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深度 >正文

滦南湿地 在“两难”与“双赢”之间求解

2020-06-15 10:17:59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王自堃

7月5日,中国黄(渤)海候鸟栖息地(第一期) 将迎来申报世界遗产成功一周年纪念。该栖息地第二期申遗工作也已开始紧张筹备。第二期申遗的主要栖息地之一是河北省唐山市的滦南湿地,这里同样是“东亚-澳大利西亚”鸟类迁徙通道上的重要节点。

2019年申遗主战场江苏盐城湿地的某个地块,曾一度面临困境—被列入申遗名单,却未获得保护地身份。如今濒临渤海的滦南—嘴东滨海湿地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背景点击

根据《湿地公约》提出的国际重要湿地认定办法,只要定期栖息着2万只及以上的水鸟或者定期栖息着某一水鸟种群数量1%以上的个体,就具备了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的标准条件。

黄(渤)海候鸟栖息地(第二期)申遗前期摸底调查安排显示,涉及的自然保护地名单已由最初的14个增加至19个,分布在辽宁、天津、河北、山东、上海、江苏等6个省市。

“世界级”的生态价值

“五一”假期,京津冀地区爱好观鸟的人士通常会选择去海边。此时正值鸟类迁徙的“春运”高峰。大批候鸟沿着“东亚-澳大利西亚”迁徙通道,从南半球越洋而来,停落在中国沿海,休整之后再向北飞,有些候鸟甚至要飞到北极圈内繁衍后代。

河北省滦南县南近渤海,东依滦河,其中南堡、嘴东一带紧邻渤海湾,是迁徙候鸟重要的栖息地和中转站。

北京林业大学生态与自然保护学院博士后贾亦飞在位于河北省滦南县境内的南堡湿地看到,5万余只候鸟觅食于沿海滩涂和近岸盐田中。而不久前,英国著名观鸟人士唐瑞也去了滦南,他记录到一只编号为“TZN”的红腹滨鹬。这只在滩涂上埋头进食、无暇旁顾的小鸟体长约23厘米,仅比成年人的手掌大一点。它于今年2月14日在澳大利亚西海岸被标记,随后飞行了6000多公里,降落在河北海岸觅食,为继续向北迁飞补充能量。

像“TZN”一样不远万里、跨越大洲而来的迁徙候鸟,每年约有35万只经停滦南湿地。北京师范大学鸟类学教授张正旺带领团队在此地开展了十余年跟踪调查,他告诉记者,从2004年监测至今,共有27种水鸟的数量超过了其全球种群或迁徙路线种群总数的1%。

河北滦南—嘴东滨海湿地由天然潮间滩涂和养殖塘、盐池等人工湿地组成,多样的湿地类型是该地区自然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为各种鸟类提供了适宜的栖息环境。

记者在现场看到,每到满潮时,成群觅食的候鸟就会整齐划一地飞离被海水淹没的滩涂,像一团黑色的云雾转移到海边的盐池及田埂上。张正旺团队的调查显示,春季迁徙期间,盐池中水鸟的最大观测数量可达9.6万只,滩涂上水鸟的最大观测数量为7.3万只。

北京大学世界遗产研究中心主任陈耀华说,滦南作为渤海地区为数不多的潮间带湿地,无论是记录到的鸟类种类还是数量,都具有不可忽视的价值。遗憾的是,滦南虽然有着“世界级”的生态价值,列入中国黄(渤)海候鸟栖息地(第二期)申遗名单,却尚未拥有自然保护地身份。

当湿地遇到矿业权

早在2014年,北京师范大学、世界自然基金会等单位已向滦南县政府提交了关于建立滦南湿地保护区的建议报告。201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湿地公约履约办公室、国内科研院所与保尔森基金会,共同完成了中国沿海湿地保护管理战略研究蓝图项目,发布了《中国滨海湿地保护管理战略研究》,提出关于中国亟待保护的11处重要滨海湿地的建议,其中滦南湿地就属于需要优先保护的湿地之一。

2017年,滦南县政府开始筹备建立湿地保护区。同年,原河北省林业厅、滦南县政府、世界自然基金会和保尔森基金会签署合作备忘录,约定2018年6月30日前,在滦南县南堡湿地正式成立省级自然保护区,但由于种种原因至今未果。

2019年9月,黄(渤)海候鸟栖息地(第二期)申遗项目筹备工作启动,按照国家林草局自然保护地管理司的有关计划,项目前期摸底调查应于2019年12月中旬至2020年3月中旬期间进行,但受疫情影响有所推迟。而在近期选划自然保护地范围时,滦南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相关人员表示,遇到了新的瓶颈,他们称之为:“湿地与矿业权之间的困惑”。

