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评论 >正文

就地过年 “云”观故乡

2021-02-23 09:51:24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

编者按

古人云,乡心新岁切。眷眷不忘的乡土情怀,不仅仅是异乡游子一时的情感慨叹,更是内心深处的惦念和责任感。 今年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原因,不少人选择不回老家、就地过年。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春节,本版特邀请评论员立足自然资源管理,以就地过年、“云”观故乡的视角,审视内心的“精神原乡”,通过一个个切片式观察,寻找并丰富对城乡中国转型的思考。

“多规合一”为文化古城再续乡愁

毛志红

“今年春节不回家。”此话一出,内心百味杂陈:新冠肺炎疫情点状反弹,一直平安无事的老家河北定州也有了确诊病例。恰恰由此,就地过年的我们,对家乡的牵挂愈演愈烈,对乡愁的记忆越来越浓,反而使得别样“年味”分外足。

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做豆腐;二十六,去割肉......按照老家的习俗,从腊月二十三小年开始直到正月十五元宵节,每天都排满了“过年”的活计。我很幸运,每次春节返乡都是先在婆家过一个“土味”十足的农村年,然后再赶回娘家过一个光鲜亮丽的城里年。这种城乡切换的过年方式,早已融入那难以割舍的乡愁之中。今年虽然未能返乡,但乡味十足的风俗礼仪一点儿都没减,只不过都搬到了线上“云”端,还多了几分疫情期间特殊的关心与问候。

尽管如此,每天内心念叨的,依然是按照老家习俗安排,哪天有该做的事情但无法做,还有该去的地方却不能去……此时的我,总会情不自禁地一边回忆一边查找最新图文信息细细品味,发现老家城乡发展翻天覆地的变化已逐渐融入传统年俗当中。在以前,过年按照习俗完成走亲拜友、祭祀拜谒、迎春破五、闹元宵等传统活动之外,就是去唯一热闹的市中心大街上逛吃逛玩。近些年,崇文古街、文庙贡院、开元寺塔、中山古国遗址、博物馆、规划展览馆、苏东坡雪浪石、晏阳初旧居等成了网红打卡地,还有文化广场、街区公园、万达金街、生态农庄等更多游玩之处……可惜的是,今年春节缺少了家族团聚的热闹,没有了现场仪式的隆重,也无法故地重游。

和我一样,父老乡亲都感受到了家乡巨变,然而却很少有人联想到“规划改变生活”,更少有人探究这种转变源自“多规合一”。作为河北首批历史文化名城,定州有着2600多年建城史的文化积淀,战国中山、汉中山、后燕都曾建都于此,是联合国命名的“千年古县”,2013年被确定为省直管市。这里不仅是国家级城镇化试点、农村“三块地”改革试点,也是河北省确定的市县国土空间规划改革试点。早在2015年,定州就作为试点城市先行探索,坚持高起点规划,突出历史文化名城的古城特色,勾绘国土空间规划体系“一张蓝图”。

规划引领下,定州在加快建设新城的同时,注重古城恢复性保护,提升改造旧城,加速实施城市“双修”工程和“五馆一中心”建设等惠民项目,擦亮了千年古城新名片。在乡村,依然保留着“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传统村落风貌,也不断涌现“一乡一业、一村一品”的特色产业村,还有逐渐成熟的“农业+旅游+观光”产业链条。然而,我认为最值得礼赞的是,“多规合一”改革将城乡景观风貌、历史文化保护纳入国土空间规划,为古城再续了更多记得住的乡愁。

每一座城,都有一段历史;每一个村,都有传奇故事。保护或恢复特色景观风貌、保存与延续特有历史文脉,也是国土空间规划编制实施绕不开的时代命题。我们期待疫情尽早结束,每一个人都能回家“看山望水解乡愁”;更期待国土空间规划落地,让城市留住记忆、村落更加宜居。

(作者系本报记者)

让新型城镇化多些家的温度

焦思颖

今年的春节与往常不太一样。由于疫情,很多漂泊异乡的打工人选择就地过年。这样一个特殊的春节也引发了笔者的思考:当城镇化速度越来越快,科技手段越来越发达,家乡对于我们到底意味着什么,我们未来的城镇化又将会驶向何方?

