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评论 >正文

三问百亩农用地成渣土场

2020-09-29 11:19:40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宁晶

高高的围墙之内,百亩农田杂草丛生、荒芜破败,还有大量建筑废料深埋地底。据媒体报道,这块地位于北京市顺义区,被一企业以农业设施用地性质承租使用。但多年来,这块种过玉米、西瓜的农田,当过车场、上盖过平房、盛过渣土,现如今被撂荒,不见庄稼…… 

在用地申请上,由于设施农用地能激活农业产业发展,对此国家给予了诸多便利,不需办理农转用审批手续,也不需落实耕地占补平衡,占地费用相对较低。种种优惠吸引了一些用地企业的关注,但也让个别有心之人动起了“歪脑筋”,他们以“画饼”方式先找政府拿地,至于今后发不发展农业再说。尤其是在北京,寸土寸金,有一块地能当停车场,还能倒渣土,这都是赚钱的行当,可比发展农业来钱来得快。

国家政策规定,设施农用地只能农地农用,盖房子、当车场都是不允许的,尤其是倾倒渣土,还涉及土壤污染,要严肃追究企业责任。但上述不被允许的情况却在顺义这百亩农用地上逐一发生。混乱的背后,暴露出的是相关部门的管理缺位。  

一问“把关人”是否把关到位?乡镇政府是设施农业用地的备案主体。占地企业要拟定设施建设方案、签订用地协议、编制土地复垦方案,然后报乡镇政府审查备案。乡镇政府要进行现场踏勘、核实后,才能办理备案手续。顺义这百亩农用地这么多年几乎就没干过设施农业的事儿,不禁让人疑惑,最初的建设方案及土地复垦手续是否合法合规? 

二问监管人是否执法不严?县级自然资源部门要将设施农用地纳入土地执法动态巡查监管范围,农业农村部门要加强对设施农业建设和生产经营的监管,这些都是明文规定。但是,顺义这百亩农用地多年来几经转手,屡次被改变土地性质,却无人制止,直到被农民举报后监管部门才开始行动,中间的监管哪里去了? 

三问“后期管护员”是否疏于管理?这百亩农用地在20年的承租期内,乡镇政府及相关部门有没有定期对设施农用地利用状况进行复核?有没有明确的用地退出机制?对闲置或撂荒的设施农业项目,该如何收回,谁负责复耕?这些问题,都需要一一解决。 

近年来,随着农业现代化进程的加快,设施农业用地情形愈发繁多、复杂。从“大棚房”问题专项清理整治看,不少地方仍存在违法违规占用耕地、建设与农业生产无关设施的问题。 

去年年底,自然资源部、农业农村部出台了《关于设施农业用地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对设施农用地各方面管理工作进行了明确和规范。随后,很多省份根据自身实际情况出台了细化政策。比如,江苏省进一步明确了设施农用地的范围与规模,在备案时就要保证复垦责任与复垦费用存取;重庆市要求,严格落实监管责任,乡镇政府每3年对设施用地进行复核,对闲置2年的要求企业及时复垦,复垦不合格由区县自然资源部门复垦……从“把关”到监管再到后期管护,政策越来越具体、越细化,设施农用地被套上了“金箍”。今年8月底,全国设施农业用地监管系统开始运行,并纳入了自然资源“一张图”监管。 

期待在政策和技术的双项加持下,在全面“严起来”的设施农用地监管下,今后动歪脑筋、打擦边球的行为会大大减少。

(作者系本报记者)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自然资源报社
ICP备:京ICP备11028287号-4  备案查询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报刊征订:010-68047627/7643    邮箱:zrzybt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