原来,滦南沿海所有滨海湿地都位于冀东油田的采矿区和探矿区范围内。这个坐落在湿地之中的冀东南堡油田,曾连续两年实现新增探明、控制、预测三级石油地质储量超亿吨,被列为中国石油2004年勘探发现之首。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早年曾经宣布,冀东南堡油田储量规模达10亿吨,是名副其实的大油田。

今年3月,自然资源部、国家林草局联合召开电视电话会议,部署推进2020年全国自然保护地整合优化和生态保护红线评估调整。“根据自然保护地整合优化的相关要求,不允许采矿区、探矿区与生态红线重叠。”滦南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相关人员告诉记者,这意味着,矿业权若不退出,滦南县湿地自然保护区就无法划定。

对此,记者致电国家林草局自然保护地管理司,询问是否有处理类似情况的先例。工作人员回复说,“新建保护区必须充分征求利益相关者意见,双方可通过协商解决。”这一说法见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总体规划审批管理办法》。该工作人员同时指出,如果有退出机制,也可以考虑通过生态补偿的方式来解决。

他山之石的启示

事实上,矿业权与自然保护地的矛盾早有先例。黄河三角洲就发生过先有油田、后划定保护区的情况。

1992年,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成立。但早在上世纪60年代初,“石油大会战”就已给这片广阔湿地带来了“工业丛林”,到保护区成立时,胜利油田已在此处累计投资103亿元,并探明石油地质储量3亿吨,年产油能力242万吨,且专家预计该区域尚有远景地质储量7.3亿吨。

为保护这个被纳入湿地国际亚太组织“东亚-澳洲涉禽保护区网络”的首批19个国际成员单位之一,地方政府开始向胜利油田施压。但油田成立在先,享有探矿权和采矿权不受侵犯的权利,局面一度僵持不下。直到1999年,油田人逐渐认识到,绿色企业形象、清洁生产等与环境保护相关的方面同样关系到企业的长远发展。

2002年,胜利油田与地方政府双方达成了《关于在山东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实施万亩湿地恢复工程的协议》,探索出了油田出资、地方出力,共同开展自然保护区维护管理的新模式。

江苏盐城湿地的申遗之路也并非一帆风顺。盐城湿地所在的黄(渤)海区域属于中国人口分布最为密集、经济发展迅猛的东部沿海,历史上,这一区域经历着快速而大规模的滩涂围垦,大片滩涂被转变为了盐池、水产养殖池、农田、休闲娱乐区和工业开发区。

据陈耀华介绍,在江苏首次申报时,国际专家现场评估认为盐城东台条子泥区域很重要,必须列入申报名单范围。但条子泥尚未建立全覆盖的保护地范围,缺少法律保护依据,不具备申遗的前提条件。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江苏省和盐城市政府“特事特办”,批准建立了条子泥湿地保护小区,最终申遗成功。

守护“候鸟天堂”任重道远

在黄(渤)海(第一期)申遗时,中方原本想分成三期申报,但世界遗产大会规定了其余十几个地点必须在二期一次申报,足以反映中国滨海湿地的重要程度。“中国作为《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的缔约国,一方面要履行承诺,向世界展示负责任的大国形象,另一方面也要为遗产保护提供中国模式,贡献中国智慧。”陈耀华说。

按照申遗工作时间表,中国将于2021年6月完成第二期提名点的整体申遗文本和保护管理规划,在2022年1月提交申遗文本,最后在2023年由第47届世界遗产大会正式审议。河北滨海湿地的申遗提名点除了滦南—嘴东滨海湿地外,还包括秦皇岛—北戴河湿地(石河南岛)、秦皇岛—北戴河湿地(鸽子窝)、昌黎黄金海岸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唐山曹妃甸湿地和沧州南大港湿地。“从时间上看,它们离申报世界自然遗产还有3年,但距离真正成为世界遗产,也许还有一段艰辛的路要走。”陈耀华说。

2019年6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分类有序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依法清理整治矿业权,通过分类处置方式有序退出。当前,自然资源部也在会同有关部门加快推进出台国家公园等自然保护地内矿业权分类处置意见,积极稳妥推进与保护地重叠的矿业权依法有序退出工作,并配合有关部门研究制定相关补偿政策,维护国家和矿业权人合法权益。这些政策,是否能在滦南湿地自然保护地的建立中发挥作用?让我们拭目以待。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关键词: 湿地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自然资源报社
ICP备:京ICP备11028287号-4  备案查询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报刊征订:010-68047627/7643    邮箱:zrzybt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