2020年我国城市化率已突破60%,据测算到2035年将会达到70%以上,这意味着未来将有几亿人口到城市安家。但我们的城市准备好为这么多人口提供服务了吗?受长期的城乡二元体制制约,要素资源在大中小城市、城镇与乡村之间分配不均衡,来到大城市打拼的流动人口,以从事传统制造业、建筑行业和劳动力密集型服务业为主。城乡二元结构下底层谋生的艰辛、居住条件和公共文化服务的不足,长期以来话语权的缺失,均是新型城镇化需要破解的难题。众多打工人在钢筋水泥森林里,似乎仍有住房、户籍、医疗、教育、文化等重重关卡。

新型城镇化如何调和不同群体在空间和心理上的疏离感、割裂感甚至抗拒感,还须从顶层设计和底线约束方面下功夫,解决农民工的居住难题和身心保障,实现流动人口的安居乐业。

一方面,应做好顶层设计,确保新型城镇化方向不走偏。城镇化是无法逆转的大方向,但应坚持以人为本不动摇,完善城市空间结构。应尊重人口流动的市场信号,科学确定城市定位,按照人口流向分配用地指标、财政补贴资金等,促进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要推动国土空间规划的改革,依照人口布局变化,科学编制各类国土空间规划,合理确定城市规模、人口密度、空间结构,统筹老城改造和新城新区建设、产业发展和居住功能、地上和地下空间开发利用,优化城市开发空间结构和人口分布,真正让漂在城市的人也能安居乐业。

另一方面,还需划清底线,为城市多留一些绿色,把自然和文化的根留住。有人说,我们可能是最后一代有乡愁的人,因为生长在钢筋水泥里的孩子将不再有乡土的记忆。在这样的情形下,更应该在城市中多保留一些自然的痕迹,在编制实施国土空间规划过程中,将生态保护红线、永久基本农田、城镇开发边界“三条控制线”作为核心要素和强制性内容,统筹优化、不可逾越。同时,大力推进城市生态修复工程,完善城市生态绿地和廊道系统,推动形成绿色低碳的城市建设运营模式,建设绿色城市,让下一代也能有亲近自然的机会,让自然和乡土滋养他们正在成长的心灵。

家是心安的地方,也是可以卸下所有面具和防备的地方。新型城镇化的内核绝不仅是人口的导入和落户,而是每一个在城市生活的人都能获得归心感、幸福感、价值感。“人心的融入”才是真正的融入,也才是真正的“以人为本”的城镇化。愿新型城镇化能让每一位生活在城市的人心中安定,感觉此处即是家。(作者系本报记者)

乡情系一心,乡貌贵千样

王少勇

近年来还乡渐少,然思乡之情未减一毫。新春佳节,其情更浓。自离乡起,每次还乡,都惊诧于家乡的变化。走在熟悉的乡音中,却成了险些迷路的陌生人。心中既为家乡的发展高兴,又隐约担心:某日,我的故乡和你的故乡,会否变成一个样?

看城里,于老城一侧,另辟一地建设经济开发区,建筑气派宏伟,道路宽阔,皆非老城能比;一条名叫“巴黎”或“米兰”的步行街,几个高楼林立的小区拔地而起,开发商名字早已风靡全国……看农村,旧村大多拆除复垦,农民聚居于新村,一排排崭新的二层小楼,柏油路通至屋前,燃气管道通至房内,村口还有健身场所和“乡村大舞台”……这样的描述是否似曾相识?

