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测绘海洋 >正文

守护这片海

2021-09-24 10:34:35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罗茜

近日,自然资源部南海局对一线台站的海洋观监测网建设开展了调研走访,在惠州海洋环境监测站,笔者遇到了站长梁伟欢。

梁伟欢,人称“欢姐”。平时说话轻声细语,有典型客家女人的温柔;但一笑起来,方脸高鼻的她又有北方大妞的爽朗率真。她是广东惠州人,18岁参加工作,现任惠州海洋环境监测站的站长,是南海区基层海洋站中唯一的女站长,守护这片海已有23个年头了。

七天六夜入火场

惠州站始建于1993年,梁伟欢1998年入职时只有两名职工,业务单一,办公条件简陋,甚至一度租赁场地办公。

自2008年担任惠州站站长,并负责惠州海域海洋观监测网建设以来,梁伟欢带领惠州站逐步壮大队伍、拓展业务、选址建站,最终搬入了窗明几净的新站。

2020年底,惠州站的新站部落成。站部的小楼面朝惠州石化工业区,背靠大亚湾,枕着海涛声声。

对这座自己一手选址、设计和建设的惠州新站,梁伟欢如数家珍:“虽然当年这里是一片荒滩,但水文代表性和观测条件都非常好,这是在市区的旧站不能比的。大亚湾要建设要发展,离不开海洋观测和监测的支撑,多难我也要跑下来。”经历了两次用地规划调整,两次台风袭击,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荒滩上终于建成了惠州海洋站新站。

其实,在梁伟欢轻描淡写的叙述背后,还藏着一段惊心动魄的往事——

2011年7月11日凌晨4点半,梁伟欢被一通电话惊醒。

“欢姐,我在大亚湾石化区这边听到很大的爆炸声,好大的火光,你要不要过来看看?”渔民志愿者问。

梁伟欢的家距离石化工业区有半个小时的车程,越接近目的地,路上撤离的车辆和人群越多,人们的表情中充满了恐惧和焦急。梁伟欢想到离家时尚在熟睡的儿子,她有了瞬间的犹豫。但看着远处红透了半边天的火光,她心一横,继续踩下油门,向火光冲去。

惠州大亚湾石化工业区南临大亚湾,是全国最重要的石化工业基地之一。梁伟欢深知,如果意外事故造成原油或者石化产品泄露入海,后果不堪设想。

梁伟欢赶到时,石化区已经封锁,非抢险车辆和人员只出不进。她弃车步行,找到一个入口,亮明身份,逆着正在撤离的人流,孤身赶往事发点。

一个约十米高的储油罐火焰冲天,夜空下跳动着恐怖的红光,不时还有爆炸声传出,附近十几个巨型储油罐岌岌可危。现场热浪灼人,呛人的烟尘在夜色和火光中弥漫,救援抢险的人影憧憧,一片混乱嘈杂。最让梁伟欢揪心的是,这个爆炸点和火灾发生地距离海边仅有2公里!

梁伟欢向工业区相关负责人、抢险的消防和应急人员了解了相关情况后,立即向上级汇报。

“一定要注意安全!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按照应急预案开展应急监测,局里马上派人支援你!”南海局领导指示。

南海局根据梁伟欢上报的第一手现场情况,迅速制定了应急抢险工作方案。梁伟欢立即返回站里取了些仪器设备,进行了简单的防护,再次进入事故现场。

南海局支援的同事们当日晚间也从海陆两线赶到了现场,监测人员和梁伟欢一起在距离事故点不足150米的地方进行油指纹鉴定,不间断地监测入海排污口水质。海面上用船舶围绕排污口拉起了拦油网。在夜色笼罩的庞大石化区和令人战栗的火魔面前,梁伟欢和她的同事们,没有退缩。

为了不引发更大规模的爆炸,现场只能控制火情而不能直接灭火。大火持续了48个小时才逐渐熄灭。几乎融化殆尽的巨型储油罐像一个颓败的怪兽,仍然不时喷出令人作呕的鼻息。

在多方配合下,事故产生的所有污水全部得到了妥善处理,做到了含油污水的入海零排放。

一入火场,就是七天六夜。

梁伟欢匆匆打给家人报平安电话时说的“我很好,你们放心”的“谎言”被戳破了——在事故安全隐患解除的前一天,连续高强度高压力开展应急监测的她高烧昏迷,倒在了在抢险现场的救护车上。

