合攀登。这也是夏尔巴人所担忧的。据了解,这里有些地方已不再是满山厚重的积雪和冰,而是裸露着岩石,一旦岩石崩落,登山者将面临巨大的危险。此外,根据联合国数据,从上个世纪开始有登山者光临珠穆朗玛峰以来,总计140万吨的垃圾留在这里,随着冰雪融化而逐渐显露出来……

图片8

图片9

图片来自纪录片《珠峰清道夫》

为了守护家,夏尔巴人时常带“守护喜马拉雅山”的标语上山,并将登山途中发现的垃圾搬运下山。夏尔巴人,这群在“世界之巅”生活的人们,不仅靠珠峰获得生存的机会,更是珠峰的守护者。

图片10

图片来自网络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关键词: 珠峰测量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自然资源报社
ICP备:京ICP备11028287号-4  备案查询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报刊征订:010-68047627/7643    邮箱:zrzybt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