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地方 >正文

亲近大海,与其同老

2020-07-30 21:24:26    来源:    作者:黄辛力

海南省的海域面积有200万平方公里,是我国海洋面积最大的省份,故海洋题材写作已经成为海南作家笔下重要的书写,但优秀者寥寥,李焕才是其中的佼佼者之一。南海、南海渔村是他深耕几十年的“一亩三分地”,他的作品似乎都离不开那片海、那个小渔村,那些朝夕相处的渔民。最近,有幸阅读他的《南海渔家》系列散文(《人民文学》2019年第10期),眼前为之一亮,较其之前的作品,其叙事方式、文字组织构架、 命题格局都有新的变化,且从人物命运、生存方式、生存环境的变化,将“靠海吃海”,亲近大海,与大海同老的命题注入了新的内涵,为我们提供了人与自然关系的更深层次的思考。

《南海渔家》系列由《大海老人》《渔村》《滩涂》《渔船》《台风》等5篇散文组成,既可独立成章,又浑然一体,向人们展示了时代背景下个体、群体、生存背景的相互关系,在共性中突出个性,在普遍中彰显特殊,为我们描绘了一幅尤为动感的渔民耕海图。《大海老人》中的二叔公,是渔民群体中突出代表,从他的身上可以看出一代渔民博大的胸怀,对大海深深的爱和无比的眷恋。二叔公是“水命”,一出生便与大海密不可分,他是母亲赶海时在滩涂上生的,从小泡在海水里长大,6岁时便可以躺在水上睡觉,10岁时便练就了一身捕捞本事,16岁便开始扬帆出海,一直到那场无情的台风打击后,他便改变了捕捞方式,即便是老了他依然喜欢睡在船上,跟小朋友讲海的故事。

这篇散文至少给我们提供了几方面的信息:其一、渔民与海的感情;生在海边,泡着海水长大,与海发生亲密的关系,甚至老去还在睡在船上,讲海的故事;即便是有人葬身大海,依然认为海是“慈祥”“厚道”“慷慨”的。其二、过硬的本领与机敏勇敢的精神;年少时的二叔公,在海滩抓鱼靠的是一双手,后来出海靠的是对海情的熟悉,对鱼群活动规律的掌握。而他在台风来时,在大海里与台风搏斗,全船人丧命大海,他却抱着一根桅樯与风浪搏斗了五天五夜,最后被救;其三、人与自然应该和谐共处,否则,会遭大自然的惩罚。这二叔公给小孩所讲的故事以及后面的篇章里都有体现。尤为可贵的是作者在这篇文字里,不仅把二叔公比做“大海老人”,而且也把大海比喻为老人,二叔公有多老?“看上去至少有五百岁了”;大海有多老?二叔公说:“比他老百年千年万年”。两位“老人”互为一体,互相交融,关系密切,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们从中读出了什么叫博大,什么叫丰饶,什么叫勇敢,什么叫和谐,什么叫真爱。一代渔民的生活影像也清晰地展现在读者面前。

如果说《大海老人》是特殊个体的书写,那么《渔村》《滩涂》《渔船》《台风》则是对渔民生存环境、生活图景以及劳作画面的集束式映射。《渔村》一反作者写人时的朴实笔调,以拟人、比喻、夸张的手法,生动、细致、且充满风趣地描述渔村的坐落、房屋结构、自然景观、渔民的生活状态以及与大海的亲密关系,形象地概括出:“渔村像是大海安置在岸边的一个窝”“渔村人和大海的交往方式就是靠海吃海”,大海就是渔民的靠山,是他们的衣食父母。作者在文中将两个重要的场景推给读者面前:一是对红树林情状、丰富的海产资源、其存在的价值,以及红树林下村民“捞虾摸鱼捉螃蟹”的欢快的场面;红树林是生长的海滩上的珍贵的植物群落,是热带海洋的奇观,经受得起潮涨潮落的不断冲刷,潮涨时没水里,潮落时就展现在人门眼前,它不仅对海洋生物的繁殖、生长提供了良好的环境,为渔民捕捞提供了充足的资源,同时它又是海上卫士,为渔村遭受台风侵袭时提供了一道牢固的绿色屏障。作者刻意的描写也凸显了一贯始终的意图:良好的自然生态对于人类来说是多大的福音。联想到当下到处出现的为了眼前私利而“填海造岛”、毁坏红树林现象,其现实意义更是不言而喻。一是男人出海归来整个渔村“顿时饱满”的场面,显现渔村的“精气神”,显现男人的果敢、强悍,女人的顾家、温柔,显现男女的和谐共处,又进一步彰显作者“海上与岸上的完美吻合”的生态理念。茅盾先生曾说过,人是最美的风景。美丽的自然环境与人的和谐相处,更是一直人类追求的最为美丽的图景。

