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地方 >正文

我们的家在中国

2020-04-22 10:25:38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王自堃

斑海豹常驻虎平岛

823820_luf_1587430284804

我叫“斑斑”,是一只出生在中国渤海辽东湾的斑海豹。我刚出生时是白色的,浑身长满了绒毛,睁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要多萌有多萌。不过我还不能下水,要在冰面上待半个月左右。这期间我的母亲会下海捕食,回来给我喂奶。我就负责晒晒太阳,安心褪毛。

那年春天,海冰融化后,我和母亲本该游到鱼类丰富的辽河入海口、长兴岛周边乃至山东威海附近的礁石群捕鱼。5月之后游出辽东湾,最远到达韩国的白翎海,10月再游回来。然而,随着气候变暖,海冰消融的速度加快,我还没有做好迁徙的准备,就“落”到水里了。母亲看我游起来费劲,就把我带到了距长兴岛不远的虎平岛西侧的一片礁石滩上。

礁石滩地势险峻,少有人类打扰,我们就暂时蜗居在这。正所谓祸兮福所倚,虎平岛的岛主有一天发现了我们母子,还投喂小鱼给我们吃。据海里的“虾兵蟹将”透露,这位岛主早在2000年就承包了虎平岛及周边海域,准备从事海产品养殖。但是,岛主发现虎平岛周围一直有斑海豹的活动迹象,便放弃了养殖用海,也舍不得打鱼了。他为了让海里的鱼更多,还往海里投放了人工鱼礁,以增加斑海豹的口粮。

除了需要稳定的食源,斑海豹对水质的要求也老高了。海水稍有污染,或者受到人类活动干扰,我们就会迁离。为了留住尊贵的“客人”,虎平岛承包者不再下网捕捞,禁止在岛屿周围放筏养殖,实施人工造礁,通过持续的保护和投入换来了一片原生态的海。

自此以后,每年冬季繁殖期过后,越来越多的斑海豹留下不走了,成为了虎平岛的“常住居民”。自然资源部北海局北海环境监测中心生态室主任李继业来过虎平岛,他在调查中发现,目前约有三四十头斑海豹常年在此活动,成为中国海域中一道独有的景观。

这就是我,斑海豹“斑斑”的故事。我们在辽东湾的种群数量不足2000只,是全球18种海豹中唯一一种在中国境内繁殖的,目前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中华凤头燕鸥:从“灭绝”中归来

823818_zhouf_1587440437150

大家好,我是“华仔”,大名叫中华凤头燕鸥,是地球上最稀有的鸟类之一。我究竟有多稀有呢?不瞒您说,我曾经被科学家认为在1937年之后就已经灭绝!

2000年,有人在中国马祖群岛拍摄到了4对中华凤头燕鸥在大凤头燕鸥群中筑巢的照片。这一发现立刻震惊了鸟类学界,人们这才知道我们并没有灭绝。我除了嘴尖发黑、后背发白,其他地方都和大凤头燕鸥很像,也许人们曾经把我当成了大凤头燕鸥,才认为我们消失了。

2004年,浙江自然博物馆研究团队来到了舟山群岛最南端的韭山列岛,这里有70多个小岛被划定为省级自然保护区。他们的船靠近一个名叫“将军帽”的小岛时,4000多只大凤头燕鸥升空盘旋。研究人员上岛后,惊喜地发现地上都是鸟蛋。这时该轮到我们出场了,一共24只中华凤头燕鸥翩翩降临。

研究人员登岛两周后,台风“云娜”来袭,岛上一片凌乱。我们孵卵失败,无奈之下只得离开了。

这一别,又是3年。2007年,我和另外7只中华凤头燕鸥再次来到将军帽。我们在这里恋爱、交配、产卵。然而,一群不法分子趁夜色登上小岛,将鸟蛋洗劫一空!无比珍贵的鸟蛋被拿到市场卖钱,那些贪食“野味”的人全然不顾我们已经濒临灭绝。

