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地方 >正文

助力“双碳”行动 迈向绿色发展之路

2021-07-07 11:36:08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张金萍

日前,第三届“碳中和2060”与绿色金融论坛召开。多位绿色研究、经济研究、低碳研究、能源研究的专家学者围绕我国实现能源绿色转型和“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如何进一步完成高质量发展和绿色转型等主题,与线下线上30万观众共同分享交流,分析能源转型的路径和未来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这次论坛由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亚洲开发银行能源部门、中国人民大学生态金融研究中心共同举办。论坛同时发布了我国100年绿色能源发展史料性、前瞻性的40万字报告——《迈向绿色发展之路》。该书首次对我国能源、环境、经济、气候变化交叉领域进行了一次深入的总结、预测、评估和探讨,为助力“双碳”目标实现和迈向绿色发展传播“中国声音”。

清洁与低碳绿色发展需要全社会实施低碳、零碳行动

论谈上,亚洲开发银行能源部总监、人大重阳客座研究员翟永平认为,从当前的外部发展环境看,全球经济与能源形势正在经历非常复杂的转型期,在全球能源、环境、气候变化交叉领域中,全球关键能源技术创新正进入高度活跃期,清洁与低碳绿色发展成为主旋律。从国内看,生态环境正在倒逼我国经济高质量增长,低碳化与绿色转型是推动未来我国可再生能源发展的政策方向。在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下,“绿色、低碳、可持续的发展模式客观上需要中国进一步持续处理好经济社会发展与能源、环境及气候变化的同步协调性问题,使能源、经济、环境政策与战略的着力点与气候行动能够同向发力。”目前,我国越来越重视参与全球治理,包括全球能源治理和全球气候治理。我国的“一带一路”为其他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带来基础化的互联互通以及工业发展和基础工业的同时,也带来了新的发展理念。我国迈向绿色发展之路的经验总结和值得反思的教训,对发展中国家会有借鉴作用。

结合《迈向绿色发展之路》报告,亚洲开发银行能源政策顾问杨玉峰在论坛上表示,我国能源发展经历了有计划、渐进式发展过程,目前正处于绿色转型关键时期,提高能效、增加能源系统的韧性依然是重点。根据《迈向绿色发展之路》报告,我国能源经济现实发展的需求与可能性应考虑三种情景:一是要坚持我国经济发展整体上追求经济的高质量,核心是要提高能源资源要素生产率,针对传统高耗能、高污染、高排放落后产能,要倒逼经济向着绿色、低碳的方向转型,主要是在2030年或2035年实现工业、交通领域的清洁低碳化。二是在完成以工业领域为主导的高质量转型过程中,要扩大清洁能源的普及和利用,并进一步确保低碳、清洁的能源安全体系建立起来。三是在以上两个情景的基础上,考虑进一步加大二氧化碳减排力度,以全球温控2℃为目标,力争在2050年将二氧化碳排放控制在40.5亿吨。根据以上三种情景预测,二氧化碳排放量在2030年分别为99.5亿吨、96.4亿吨、92.7亿吨,在2050年分别为70.2亿吨、56.1亿吨、40.5亿吨。此外,我国应加快氢能技术全产业布局,同时借助绿色金融推动中国能源转型。

原国家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白荣春认为,节能和提高能效是现在国际公认最经济、最清洁、最具潜力的第一能源,也是实现“碳中和”的最佳路径。未来能源系统将主要由循环经济、氢能、数字化、储能技术、零碳发电技术、终端消费电气化等领域的技术进步决定。今后,在“碳中和”目标下我国节能和提高能效的压力更大,需要全社会实施低碳、零碳行动。

迎接能源转型挑战,构建能源产业高质量发展道路

在谈到当前能源行业面临的矛盾和挑战时,中国国际投资促进会副理事长、原国际能源论坛秘书长孙贤胜认为,能源转型过程中要平衡国家能源经济的发展、能源的转型和气候变化三大矛盾问题,既要考虑到气候变化的问题,又要考虑能源的转型问题,还要使我国的经济继续保持稳定快速发展。与此同时,煤炭、石油、天然气行业有三大挑战:保证能源安全、环保和绿色能源以及如何解决行业整体预算问题和企业的保值增值问题。

迈向绿色发展中,煤炭利用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煤炭信息研究院院长贺佑国表示,我国能源资源禀赋中煤炭占的比重非常大,在二氧化碳排放当中煤炭生产利用占70%。所以,能源转型主要是优化能源消费结构,处理好与煤的关系,要通过大量技术进步把煤炭生产比重、煤炭的消费量降下来。通过这几十年发展,我国大量煤电厂都是超清洁排放,排放物已经净化到可以和天然气电厂相媲美。而二氧化碳捕捉技术在我国已经开始进行示范工程了。

国网能源研究院有限公司原副院长蒋莉萍认为,在能源转型过程中要密切关注三个问题:一是如何吸引投资者在场和入场,二是如何进行公平转型,三是如何解决农村能源发展问题。她强调,解决这些问题需要与一些专业研究机构如亚洲开发银行等联手,共同解决能源转型中的实际问题,共同构建能源产业转型高质量发展的道路。

突破性“零碳技术”有望为中国绿色转型发展作出关键贡献

有业内人士认为碳达峰和碳中和目标与我国经济增长目标相矛盾。对此,新加坡国立大学能源研究所首席研究员菲利普·安德鲁斯·斯皮德在线上研讨时认为,中国当下能源的市场化改革应关注三对主要矛盾:一是疫情后经济复苏期间碳排放增加与中国2035年经济总量翻番要求的矛盾;二是鼓励国内能源企业和油气企业增产与当下企业本土条件不够优越的矛盾;三是国有企业的低碳、创新、驱动需求与国有企业有限的创新能力的矛盾。

在人大重阳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廖群看来,碳达峰碳中和目标背景下,绿色经济可以延伸出或创造出一系列新的行业,比如环保目前有更大的发展前景,这些前景是今后经济增长强有力的引擎,它的引擎作用应该会大于对某些行业限制所造成的负面影响。

英国帝国理工学院葛量洪研究所(气候变化与环境研究所)资深政策研究员尼尔·赫斯特也在线上参与了研讨。他表示,实现“碳中和”,下一步中国将需要制定中期措施,使国家逐步摆脱对煤炭的依赖,明确排放的时间表,开启中国的零碳发展之路。中国也可以成为气候领域国际合作的领导者。“一带一路”建设有可能成为气候议题国际合作的主要贡献者,得益于其对绿色工程的关注度不断提高。他希望中国和亚洲开发银行、国际能源署等国际机构的合作进一步紧密,希望中国早日成为国际能源署的正式会员。

“十四五”及中长期我国面临的能源转型的核心问题是:能源结构如何实现由化石能源为主向以可再生能源为主转变。与会专家认为,我国应加快能源经济的低碳转型速度,以清洁低碳、高效安全作为我国能源经济的抓手,要重视“零碳”突破性技术、负排放技术在能源系统中的作用等。其中,突破性“零碳技术”有望为我国绿色转型发展作出关键贡献 。此外,我国应深度参与全球能源治理体系,能源国际合作向平等多赢方向发展。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自然资源报社
ICP备:京ICP备11028287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9388号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报刊征订:010-68047627/7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