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深度 >正文

甘肃东部百万亩土地整治调查

2019-07-08 13:37:40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王锋 吴梦寒

“苦而不可居”“陇中苦瘠甲于天下”,这是一百多年前,清末名臣左宗棠对甘肃的评价。

不错,打开甘肃的版图,山大沟深,沟壑纵横,地理条件恶劣,加之自然气候不佳,当地十年九旱,灾害和贫困与之相伴而生。千百年来,陇原儿女矢志不渝地向天要水、向地要粮,在困境中求突围,在极难处谋出路,但多年的实践也促使甘肃百姓转念:“要是咱有中原大地那样的沃野平川,还愁什么粮食,愁什么发展?”

时间进入2013年。当年11月11日,甘肃启动东部百万亩土地整治工程。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陇东大地重整田畴,沃野平川之梦已经破题。5年多来,这项工程让甘肃新增耕地21.13万亩,建成高标准基本农田137.49万亩,使535个行政村受益。

“ 对甘肃贫困地区而言,东部百万亩土地整治,是加快新农村建设的一次难得的机遇,也是大力改善农村生产条件、优化土地利用结构、提高耕地质量的重大举措。这既是一项守红线的政治工程和增加农民收入的经济工程,又是一项改善环境的生态工程和造福群众的民心工程。”甘肃省自然资源厅副巡视员成文辉说。

变化:从“三跑田”到“三保田”

走进位于甘肃省庆阳市西峰区西南部的蒲河川区,如入山水画中。通村通组公路、田间生产路阡陌纵横,水流平缓的蒲河穿村而过,一幢幢青瓦白墙,颇具江南水乡风格的民居掩映在青山绿水之中,农田、休闲、居住各功能分区既划分明确又相得益彰。

事实上,西峰区是甘肃省庆阳市的插花型贫困县区之一,位于“天下黄土第一塬”——董志塬腹地,地势由东北向西南倾斜,海拔1421米,总面积996平方公里,总人口34.15万,是庆阳市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但祖先并没有给当地人留下丰厚的家业。在西峰区所辖的4个行政村里,贫困村就有3个,而且这里的地形属于典型的黄土丘陵沟壑区,水土流失严重,沟壑纵横、地块零散、田坎遍布,村民宅基地布局散乱,废弃地坑院数量多、面积大,形成了大量的“空心村”,加之水、路不通,农业生产条件落后,生活在这里的老百姓世世代代都被扣上了难以摘掉的“穷帽子”。因此,在这里开展农村土地整治,势在必行。

在西峰区显胜乡冉李村,村民邵秀珍站在自己家宽敞明亮的院子里。这里的村民已经过上了“进屋不见土,出门不见泥”“不见炊烟起,但闻饭菜香”的新生活。

邵秀珍现在从事的,还是她已经干了近几十年的农活:播种、施肥、收获。但是她的收入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目前的年收入是以前的3倍还要多。前几年她种一亩地,每年小麦、玉米每亩总共能收200斤就算不错了,而现在一亩地常常是过去的3倍多。

为啥?“这都得说得益于百万亩土地整治项目啊。”冉李村党支部书记李自金体会很深。冉李村长期以来房屋破旧,闲置土地多,土地未整治之前,这里的农耕条件非常差,到处都是山峁峁。李自金说:“现在把新农村建设与老庄基复垦和闲散地整理有机结合起来,以新农村建设带动土地复垦,以土地整治支持新农村建设,确保了全村耕地占补有余。”

事实上,冉李村的现象在整个西峰区是普遍的。西峰区对农村用地进行摸底调查,发现农村虽无大面积闲置土地可供整治,但不少村镇一户多宅,房屋空置;有的建新房、弃老宅,村外新楼林立,村内废墟狼藉,形成名副其实的“空心村”;大量边角地失去耕种的价值,一些旱地、果园地被粗放使用,种植效益低下,甚至撂荒;一些村镇田沟纵横交错,浪费严重。

摸清情况之后,西峰区统筹考虑、因地制宜,实施国家、省、市投资整治项目7个,总投资3780万元,建设总规模1360.15公顷,新增耕地247.49公顷。“现如今,零散的居民点统一规划集中在一起,剩余出来的土地通过整治变为耕地,以前跑土、跑水、跑肥的‘三跑田’,现在成了保土、保水、保肥的‘三保田’。”李自金形象地比喻。

“土地整治为农业适度规模经营、集约化、标准化生产创造了条件,促进了土地、资金、技术和劳动力等生产要素的合理流动和优化组合,提升了农业效益和农民收入水平。”庆阳市自然资源局西峰分局局长王富恒表示。

致富:穷山沟引来“金凤凰”

