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深度 >正文

“地摊经济”问计公共空间治理

2020-06-15 10:19:18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薛亮 陈舒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经济与就业压力,一度沉寂的地摊经济悄然复苏。有媒体报道,四川成都市的地摊经济短时期内解决了十万人的就业。

夜幕降临,山东青岛城阳区小吃一条街灯火辉煌。35岁的烧烤摊主杨剑平熟练地在炉上炭火生蚝、扇贝,在他家摊位排队等候的食客络绎不绝。这位来自黑龙江嫩江市的小伙子,依靠夜市摆摊已经在青岛本地买了一套房子扎根下来,“我对今年的收入充满信心。”

随着复工复产号角持续吹响,各地纷纷出台举措促进经济复苏,被誉为重燃人间烟火的地摊经济也因此映入大众视野。这边厢,地摊经济的逐日升温与民众期待水涨船高;而那边厢,“城市需不需要烟火气”“如何统筹好公共空间”等话题议论也层出不穷。鱼与熊掌如何兼得,考验着城市管理者的智慧。

“烟火气”也有烦恼

目光再转向上海。6月12日,展现城市新“夜”态的上海首届夜生活节步入了第6天。这个涵盖黄埔、静安等12个重点商圈,聚焦社交、美食、文创、演艺、游戏、酒吧6个板块的大型全民活动,以多元和时尚展示了国际大都市的烟火气,“后备箱市集”“人行道诗集”等,成为炎炎夏日的一道风景线。

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已有27个城市结合实际,出台了推动夜间经济、地摊经济提质升级的举措,盘活城市公共空间:西安、成都允许在一定时间和区域占道经营;济南、上海打造一批主题街区和“IP”品牌;郑州要求利用广场、公园等公共场所的闲置土地设立跳蚤市场……“亮”起来的地摊经济丰富了老百姓的生活,从线下到线上圈粉无数。截至目前,微博“#地摊经济#”话题阅读量超过6.3亿,讨论超过10万条。

然而,“成长的烦恼”随之而来,盛况之下,争议与日俱增。不少群众和专家担心,地摊经济会带来环境卫生、交通堵塞、社会治安等一系列问题,打乱正常的生活秩序和城市环境。有的并不看好地摊经济,认为是解决一时之需的应急策略,或者并不适合现代化大都市的定位;也有不少人表示,烟火气是城市的本色,应该创造条件为其保留一片生存的土壤,长久的烟火气才是市民的福气。

“地摊经济让城市更有温度,但同时也给城市规划和土地管理带来影响。”国家发改委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国土规划研究室主任黄征学认为,“从城市规划角度而言,当务之急是加强引导,明确开放时间、四至范围、展摆标准等,尽量减少对城市正常生产生活的影响。”

黄征学表示,解决地摊经济发展“烦恼”的出路有很多,当务之急是应在城市规划中明确其空间范围,强化其基础配套,并预留发展空间,同时要制定管理规范,深化城市公共空间产权制度改革,明确城市公共空间所有权、使用权、经营权、租赁权的关系,引导地摊经济健康有序发展。

被忽略的城市贡献

事实上,地摊经济并非新鲜事物,古今中外都曾十分活跃。《木兰辞》里“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的描述,展示了南北朝时期坊间的分类交易活动。《清明上河图》中,人们沿街摆摊买卖、赶集畅聊的画面,更让我们窥视了宋人丰富的城市生活。

进入现代,地摊经济依旧蓬勃。资料显示,上世纪八十、九十年代,摆地摊成为农民进城谋生的重要形式。九十年代中后期,各大城市加强城市管理,对原有占道地摊行为进行改造升级,地摊经济驶入棚区集市和批发市场时代,管理者通过租赁摊位规范贸易形式和内容,满足人们购物的需求。北京潘家园旧货市场、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上海东台路等均为这一时期典型代表。

“地摊本质是对街道等公共空间进行商业再利用的行为,是对城市功能真空进行日常填补的行为。”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未来城市实验室执行副主任杨滔认为,地摊往往会被认作是“下里巴人”的事物,是落后生产力的象征和城市混乱的源泉。事实上,近十年来,为提升城市品质和形象,各地对影响市容市貌、造成环境污染、交通拥堵的买卖交易行为进行大力的清理整顿,让地摊经济渐渐销声匿迹。正因如此,6月以来地摊经济的复苏,在让人们惊喜的同时,也引发了对如何规范持久的深度思考。

