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地方 >正文

雪峰之心 ——《珠穆朗玛日记》序

2020-12-16 14:11:53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王少勇

自序

今年春夏之交,我作为2020珠峰高程测量前方报道组成员,和测量登山队员们在珠峰脚下共度了一段珍贵的时光。

每念及2020珠峰高程测量,我脑海中就会同时响起很多声音,出现很多画面和文字——“本台记者前方报道”“本报讯”“我正站在珠峰大本营,在我的身后……”,这是一种记忆方式。历史课本里也将写下类似这样的文字:“2020年5月27日,中国测量登山队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测量……在中尼两国建交65周年、人类首次从北坡登顶珠峰60周年、中国首次精准测量珠峰高程并向世界公布45周年之际,这次测量有重要的历史意义。”这是另一种记忆方式。

而我有幸亲历它。我和兄弟们一起面对过缺氧、狂风、严寒、落石,面对过使命、压力、悲伤、孤独,我们的肉体和灵魂都作出了回应。我想用一种更加“自我”的方式去记忆,带着自己的感觉、体温和呼吸。于是有了这些日记。

翻开它,你可以了解测量珠穆朗玛峰的全过程和采用的各种手段;透过真实发生的一个个故事,你可以看到英雄们柔软而多情的一面,感受生命禁区的至情至性;你还可以领略珠峰多变的气候和壮美的自然风光,一条银河、一座冰塔、一只可爱的高原精灵,会随时跃至你眼前。

当然,日记中还有我这个记录者心灵的照影。我对生命的感受方式,不知不觉地因珠穆朗玛发生了变化。如今已是北京的深秋,云有时从穹顶游过,有时堆积在天边。我有时低头赶路,有时蓦然抬头。若看到山一般的积云耸立在楼宇之上,我就会伫立,默默地向珠穆朗玛问好。同样的,若没有沿绒布冰川旁的乱石路攀登过,我就不会在走上公园的小山时,把松树想象成冰塔。若没有看过珠穆朗玛的星空,我也不会把飘浮在舞曲上空那闪着彩灯的风筝,错认成一个又一个星座。

写作是再造的过程,哪怕记录刚刚发生的事情。而记忆结晶的过程同样如此,我们总是有选择地忘记。在我看来,两者都和钻石的形成相似。通过地球内部的运动,地表的物质被带到深处,在高温高压的作用下重新组合,再随岩浆回到地表。写作和记忆,那个深处,就是我们的内心。

在一些文学和影视作品里,个头较大的钻石也常被叫作“之心”。这本薄薄的日记,我愿叫它“雪峰之心”。不是自诩它像钻石一样璀璨,而是因为它来自我的深处。

若你能透过某个棱角,看到它蕴藏的一丝光芒,我就会感到荣幸。

选读

4月22日,定日,晴转多云间有雪。

天气很冷,虽然是晴天,中午出去吃面时,雪花在阳光里飘扬。

上午我在房间整理采访的素材,有人敲门,打开门是杨帆,他一进屋就靠在墙上,哭着说:“看见测绘队员的手,我真受不了。”

原来他也在整理这几天拍摄的素材,看到前天在二本营拍摄的测绘队员们操作仪器的手部特写,看着那些黑乎乎、皴裂的手,他心疼得不能自已。

5月20日,珠峰大本营,大雪。

雪一直下。等雪停了、化了,石头又会露出来,然后又是另一场雪。队员们登顶在即,我的任务也接近尾声。我无法预知今后的人生中将发生什么,但和这些可爱的兄弟们共度的几十天,是我的巅峰时刻,和他们一起测量珠峰的高度,是我做过的最浪漫的事。

不要再问为什么要测量珠峰,从大地测量、生态以及科学的角度来说,它都意义重大。它和金钱无关,和功名无关,和世俗的一切利益都无关,从某种角度看,它似乎是无用的。但我倾心于无用的事情,在我看来,越是无用的,就越无价。

雪一直下。在我们上方,珠穆朗玛峰、卓奥友峰、洛子峰、马卡鲁峰这几位亲密的朋友,正在海拔8000米以上的空间里“窃窃私语”,它们的语言是风,是云,是神秘的宇宙射线。如果想要翻译它们的话,我们或许可以动用泪水、爱和永恒。

——王少勇《珠穆朗玛日记》

荐书

讲述极寒与风雪下的坚持

在海拔5200米写下57篇珠峰日记

近日,纪实性随笔集《珠穆朗玛日记》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真实记录了2020珠峰高程测量的全历程,是一部诞生于极寒与风雪的英雄传奇。

《珠穆朗玛日记》作者王少勇系《中国自然资源报》记者,作为2020珠峰高程测量前方报道组成员,3月17日从北京出发前往西藏,到5月27日成功登顶珠峰,再到6月5日返回北京,三次冲顶,险象环生。近3个月时间里,他在随队采访的过程中,记录下测绘登山队员的工作与生活状态,并用诗意的笔调向读者介绍了珠峰的危险、神秘与纯洁,将高程测量过程中的苦与乐、艰难与收获、前行与回首浓缩于这57篇日记中,“在测量过程中每一天的心情和感受,只有写下日记的那一瞬间才是最真实的”。

尽管完成测量的工作很难,但作者笔下的珠峰大本营的雪极富诗意:“雪一直下。大雪让珠峰大本营变成了平原。深夜,四顾一片苍茫,世界像刚刚溶化在玻璃杯里的奶粉。那是上个世纪的袋装奶粉,每次喝一勺,妈妈再用小夹子封上口。”

书中,那些参与测绘科考工作的人们,以最真切鲜活的面貌走到读者面前。作者以《珠穆朗玛日记》一书向所有勇攀高峰的英雄致敬,向用脚步丈量大地的测绘人致敬。

王少勇在接受采访中说,在常人的眼中,中华大地是什么样子?是起伏的高山,是连绵的大河,是壮阔的草原,是茫茫的大漠,是一幅幅美景组成的波澜壮阔的画卷。在测绘队员的眼中,中华大地是什么样子?是一个一个的点。点有千千万万,数也数不清。每一个小点,都有一组详细的数据,标示着它的精确信息和地理位置。别小看这些地理数据,飞船上天、大桥跨海、西气东输、南水北调、三峡工程、青藏铁路、数字城市……国家每一项重大工程,都离不开它的支撑。而这无数小点,组合在一起,就代表着中国。

这些点,不论在高山,在大河,在草原,在大漠,都必须有人一个一个走上去,架起仪器,读取数据,编入档案,画出地图。干这个活的人是谁?就是以自然资源部第一大地测量队为代表的测绘科技工作者。这是我国成立最早的专业测绘队伍。他们24次进驻内蒙古荒原,28次深入西藏无人区,37次踏入新疆腹地,徒步行程已有5000多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1250多圈。有不少老队员,徒步测量走过的路,超过20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5圈。(宗合)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关键词: 珠峰测量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自然资源报社
ICP备:京ICP备11028287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9388号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报刊征订:010-68047627/7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