从武山县马力镇麦卜梁村,到榆盘乡徐黄村,一路走来,呈现在眼前的是田成方、路相连、树成行的田园美景。马力镇位于武山县的西南部,农业生产条件先天不足,全乡沙地、盐碱地占耕地面积比重大,农业配套设施少,部分农民只能靠着龙川河和漳河吃饭。

土地整治项目实施以后,该乡1万余亩分散凌乱、高低不平、坑坑洼洼、渠道不通的土地,变成了田块平整、渠道畅通、交通便利的优质高产农田。“关键是土地整治改善了农业生产条件,让项目区的老百姓尝到了甜头,让农民看到了希望。现在荒地变粮仓了,大型机械都到田边了,以后全都现代化了。”武山县自然资源局局长郭胜说道。

在麦卜梁千亩全膜玉米点上,村民张宝华停下手中的活儿说:“我家种了3亩多地,到了秋季玉米每亩能收600多公斤,小麦每亩能收540公斤,两季加起来,每亩产量是1140多公斤。我种了几十年地,从来没有过这么高的产量。”

“旱能浇、涝能排。这些年,我们村里搞土地整治建设,现在农作物受到天气的影响很小。”张宝华说,“要是在土地整治之前,遇到旱涝这样的情况,我们的损失可就大了。”

而在西峰区显胜乡蒲河村,村民毛金牌告诉记者,他家以前的10余亩耕地都是坡田,而且坑坑洼洼,耕种条件很差,所以他每年只种小麦、玉米等经济效益不高的基本农作物,遇上天气干旱的时候,基本没什么收成,所以家里的生活一直过得很拮据。

2013年以来,甘肃东部百万亩土地整治重大工程西峰子项目在蒲河川区的实施,使得蒲河村全村328户群众共5000余亩土地被整治为适于耕作且质量上好的耕地,昔日的坑洼坡田变成平整的良田,田间的狭窄土路变成了宽阔的水泥路,直通到家门口,而且田地里每隔50米还压上了灌溉口。

毛金牌在政府的帮助下,充分利用这些便利的生产条件,在自家的耕地里建起了7座钢架大棚,搞起了蔬菜和西瓜甜瓜种植产业,由于便利的灌溉条件和得天独厚的自然优势,他家的瓜菜不仅产量高,而且质量也比较好,很快便受到了本地市场的青睐。

现如今,在显胜乡蒲河村和毛金牌一样借助土地综合整治发展特色种植产业的村民占到了全村人口的55%,全村每年仅特色种植产业的产值达到300余万元。毛金牌高兴地告诉记者,现在他家的一个钢架大棚每年平均收入就在6500元左右,家里的经济收入比以前增加了好几倍。

土地综合整治不仅使蒲河川区的群众发展起了特色致富产业,而且为这个昔日的穷山沟引来了“金凤凰”。2014年至今,西峰区通过实施土地综合整治、基础设施改善、生态环境建设等一系列项目,以“走出去”“引进来”的招商方式,先后在蒲河川区招引并落地建设了陇东冰雪健身基地、黑老锅自然景区、百年柿子园、清朝故居、月亮湾香草园等农业生态旅游项目,进一步巩固和扩大了土地综合整治的有效成果。

“农村土地综合整治是一项全新的工作,对农户来说要改变祖祖辈辈的生活习惯和方式,这无疑是一次巨大的农村革命工程。”甘肃省自然资源厅土地整理中心主任何瑞东告诉记者,“因此,在土地整治中,我们坚持以人为本,充分尊重民意,保障农民的决策权、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维护农民和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合法权益。”

脱贫:救命口粮变身“摇钱树”

要想以土地整治推动精准扶贫,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首先就要夯实农业基础、改善生产条件、增强发展后劲。

“土地整治项目太好了,不花一分钱,就把地整得这样好,这要靠老百姓自己去做,几乎是不可能的,还是国家的政策好啊。”临洮县太石镇中坪村村民刘兴旺高兴地告诉记者。据了解,临洮县通过整治土地,土地利用率由原来的57.62%提高到99.51%。

今年48岁的杨清明是武山县榆盘乡徐黄村人,对洋芋有着特殊的感情。他说,以前洋芋是他们救命的口粮,现在洋芋是他们的“摇钱树”。

徐黄村是榆盘乡的洋芋种植专业村,但因部分良田分散凌乱、高低不平,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洋芋规模种植。土地整治项目实施以后,这些年全乡洋芋种植面积达到了将近3万亩,收入达8600多万元,成为全乡名副其实的支柱产业。

“今年全乡的洋芋种植面积要达到3万亩以上,全乡适宜种植洋芋的地方全部实现了梯田化,洋芋种植还有扩大的空间。乡上还要不断调整产业结构,不断优化品种,建立良繁基地,发展洋芋深加工,延长洋芋产业链,让‘榆盘洋芋’赢得更大的市场。”对于今后的发展,杨清明显得信心满满。

