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评论 >正文

特种动物养殖退出应避免“一刀切”

2021-02-02 09:57:01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冉景丞

近段时间,因饲养的费氏牡丹鹦鹉无法出售而造成大量死亡,河南商丘近300名鹦鹉养殖户愁容满面。此事引发了不少网友的关注,都在问:“曾经红红火火的鹦鹉特种养殖为何如今冰火两重天?”

据悉,当地费氏牡丹鹦鹉人工养殖产业可以追溯到30年前。2003年,在相关部门颁发的名单里,明确规定人工养殖的费氏牡丹鹦鹉可进行商业性经营。但2012年10月,这一名单被废止;而后按最高法的司法解释,费氏牡丹鹦鹉的保护等级等同于国家二级。这意味着没有人工繁育许可证和经营利用许可证的养殖和销售行为将触犯法律。

那么,是不是办齐上述两个证就行了?事实并非如此。比如,若某人从有证的商户那里买了来源合法的鹦鹉,怎么想方设法不让它繁殖呢?或者说某人就只在家里养两只鹦鹉,如何去办理繁殖许可证?这几乎从源头就拦住了买家的步伐。因此,“禁令”以来,养殖户受到的影响十分严重。为节省成本,养殖户无奈减少饲料投入,加之近期降温,大量鹦鹉死亡,令人心痛。

从允许到“禁令”,可以说,费氏牡丹鹦鹉的尴尬是当下我国特种动物养殖困局的一个缩影。自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娱乐观赏为目的的特种动物养殖发展越来越快,涉及的种类越来越广,也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国家和地方的支持。

2020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引发了人们对于野生动物养殖的担忧。2020年2月24日,全国人大出台决定,全面禁止了以食用为目的的野生动物经营活动。随后,《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目录》公布后,各省纷纷执行,在半年时间里几乎将不在目录中的以食用为目的的特种养殖全部取缔。上述鹦鹉等不在其中,但也面临着政策的全面收紧。

一系列紧锣密鼓的操作,充分反映了党和国家对人民高度负责的态度,但同时也让一些问题集中浮出水面。其中,“自然野生”与“人工繁育”究竟该如何界定、如何细化管理等成为焦点。

对此,有专家认为,对于物种的管理,一般应采取的是严格保护和管理“自然野生”的动物,让它们更好地保存种群和生态功能。而对于“人工繁育”种群,特别是商业用途的人工繁育动物,更多的是表现科研功能和经济功能。它们的种源虽然来源于野生,但子代却是人类劳动创造的产品。对于此,需要进一步规范管理程序,还权于市场。但就目前公布的《野生动物保护法(修订草案)》来看,是以物种管理,而不是来源管理,即某一物种被定义为野生,就不管是自然野生状态还是人工繁育个体都是野生动物。

上述问题不是今天才出现的,而是长期以来的积重。笔者以为,当务之急是进一步细化完善特种动物养殖退出机制,稳妥审慎地考量相关政策的合理性和可行性,避免“一刀切”。要帮助相关从业者及时“止损”,有序开展退出和转产机制;加大帮扶力度,有序推进后续工作。同时,进一步加大打击涉野生动物犯罪工作力度,有效防范重大公共卫生风险,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态健康安全。

(作者系贵州省野生动物与森林植物管理站研究员)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自然资源报社
ICP备:京ICP备11028287号-4  备案查询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报刊征订:010-68047627/7643    邮箱:zrzybt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