2010年是一个转折点。当年,国际海鸟保护论坛首次提出中华凤头燕鸥种群招引,利用假鸟和鸟声回放来吸引鸟类筑巢。2013年,研究人员在韭山列岛自然保护区的一个小岛铁墩岛开始了招引试验。

铁墩岛原本并不适合燕鸥繁殖。不过,研究人员做足了前期准备。他们在岛上安装了350只假鸟模型和两套24小时不间断播放燕鸥叫声的扩音机,以吸引鸟群。他们还在岛上修剪灌木,开拓出一片适宜产卵的坡地,再用船运来细砂,铺在坡地上,模拟天然筑巢地点,并不时地驱赶蛇、鼠等喜欢捕食鸟卵的动物。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3年的夏天共有19只我的伙伴在此繁殖,并确认至少有1只雏鸟出壳离岛。与此同时,象山县海洋与渔业局派人驻岛守护,制止了周边渔民捡拾鸟蛋的行为。

从2017年春天开始,浙江自然博物馆与象山县海洋与渔业局合作,面向公众招募海鸟监测志愿者。2020年的春天如约而至,我们的繁殖季节也将到来。也许,你也会成为“最诗意岗位”上的一员,与我们这些被誉为“神话之鸟”、从“灭绝”中归来的鸟类在海上相逢!

让中国鲎延续蓝色血液

823816_luf_1587430284425

我有一个古老的名字:鲎。我们族群的历史比人类的历史长得多。4.5亿年前,我们的祖先就已经出现在海洋里,并经受住了多次物种大灭绝的考验,一直存活至今,是名副其实的“活化石”。

823821_luf_1587430284865

时至今日,世界上共有四种鲎:美洲鲎、南方鲎、圆尾鲎和中国鲎(也叫三棘鲎)。在最近的几十年里,我们这些久经考验的古老生物,却因为人类的过度利用而成为了濒危物种。

2019年3月,我们家族里的中国鲎,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红色名录里的等级从原本的“数据缺乏”,变为了“濒危”!

中国鲎曾经遍布中国南方沿海。从浙江到海南,分布着数量巨大的鲎。在相当长的一段历史时期里,人们对鲎的利用仅限于沿海渔民“偶食鲎”,或者用鲎壳制作水瓢、锅铲和辟邪用的虎头牌等。然而,自上世纪中叶开始,中国鲎的命运发生了一个巨大的转折。

鲎的血液非常特殊,它不仅是蓝色的,还可以制作成一种重要的细菌检测剂——鲎试剂。上世纪90年代,中国的鲎试剂厂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大量从野外捕捞而来的中国鲎,在进入鲎试剂厂后,由于取血技术不过硬、采血规范不成熟等原因,不可避免地走向死亡。没有在采血过程中死亡的中国鲎,又因为人们本着“物尽其用”的想法,将其作为食物卖到市场,或将鲎壳作为几丁质原料卖给工厂。鲎的尸体则被用于堆肥。

随着时间推移,中国鲎野外种群急剧减少。对野生资源的无序、过度利用,进一步导致中国鲎的野外种群数量持续下降。1982年,广西海洋研究所开展了中国鲎的人工育苗。1985年,该所专家梁广耀开始调查北部湾的野生鲎,查清了中国分布有两种鲎:中国鲎和圆尾鲎。

近年来,北部湾大学、厦门大学、香港城市大学的专家学者在中国鲎的种群分布、生态学研究、保护建议等方面也作出了重大贡献。民间环保力量也加入到了保护中国鲎的行列。广西生物多样性研究和保护协会(美境自然)的肖晓波说,每一个物种的保护都离不开公众意识的提高和社会的关注,这需要政府、科研单位、民间机构、企业、媒体等多方参与,搭建公众可多途径参与的保护平台。

如今,我们中国鲎早已从“海产品”变身为福建、广东、广西等省(自治区)的重点保护动物,希望在我们身上延续了4亿年的蓝血,永不干涸!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关键词: 海洋生态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自然资源报社
ICP备:京ICP备11028287号-4  备案查询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报刊征订:010-68047627/7643    邮箱:zrzybt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