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地方 >正文

雷瑞波:一片“冰心”探极地

2020-05-06 10:37:35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王希

“他经常站在驾驶台前,默默观察海冰,一看就很久。他对极地、对海冰是有情怀的。”曾与雷瑞波一起参加2012年第五次北极考察的队友这样评价他。

8年过去了,那个曾经腼腆的小伙子已成长为九赴南北极的海冰物理学家。今年1月2日,在离开大陆105天后,雷瑞波和队友平安抵达挪威特隆姆瑟港,完成了国际北极漂流冰站计划(MOSAiC)航次第一航段的观测任务。这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北极科考合作项目,共19个国家、超过200名科学工作者参与其中。雷瑞波和队友也成为我国最早在北极永夜环境下开展冰上漂流作业的科研人员。

雷瑞波

雷瑞波

以往,在和北极有关的纪录片里,人们多被北极熊和海象的身姿吸引,那些漂浮的海冰反而被忽略了。但正是这些在镜头里一闪而过的海冰,对全球气候变化有着重要意义。

“海冰减少会影响海气交换,然后通过大气环流影响我国气候过程。”雷瑞波说,近几年北半球冬天气候变暖,但冰雪灾害并未减少。而寒冬天气频繁暴发,甚至会影响到我国渤海的海冰。重冰年,渤海海冰会影响港口和石油平台的安全生产。“虽然我们不是北极国家,但北极的事情,尤其是气候变化,我们都不能置身事外。”

这也是北极海冰监测的意义所在。一次次前往北极,雷瑞波最直观的观测感受就是:海冰变薄了。这一点,卫星遥感观测难以给出可靠的结果,只有深入极地才能体会到。比如去年MOSAiC的建站点在北纬84°附近,依据经验,高纬度的冰应该既密实又结实,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我们在方圆一二百公里找了一遍,才找到一块比较合适的冰。这块冰虽是百里挑一的,但建站后还是多次产生裂缝和破碎,对冰上作业构成很大威胁。”

为了获取更多观测数据,雷瑞波和队友们几乎每天都在克服这种无法预见的困难,坚持在黑暗寒冷的环境下采冰芯、采雪样。他们经常遇到每秒17米以上的大风天气,甚至风暴。不仅如此,上冰作业时还要绷紧“防熊”这根弦儿。“北极熊不是24小时冬眠,总有那么一两个小时要出来走走。”每次冰上作业,都有专门的防熊队员背着信号枪和步枪。“整个航次,我们从来没开过步枪。” 雷瑞波郑重地说,“毕竟北极熊才是北极真正的主人。”

2005年雷瑞波第一次参加南极考察时,“雪龙”号和中国南极中山站的考察装备、生活设施还不算很完善,通讯条件更是没法跟现在比。去年,“雪龙2”号首航南极,这是我国首次使用两艘船执行极地考察任务,取得了很大进步和收获。“总体来说,我们的平台越来越好了。”雷瑞波表示,现在考察队挺进南北极不再是以前那种探险的状态了。“我国极地考察起步较晚,但通过不断努力,现在我们考察能力和研究水平都已经有很大的提升,国际同行很愿意跟我们合作,MOSAiC计划就是很好的例证。”

在雷瑞波心里,MOSAiC计划就像奥林匹克竞赛,聚集了全球最顶尖、最活跃的海冰和气候学家。“我在这里算年轻的,更多的是学习。”他谦逊地说。

2010年,MOSAiC计划由德国科学家提出,于去年9月正式启动,足足酝酿了10年。这项计划是有史以来观测要素最全面的北极考察计划,其观测数据将辅助科学家更好地改进未来北极预测、预报模式。

与我国以往的北极航次不同的是,MOSAiC航次是在冬天实施的,不但更加寒冷,还要经受漫长的极夜考验。雷瑞波和队友们在北冰洋中心区域度过了约80天的极夜。“今年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使得MOSAiC计划不得不一次又一次调整作业计划,有些观测甚至取消了。”雷瑞波的话里有些遗憾,“但大自然的事情你要顺应它。因为探索不意味着征服,而是为了与大自然和谐共处。”

“希望未来能够实施我国主导的极地考察和研究国际计划,这是我的一个愿望。” 雷瑞波憧憬地说。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关键词: 五四青年节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自然资源报社
ICP备:京ICP备11028287号-4  备案查询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报刊征订:010-68047627/7643    邮箱:zrzybt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