杨滔认为,从城市规划角度来说,地摊经济需要从公共产品的角度去理解公共空间中的“共享经济”,在整个城市的层面上进行系统性规划,作为城市公共空间体系的一部分,提升“闲置空间”的价值与活力。

记者调查发现,一般情况下,社会各界更多的是从城市规划管理角度去谈地摊的负面影响,如导致交通拥堵、放大城市噪音、加剧环境污染,甚至促进伪劣商品的泛滥。也正是因为地摊对城市公共空间的贡献过于日常化,其实际价值更容易被社会大众所忽视。

杨滔指出,目前哪些地点、哪些时间段,适合哪种类型的地摊去共享城市公共空间,提升城市整体魅力价值,又尽可能地不影响交通、居住、环境卫生等,并未在城市规划和城市设计中深入而系统性地实践过,从而也导致了相关的管理政策容易“一刀切”,忽视了地摊经济是城市多元生活方式共享和包容的日常体现。

一些专家表示,真正的地摊经济,并不是摆摊设点的一种简单经营模式,而是能够在高密度的城市空间中,尽量创造更多就业的机会。如果这种机会跟上稳定的政策,那么长期固定的摊点会逐渐发展演化形成特色品牌和文化,促进城市高质量发展。

共享和盘活是关键

除了加强规划,如何利用现有资源有效引导,也是地摊经济冲破迷雾的关键之一。然而土地资源有限,一味依靠新辟市场显然并不现实,这使得“共享”和“盘活”成为让地摊经济“有家可归”的关键词。

苏州莱克电气公司产品设计师周女士,近日密切关注着地摊经济政策。“即兴购物的魅力,理想化的利益点”让曾经在大学期间摆过地摊的她蠢蠢欲动。听说姑苏区将原本用作停车场的区域开发为美食广场,周女士说:“时机合适要再做一回‘摆摊人’,体验一下现在的地摊经济与十年前有何不同。”

事实上,为了防止走回“脏乱差”的老路,让地摊经济在增加灵活就业的同时不破坏市容建设成果,各地做了许多的规划和规范。比如,南京对1410个临时外摆摊点的区域、规模和时间段都进行了详细的规定。合肥将摊点的设置区域分为禁止区和疏导区,禁止在学校出入口、机关办公区周边100米范围内摆摊。

黄征学认为,这些举措对盘活城市公共空间、提高土地利用效率和增加百姓收入等方面具有重要意义,但需要创新监管手段,优化监管环境,消除各方顾虑,进一步凝聚社会共识。

部分专家表示,让城市公共空间24小时得到使用,也有利于城市“公共土地”价值的提升。在5G、物联网、区块链等新兴信息技术的支持下,城市不同的功能模式在公共空间之中分时段占用,甚至延伸到开放性的私有空间之中,是未来的趋势。

杨滔建议,首先要认识到地摊经济对于城市活力和繁荣的贡献。规划政策需要将其纳入国土空间规划管理的要素之中,而非负面清单之中,让“地摊”具有规划政策上的合法性。

其次,地摊经济属于城市运行的组成部分,往往也具有其负面的外部效应,应该纳入国土空间规划监测预警评估体系之中。通过综合而即时的监测预警评估体系,精准地识别地摊经济的负面影响和正面贡献,进而调整规划设计技术和优化政策法规。不同类型、不同地段、不同时段的地摊经济将会有不同的管理方式,推动其良性健康地发展。

再次,地摊经济属于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体现,需要有相关的规划政策支持多方利益相关方就选址、经营、信用保障等方面进行协商。

在城市高质量发展的新时代,以人为本的规划和管理方式尤为重要,从这个角度来说,地摊经济也为城市规划和土地管理等学科带来新的理念和视角。“地摊经济本质还是弱势群体或普通百姓的经济行为,也是城市日常最普通的一部分,那么城市规划和土地管理等学科就需要从精英视角转换到常人视角,调整研究方法和价值取向。让普通的大众成为主流研究的主角,城市社会经济网络的多元性将得以充分体现。”杨滔说道。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关键词: 空间规划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自然资源报社
ICP备:京ICP备11028287号-4  备案查询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报刊征订:010-68047627/7643    邮箱:zrzybt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