《滩涂》不论是叙事方式还是所承载的内容,都可看作是《渔村》的延续,如上所述,几篇系列散文本来就是一个整体,只不过《滩涂》所描绘的场景进一步缩小,主要集中在那一片海滩上,那一片村民世世代代耕耘的“大田”,当然耕耘队伍里也有众多的女性加入,“男人做的是大海,她们做得是小海”,作者通过赶海时的细节描写和场面的对比衬托,佐证渔家女性的贤惠、勤劳,男女的平等,劳动给人们带来的愉快,机敏的“蟹王”猫叔,劳作中说说笑笑的龙根哥和大英姐等人物形象栩栩如生,活灵活现,让人们感知到他们的幸福感和归属感。最后作者笔锋一转,对于类似“海滩”一样的大自然成为人类的“角斗场”产生忧思:“人的聪明让那些海上生物遭殃?海滩是渔村人的海滩,也是这些海上植物的海滩,为什么不能和睦相处”。

《渔船》《台风》又出现了二叔公的身影,作者旨在通过二叔公以及他的继承人阿海的举止言行,传递其流贯于心底的信念,人在大自然面前永远都是渺小的,在获取大自然资源时,享受大自然恩赐时,要善待大自然,保护大自然,才能达到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境界。《渔船》里的阿海是二叔公的儿子,他秉承了二叔公智勇双全捕捞本领,但两父子在捕鱼方法上却意见相左,阿海认为,大鱼吃小鱼是海洋法则,只要抓打鱼就是个好渔夫。二叔公则认为,打鱼放鱼钩就厚道,因为鱼贪食才上钩,怪不了谁。打鱼人不能跟大海斗,也斗不过大海,要尊重大海。其实父亲的德行和理念也深深影响着阿海,他们在选择渔船时想法非常相似——还是用双帆船,不用大机船和大铁船,阿海说靠机器欺负大海算什么,大海是大家的,都让那些铁家伙给糟蹋了,也算是对其父亲所说的尊重大海的一种体现。但是,阿海尽管有能耐,最终还是斗不过大海,葬身于大海。父子俩相似的经历,不一样的结局似乎暗示着什么,二叔公的一段话耐人寻味:“人要吃鱼,鱼也要吃人呢!打渔人的命都捏在海龙王的手中,可他偏去抢劫海龙王”。在《台风》一文里作者同样隐现作者同一意旨和理念,张扬保护海洋的意识。尽管作者把台风写得那么凶神恶煞,那么暴虐无情,那么大的破坏力,所渲染的场面极为恐怖,但是却通过二叔公的嘴,道出了台风的好处:“台风到来未必都做坏事,虽然破坏了好多东西,也带来了很多好处。每次台风过后,都天高气爽空气清新,尤其是天不再闷热,地不再干旱,好像世界换了新面貌”,他还说:“大海老人和老天爷都很善良,无意伤害人世间。可是它们不容许被蔑视,不容忍被欺负,必须刮台风提醒人们”,最后一句话更是挑明作者的写作意图:“要是没有台风,大海早被糟蹋烂了”,显然,二叔公俨然成为作者的代言人,作者这种刻意为之的手法,可谓用心良苦。

海南是海洋大省,李焕才通过《南海渔家》系列散文发出了一个海南作家的声音,愿大家一起保护海洋资源,为建设我们共同的家园而努力。

作者简介

黄辛力,男,海南文昌市人,在《诗刊》《作品与争鸣》《文学报》《当代文坛》《世界日报》(菲律宾)等国内外报刊发表各类作品数百篇,主编、策划、编辑各类图书200多种,著有:文艺评论集《情思的弹拨》、散文集《走走看看》、诗集《红与绿》、《夜的眼》,诗歌评论随笔集《你美丽了我的夜》、普法读物《青少年普法五字歌》(与他人合著)等,作品被选入30多种选本。现为海南省作家协会理事、海口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海南诗社副社长、海南省理论批评家协会理事,现供职于海南省某法律服务机构。

转载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自然资源报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自然资源报社
ICP备:京ICP备11028287号-4  备案查询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报刊征订:010-68047627/7643    邮箱:zrzybt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