没错,笔者采访到过的许多地方,都走在同样的道路上。被证明成功了的发展模式应当推广,然而各地都有其特色,借鉴不等于照抄。笔者认为,唯有立足一方特色,呵护好一方特色,才能避免“千城一面”“千村一面”,才能使我们心中的“乡愁”永远有所寄托。

其一,生态布局特色。山水林田湖草的自然布局,犹如一人的天生长相。国土空间规划首先要顺应这一自然布局,顺势而为。否则就如过度整容,非但不美,还危及健康。“乡愁”是无法造出来的,顺应自然必须保护好生态空间,然而绝非硬要去造山、造水。高明的设计师,依山势、水势,依林、田、湖、草,将城市发展置于自然之中,叫艺术。拙劣的设计者,照搬教条、理念,平山、填湖,大费周折,扰乱生态,得不偿失,叫罪过。

其二,资源禀赋特色。一个地区的自然资源禀赋,犹如一人的天生资质。有人善文,有人善武,倘若去做不擅长之事,只会误入歧途。靠山吃山,靠海吃海,自古如此。然而现在的“吃”法,已与过去的大不相同。比如,过度、粗放地开发利用矿产资源难以为继;比如,生态产品的价值不断凸显;再比如,新产业的出现使某些自然条件劣势转变为优势。这是一个创新的时代,唯有依靠创新,更加科学、合理地布局产业,才能更好地发挥好自然资源优势。

其三,历史文化特色。历史和文化的积淀,犹如一人内在的气质。腹有诗书气自华,对一个地区来说,文化是底蕴,是精神根基,也是吸引力。或许可以在短期内建起数座“维也纳大酒店”,然而一个地区的风度、气节、人文温度却需要成百上千年来沉淀。一个地区在发展中,应当以文化作为精神凝聚力,作为重要的软实力,珍视历史文化遗产,使其在今天焕发新生命,发挥出应有的价值。

笔者的故乡,近年来疏浚河道,保护湿地,基础设施日益完善,便民利民,令人欣慰。唯愿故乡越来越美好,同时也让今后的一代代人记住——这曾是宓子贱抚琴而治的地方,也曾是巫马期披星戴月的地方。(作者系本报记者)

愿更多农村老人“家门口”安享晚年

陈舒

今年春节,婆婆回山东老家过年,许久不见的亲朋好友围坐一块儿拉家常。与以往畅聊儿孙生活不同,养老问题成了大家的新话题。

听婆婆说,很多老人们年岁渐长,但不愿意跟随儿女去城里,还是更想待在村里养老。于是乎,有人管吃喝,又能和熟人一起生活的农村养老院受到了大家的青睐。得知隔壁李家庄村里有一个,老人们羡慕不已。

“出见晨星归见月,面朝黄土背朝天。”曾是农村老人生活状态的真实写照,如今日子好了,对生活品质也有了追求。安享“夕阳红”,不再是城里老人“独有”,也成了农村老人的追求。只是相较城市,这条路更为复杂。

农村养老问题一直是我国应对人口老龄化的难点和重点:我国农村老年人口已超1亿人,且老龄化程度远高于城市。子女进城务工,老人留守务农,家庭分离普遍存在。此外,基础设施和基本公共服务落后,医疗和养老设施又远不如城市。

有心无力,是许多地方应对养老问题共同的感受。以婆婆的村为例,老人占了全村人数的三分之一,老龄化严重。村支书在与笔者电话连线时坦言,农村养老是非办不可的,但也是比较艰难的。村干部曾去外地考察了多次,也找了相关企业,但囿于缺钱、缺地,办养老院一事只得暂时搁置。

虽然眼下困难重重,但从长远来看前景广阔。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将应对人口老龄化上升为国家战略。而围绕大力发展老龄服务事业和产业,近年来国家从加强规划和用地保障、优化配置农村资源,拓展投融资渠道、促进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出台了一揽子利好政策。

从生态文明视角来看,农村亲近大自然,有独特的生产和生活方式,与城市相比,在自然环境、新鲜农副产品供给方面具有天然优势,且养老成本低,是满足人们田园梦的最佳载体。可以说,种种利好条件下,农村养老产业发展理应水到渠成,关键要把农村的资源优势转化为养老优势。

比如,因地制宜发挥农村生态特色。把现有的蔬果大棚产业进一步发展为集采摘、观光为一体乡村旅游,吸引城市资本下乡,增加村集体养老保障收入。又如,激活沉睡的资源。积极利用好闲置、零星的土地、公房,根据生活、健身、医疗、娱乐等需要合理配置设施,满足老人们的不同需要。再如,探索“以土地换保障”,在充分尊重农民的意愿下,借助农村土地流转、征地制度改革等建立健全农村养老保障体系。