据了解,通过实施土地整治项目,甘肃不仅实现了耕地占补动态平衡和稳中有增,而且配套和完善了农田水利设施,改善了农业生产条件,改变了生态环境,进一步夯实了农业基础。据统计,整治后的耕地单位面积产量普遍提高30~100公斤,新开发土地亩均单产普遍在150~350公斤。

伴随着随着良田的增加,甘肃省特色优势作物面积也不断增长,目前已占农作物总面积一半以上,农民人均纯收入中来源于特色产业的收入明显提高,约占农民家庭经营收入的2/3。在土地整治的作用下,特色产业已成为助推精准脱贫的重要抓手。

但改善农村农业生产条件、助力群众脱贫致富,要做的不仅仅是单一的土地整治。

在华家岭乡世歌尧村,村民们争先向记者诉说了土地整治的好处:“我们这里山大沟深,自然条件差,老百姓生活困难。过去路不好,小型机器进不去,全靠自己摸爬滚打……现在,看着田越推越平,路越铺越远,渠越修越长,大家种田的干劲儿也越来越足了。”

2014年以来,通渭县在华家岭乡西北部实施总投资1.32亿元的土地整治项目,建设规模5517.37公顷,涉及华家岭乡活马、西岖、后湾、世歌尧、黄河、石窝、老站、善马、牛山等9个村61个社,受益人口1849户8493人。

“土地整治以后,高标准农田建设起来了,使用机械也方便多了。以前只能用牲畜耕种的土地,现在农业机械都能直接到地头。”西峰区纸坊镇昌农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赵亚峰说,“不仅如此,土地整治使得耕地集中连片,促进了土地流转,耕种收综合机械化水平成倍提高,土地的利用率、产出率也都成倍增加,土地的价值也体现出来了。我就流转了600多亩地,还成立了昌农种植专业合作社,现在有800多名社员呢。”

“目前,甘肃土地整治项目已成为以土地整理、复垦、开发和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为平台,推动田、水、路、林、村综合整治,改善农村生产、生活条件和生态环境,促进农业规模经营、人口集中居住、产业聚集发展,推进城乡一体化进程的系统工程。”甘肃省自然资源厅副厅长钟义表示,此举不仅为甘肃改善农业基础设施条件,增加农业综合生产能力,助推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且提高了贫困村农业生产效率,解放了农村劳动力,对促进农业规模化、产业化经营,加快土地流转步伐,降低农业生产成本,实现农业可持续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壮美:千里平畴好作画

没有哪个地方的生态如甘肃这样复杂。作为长江和黄河的水源涵养地,甘肃的生态安全就是国家的生态安全,担负着保障全国生态安全的重任。然而,千百年来频经战乱,加上一些地方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经济发展,甘肃的生态极度脆弱:水土流失在加重,沙尘暴频率在加快,盐碱地面积在扩大,水资源短缺日趋严重。

这不是危言耸听。关于生态,甘肃有几个全国之最:土地承载力远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是全国荒漠化程度最严重的省份之一,是全国生态最为脆弱的地区。甘肃荒漠化面积约占中国荒漠化面积的1/3。全国沙尘暴的发源地有四个,与甘肃有关的就有两个。

生态修复,重任在肩。据介绍,甘肃通过东部百万亩土地整治工程,一是坡改梯将黄土丘陵区和黄土丘陵梁峁区的破碎地块进行整理归并,坡耕地整理为梯田;二是将原来的部分旱地整理配套为水浇地;三是将项目区内适宜开发整理的荒草地、滩涂地、废弃农村居民点和其他未利用耕地整理成为耕地。同时,土地整治工程配套农田林网和道路体系,使项目区成为高产区、稳产田,加之不断加强水土保持,发展优良生态环境,在项目区部分适应有种植条件的荒沟内种植生态林,起到了固沟保塬的作用。

据测算,项目实施5年多来,项目区内治理水土流失面积达9.9万公顷,土地复垦率由整治前的48.59%上升为57.04%,绿色植被覆盖率(林草地面积+农作物面积)由整治前的86.78%提高到90.20%。同时,土地整治项目还对土地利用结构进行了优化调整,避免了土地闲置浪费;耕地面积有所增加,田间配套设施更加完善,土地利用率大大提高,促进了农业生态系统修复和完善。

而在陇原,土地整治项目区抵御干旱、水土流失、盐渍化等灾害的能力也明显提高,农业生态环境逐步向良性发展。据调查,实施土地开发整治后,梯田较坡耕地减少水土流失85%以上。

百亩荒山披绿衣,千里平畴好作画。陇东大地的富饶、富民、富绿之美,必将风起云涌。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自然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黄寺大街24号院  邮编:100011    报刊征订:010-68047627/7643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