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地方 >正文

愿有光 照见你

2020-12-24 11:25:34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吴琼 崔鲸涛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每片土地都有独特的生命力。在冬季寒冷的北极圈,在终日不见阳光的极夜,生活着这样一群人,他们为了生活、为了理想,在茫茫的冰原上闪烁着,发出独特的光芒,或闪亮自己,或照亮他人……

12月21日,我国首部北极科考纪录电影《光语者》全国上映。该片以驻守在中国北极黄河站考察队员刘杨为线索,围绕居住在“极北之城”朗伊尔的人们展开,记录了人与自然、未知与探索的故事,展现了这些极地居民在极夜的恶劣环境中是如何通过自己的方式寻找光芒、传递希望的。

随着电影的上映,电影本身以及极光、极地成了人们关注的话题。

一个人的极光

从每年10月至次年3月,位于挪威斯瓦尔巴群岛的新奥尔松都处于完全的极夜状态,最有利于光学的连续观测。我国北极科考站——黄河站就建在那里。

影片中的主角刘杨是一名“85后”空间物理学专业科研人员、由自然资源部中国极地研究中心与武汉大学联合培养的博士研究生。作为负责北极空间环境监测的极地考察队员,刘杨独自驻守黄河站,在这座看不到太阳的“永夜城”里度过了120天。没有白天,只有24小时的黑夜,刘杨对时间已经不再敏感,“表盘上的时间一直在走,但外面的光线没有一点变化。失去了习以为常的参照物,总让人对时间产生错觉。”

刘杨每天的工作就是负责三台全天空极光成像仪和一台极光光谱仪的开机关机、数据检查,以及两台磁力计、宇宙噪声接收机的运行维护。“简单地说,每天的工作就是看极光、看极光、看极光,还有维护观测极光的专业设备。”刘杨说。

很多人一生也许都没有机会见到极光,但对刘杨来说,极光实在不能算是稀奇的东西——从2014年年底到2016年3月,他在中国南极中山站度过了大约500天,“看到了各种颜色和形态的极光”。

见到北极光时,刘杨没有初见者的激动,反而是更深的痴迷。“在北极的120天,只要有极光,我一定会出去看、拍照,不管天有多寒冷、风刮得有多猛烈,我都会出去。”刘杨说,“我大概是对极光着魔了。”他经常一个人站在荒野中,站在夜空下,静静地望着极光在天空中舞动,“只有一直盯着极光,才能感觉到它真的存在,我也真的存在。”

“对了,看极光还有一个小危险。”刘杨神秘地说,“在北极,北极熊才是‘土著’。虽然它们冬天大部分时间在冬眠,但偶尔也有饿醒出来觅食的,我们这些人类就小心了。”

虽然身处艰苦、危险的环境中,但他感觉自己“和热爱的科学与自然更近了”。

微信图片_20201224101416

刘杨在极夜中拍摄极光

一群人的极夜

新奥尔松共有11个国家的科考站,聚集了各国的研究所,二三十名来自德、法、意、瑞典、丹麦等国的科考队员在那里为探索自然坚守着。他们在新奥尔松形成了一个多元化的新社区,好像一个科学部落,隐匿在北极圈的荒野中。

从新奥尔松到距离最近的朗伊尔城需要搭乘半小时的飞机,每周仅有的两次航班,只有工作人员“有权利”搭乘,游客只能坐船,并且上岸只能待两个小时。因此,新奥尔松相对与世隔绝,常年只有30个人左右。

在那里,国度、肤色、种族、信仰都不重要,大家各自做着自己的科研工作,一起在极端环境中守望相助……“因为跟大家一起吃‘食堂’,我解锁了土豆的100种吃法。”刘杨笑着说,自己的中国胃有些辛苦,“每天都在吃土豆和面包。”