幸福的晚年总是相似的。贵州习水县发动老人在闲置土地上种植作物,卖出的收入根据劳动时间“分红”,老人既锻炼了身体又鼓起了“腰包”,实现了“老有所为、老有所乐”。江西新余利用村活动中心开办“老年食堂”,适当收取费用。老人们吃着可口饭菜,说着家长里短,归属感和幸福感蕴含期间。这些充满温情的探索,想必也能为农村养老事业带来启示。

“最美不过夕阳红。”期待不久的将来,农村老人在“家门口”养老的愿望也能全面照进现实。

(作者系本报记者)

找准乡愁产业的正确打开方式

肖颖

过年在京,母亲从家乡寄来了一箱小磨香油。拧开瓶盖,香气扑鼻。煮上一碗素面,佐以几滴香油,漂泊的味蕾瞬间被抚慰,内心千回百转得以“归家”。 

但与母亲聊天得知,这家吃了几十年的老字号如今正徘徊在亏损的边缘,又不禁令人怅然若失。近年来,有着乡愁味道的小磨香油跟随游子的脚步销往全国,一时间香油作坊遍地开花,鼎盛时期一条街上就多达七八家。然而,同质化引发低价恶性竞争,让老字号也生存堪忧。 

其实,不只是家乡的小磨香油,当下很多乡愁产业都面临这样的发展困境。数据显示,我国目前有约3亿人漂泊异乡,他们对乡愁元素的需求催生出了乡愁产业的无限潜力。从前景来看大有可为,但实践层面问题不少:有的忽视了自身特色定位和内涵挖掘,盲目开发上马;有的经营规模小且分散,存在同质化经营、恶性竞争;而有的则在选址、建设等方面因不了解政策走上弯路……  

表面上看,各有各的疙瘩,但归结起来反映了两方面问题:其一,对“怎么发展”缺少规划,市场需求把握不准,产业布局不协调。现实中不难发现,对市场调研不充分、盲目跟风是不少乡愁产业从业者的通病。而政府一方也缺乏引导,对产业规划布局缺乏整体把握,过度关注当地已有资源及产业,盲目发展所谓“热门产业”,导致产业选择不科学,从而造成本地过度竞争。 

其二,对“怎么落地”引导和保障不足。近年来,包括乡愁产业在内的以农业农村资源为依托的新产业新业态不断涌现。但是,由于用地形态布局分散、使用周期短、类型界定模糊,既存在现有难以落地、落地无序的问题,也出现了一些违法违规用地的情况,不仅影响产业长远发展,也浪费了土地、资金等资源。 

乡愁产业甚至更为广泛的乡村产业,到底该怎样振兴?笔者以为,很重要的一点是要避免产业与空间的失衡。不论是解决“怎么发展”的问题,还是解决“怎么落地”的问题,都不能光就市场谈市场,也不能光就空间谈空间,而是得从产业本身和空间布局上做好科学规划,引导乡村产业健康有序地发展。 

眼下,各地正在编制国土空间规划、村庄规划,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原则就是“多规合一”,以解决发展与空间的匹配协调问题。岁末年初,自然资源部和相关部门也接连发文要求进一步做好村庄规划工作、保障和规范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用地,其主要目的就是要通过规划引导和用地保障推动乡村产业发展壮大,优化产业布局,促进乡村产业的振兴。这对于从业者和地方政府来说,都是政策利好,值得好好把握,让好政策产生好效果。 

在节奏加快的现代社会中,乡愁已不仅仅是简单的物质载体或情感寄托,更是城乡融合发展的“纽带”和“导航”。用好乡愁产业这个乡村产业振兴的新引擎,还需要我们从产业和空间的均衡发展上下功夫。(作者系本报记者)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自然资源报社
ICP备:京ICP备11028287号-4  备案查询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报刊征订:010-68047627/7643    邮箱:zrzybt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