吸入了大量有毒气体的梁伟欢被诊断为病毒性脑膜炎,脱离生命危险后整整住院两个月。为了排除体内毒素而注射的大量激素类药物引发的副作用,直至十年后仍没有完全消除,梁伟欢必须持续用药,并定期复查和治疗。

“如果再选择一次,我肯定还是会这样做。但后悔还是有的,当时经验不够,没能保护好自己,拖累家人,让爸爸妈妈担心……不过现在,我们站的能力建设已经上了好几个台阶,我也成长啦。”梁伟欢说。

五年啃下“硬骨头”

梁伟欢负责的惠州海域观测网扩建任务(简称“两站一点”建设),除了位于石化区的惠州站站部外,还有盐洲观测站和惠东观测点。其中惠东观测点位于海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一隅,建设规模最小,却是最难啃的“骨头”。

虽然是当地政府划拨的土地,但观测点征地遭遇了当地村民和驻地企业的强力阻挠,甚至有人迅速在征地区域的空地里新建了一座妈祖庙。

为了获取村民的理解,梁伟欢编印了海洋科普知识宣传资料,挨家挨户上门做工作。她尽力帮助村民反映问题,想方设法解决现实困难,还筹措征地补偿金为村里修筑了排水沟,解决了多年的雨污淤堵问题。同时,梁伟欢组织惠州站发挥专业特长,发布台风等海洋灾害信息,协助村干部劝导群众撤离。

逐渐地,惠州站的专业水平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前后5年的奔波,使得村干部和村民待梁伟欢如亲人一般,原先极力反对建站的村民,也终于主动拆除了妈祖庙。如今惠东测点的观测场已经建成,验潮井正在筹备建设中。

2018年,超强台风“山竹”登陆前后,暴雨不断又叠加天文大潮,引发了惠州考洲洋海域的极端增水,盐洲岛及周边6个村庄出现了海水倒灌,1万多名群众和抢险工作人员被困,情况万分危急。

梁伟欢带领惠州站全程不间断报送大亚湾实时潮位信息和预警报信息到惠州各级人民政府和三防部门,为地方政府部门制定抢险救灾方案提供了及时有力的技术支撑。事后,地方政府主动联系惠州站,希望在盐洲建设观测设施。在梁伟欢的积极推动下,盐洲站顺利纳入了国家立体观测网建设。

盐洲岛地理位置非常特殊,嵌在考洲洋潟湖当中,该站目前已经准备开始土建工程,建成后将可以观此“一叶”,而知整个考洲洋“之秋”。

是站长也是“欢姐”

现在惠州站共有6名职工,平均年龄30岁。梁伟欢既是站长,也是站里唯一的党员,还是其余5名站员的“欢姐”。

副站长郑锐和梁伟欢已经共事了15年。2008年,南海区台站还没有全部铺开自动化观测,台风“黑格比”期间,建在大亚湾惠州港外贸码头的验潮井设备损坏,观测数据中断。码头区域防台风紧急戒备,空无一人,梁伟欢和郑锐互相打气,紧紧挽着手臂顶着狂风暴雨进入码头,赶到验潮井进行抢修,确保了有效获取台风期间的观测数据。郑锐笑着说:“我和欢姐是‘过命’的友谊。”

工作性质决定了海洋站是全年24小时值班,海洋灾害期间更要应急值守,梁伟欢和同事们在站里的工作时间远超陪伴家人的时间。前院的葡萄架,后院的西瓜藤,不时下厨做几道客家菜,“她就是把站当成家哩,我觉得她有点像我妈。”1997年出生的观测员陈皓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

“她也经常敲打我们,比如看见闲的时候刷手机,她就过来问,‘XX文件学透了吗?XX技术搞明白没?你们要多想想咱们站未来的发展,想想自己的进步提升!’”邹明堃笑着模仿欢姐的口气。

梁伟欢以伙伴们为荣:“我们站的这‘五大金刚’啊,可都是业务骨干,干得出色,经常被上级抽调帮助工作。”她乐见他们的成长,同时也从不怠于自身的学习提高。

“我18岁刚入职是中专毕业,觉得知识不够用,就自学考了大专,又考了本科。”梁伟欢调皮地眨眨眼,小声说:“现在呀,我正和儿子一起备考研究生。”

梁伟欢的心胸,和生养她的大亚湾一样宽广。她把青春、智慧和勇气,尽情地播撒在这片海域,用热爱守望碧海蓝天。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自然资源报社
ICP备:京ICP备11028287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9388号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报刊征订:010-68047627/7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