正是因为新奥尔松相对封闭,那里成了人们理想中的乌托邦,人与人之间关系非常密切。“这意味着我们必须尊重别人,同时也要有包容性。没有人会感到被遗忘,所有人都融入彼此,厨师还会写下我这个唯一的中国人不吃的食物。”刘杨觉得,他在北极完全打开了自己,“比在南极考察站那个全是熟人的环境更放得开了,性格有些改变,人也成长了。”2018年春节,刘杨请大家吃了顿饺子,过了一个红红火火的中国年。

除了中国极地考察队员,影片还将镜头对准了朗伊尔这座世界上最接近北极点的城市以及生活在这里的人们。虽然处于居住环境的临界点,但人们还是会因为各种原因从世界各地来到这里,并开始一段自己的故事。有人从挪威赶来,买下哈士奇狗场,从此和100多只狗过起了理想中的日子;有人因为全球气温升高来到这里,开展科学研究;有人从德国来到这里,一住就是50年,直到年逾80不能继续待在这座不能承受“生”和“死”的城市……

无论是新奥尔松还是朗伊尔城,在经历了漫长的极夜之后,所有人都在盼望“日出”、盼望着“太阳节”的到来。每当太阳越过朗伊尔城背后的大山时,光线照射到教堂门口的第二级台阶,就表示太阳真正地回归到这里……

著名纪录片导演闫东在看完电影后,感动地说:“我特别喜欢电影中的一句话——‘我们活着每一天都是一个奇迹。’这部电影给我的启发是:在自然中认识自然很值得,在自然中认识自己更值得。生命短暂,我们要热爱自然、尊重自然,活给自己,活得精彩。”

微信图片_20201224101413

刘杨为全天空极光成像仪除雪

一个群体的极地情怀

《光语者》在国内各大影院公映的同时,在遥远的南极,“雪龙2”号极地考察船上的中国第37次南极考察队员们也同步观看了此片。这对于受限于网络信号、平时只能看提前下载的老电影的队员们来说,还是第一次。尤其影片的主角还是大家熟悉的队友,这让队员们觉得“很亲切,也很感动”。

这是总制片人、总策划卢武送给南极考察队的一枚“彩蛋”。

卢武是中国第32次南极考察队队员。作为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特派记者,他在南极待了158天。“南极和考察队员感动了我,也改变了我,我要做点什么。”回国后,卢武辞去了央视的“铁饭碗”,组织团队拍摄了这部影片。

卢武还为队员们准备了第二枚“彩蛋”——在电影的最后,出现了中国第32次南极考察队全体队员的名字。“他们都是我的队友,我们一起经历了南极科考,一起感受南极的天高地迥,一起在地球的尽头感受自然的伟大与力量。”

和队友们一起在南极的特殊经历不仅改变了卢武的人生轨迹,也改变了他的三观。“我们在北极看到海冰减少,有的峡湾不再结冰。我们也在南大洋发现了微塑料。海洋环境和气候变化值得我们每个人关注,影片也关注了这方面的问题,希望可以引起所有人的重视。”

“爱国、求实、创新、拼搏”,这是被所有南极队员熟记于心的“南极精神”。卢武说,他能从极地考察队员身上感受到南极精神,“它已经融入到了极地人的血液中。每个在南北极奋力拼搏的队员,每天坚守在极夜里的越冬队员,都在用自己的力量和温暖传播着爱和希望,他们都是‘光语者’。”

“在极夜之中,光是一群人共同的信仰。影片中将光诠释为一种符号,让每一个‘光语者’都能把自己感受到的美好传递出去。”卢武这样阐释道,希望影片能够传达这样一个理念:无论是面对大自然,还是人与人,我们每个人都在独自完成自己的旅程,从好奇到期待,到麻木与迷茫,尝试去面对接受,最后改变,找到希望,成为自己的“光语者”。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关键词: 极地科考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自然资源报社
ICP备:京ICP备11028287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9388号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报刊征订:010-68047627/7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