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深度 >正文

全国三调初始调查复核成果督察发现弄虚作假、调查不实典型问题及2019年督察发现有关问题责任追究情况

2020-08-27 14:21:13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

按照国家自然资源总督察统一部署,国家自然资源督察机构于2020年6月至7月中旬在全国组织开展了三调初始调查复核成果督察。重点督察了138个县级调查单元,核查图斑421.58万个,发现问题图斑1.43万个,占核查图斑总数的0.34%,较上一轮督察发现问题图斑比例(0.7%)进一步降低。为进一步强化警示提醒,督促各地抓紧整改纠正问题,将三调初始调查复核成果督察发现的83个弄虚作假、调查不实重大典型问题,与2019年三调督察发现的安徽省长丰县下塘镇、湖南省华容县、陕西省榆林市横山区等3个弄虚作假、调查不实问题的责任追究情况,予以公开。

一、弄虚作假重大典型问题

(一)贵州省黔东南州施秉县在三调工作中通过组织召开会议、出台文件等方式有计划、有组织地主导弄虚作假,造成耕地地类和建设用地地类调查不实,涉及问题图斑94个,面积5588.65亩。

2019年4月10日,施秉县三调工作领导小组组织召开三调自检工作推进会,会上向各乡镇政府提出违反三调技术规程的要求,主要集中在将水田调查为旱地、将实际建设用地的范围扩大、将临时占用土地或推土区调查为建设用地三个方面。4月22日,施秉县三调办印发《关于进行施秉县第三次国土调查外业核查工作的通知》(施国土调查办发〔2019〕4号)文件(以下简称“4号文件”),进一步明确4月10日会议要求,部署乡镇政府予以落实。5月8日,县三调办组织召开三调工作推进会,县三调办全体工作人员、作业单位全体人员、监理单位人员参加会议,会上再次强调“4号文件”的违规要求,并在工作推进中要求作业单位落实。督察发现,弄虚作假将水田调查为旱地问题图斑36个,涉及图斑面积3168亩;弄虚作假将实际建设用地的范围扩大问题图斑46个,涉及图斑面积2089.45亩;弄虚作假将临时占用土地或推土区调查为建设用地问题图斑12个,涉及图斑面积331.2亩。

施秉县三调办在组织推进三调工作中严重违背三调技术规程等要求,主导弄虚作假;督察发现问题后,逃避调查取证。对弄虚作假、调查不实问题负有直接责任。施秉县三调工作领导小组对三调工作领导不力,审核把关不严,支持三调工作弄虚作假。黔东南州三调办监督检查落实不到位,了解到县三调办有关错误倾向后没有引起重视,也未进行提醒和跟踪;对州统一招标的三调作业单位、监理单位管理不严,教育培训不到位。对弄虚作假、调查不实问题负有监督失职的责任。贵州省三调办对施秉县三调工作监督检查落实不到位,仅发现部分图斑调查错误,未准确指导纠正并监督整改到位。对弄虚作假、调查不实问题负有监督指导不力责任。

作业单位贵州地矿遵义测绘队,队伍实际配备人员数量、资质与投标人员配置严重不符、整体能力不足;对县三调办提出的不合规要求未提出异议,也未向上级三调办如实反映;盲从县三调办要求,未按照三调工作要求作业。对弄虚作假、调查不实问题负有调查操作具体责任。监理单位贵州黔聚龙投资有限公司,对县三调办明显弄虚作假的工作要求及产生的问题不及时指出;同时监理工作不到位,监理人员只对30%的图斑进行了核查。对弄虚作假、调查不实问题负有履行监理责任失职的责任。

(二)山西省大同市浑源县将20.4亩建设用地错误调查为设施农用地,作业单位违反调查规程,在国家级核查、省级核查连续4次指出调查错误问题后未进行实地核实,且虚假整改、敷衍整改;浑源县三调办未对调查成果进行100%全面自检,未对全国三调办、省三调办4次指出问题的整改情况进行实地核实,且在问题图斑未整改的情况下即与大同市三调办共同作出“已全部整改到位”的虚假承诺。山西省三调办未监督整改到位。

2019年4月至5月,山西省大同市浑源县三调作业单位大同市宏达测绘有限责任公司外业人员未按照调查规程进入建筑物内部调查举证,内业人员在举证照片已反映明显存在建设用地的情况下违反调查规程合并6个调查图斑(含设施农用地、水浇地、农村宅基地3种地类),将位于永安镇东辛庄村实地明显为休闲娱乐、办公性质的建筑、花坛、广场、绿化等建设用地的图斑,按设施农用地入库上报,图斑面积为119.34亩,其中错误调查为设施农用地面积约20.4亩。2019年9月,省三调办第一次指出“地类认定明显错误”问题,作业单位未进行整改;浑源县三调办未经核实检查,即与大同市三调办共同向省三调办作出“已全部整改到位”的虚假承诺。2019年10月,全国三调办第一次指出“地类认定错误;设施农用地/果园/明显建设用地”问题后,作业单位未开展实地核实,应分割未分割,将图斑地类整体修改为果园,敷衍整改;县三调办未经核实检查,向省三调办作出“全部整改到位”的不实承诺。2019年12月4日,省三调办第二次指出问题,作业单位未进行整改;县三调办未经核实检查即上报。2020年3月,全国三调办第二次指出问题,作业单位未经实地核实即于2020年5月将图斑地类整体修改为设施农用地;县三调办未经核实检查即上报。

作业单位大同市宏达测绘有限责任公司违反调查规程导致调查错误,在全国三调办和省三调办4次指出问题的情况下,未按要求进行实地核实,虚假整改、敷衍整改,对弄虚作假、调查不实问题负有直接责任。监理单位北京数据空间科技有限公司未认真审核即出具作业单位已整改的结论并予确认上报,对弄虚作假、调查不实问题负有失职失责的监理责任。浑源县三调办初始调查阶段未按要求进行100%全面自检,未对全国三调办、省三调办4次指出问题进行实地核实,且在未对整改情况进行核实检查的情况下作出“已全部整改到位”的虚假、不实承诺,对弄虚作假、调查不实问题负有失职失责的主体责任。大同市三调办监督检查未发现该问题,与浑源县三调办共同向省三调办作出“已全部整改到位”的虚假承诺,对弄虚作假、调查不实问题负有监督检查不力的责任。山西省三调办复核不全面、监督整改不到位,虽然2次发现并指出问题,但未对照问题复核整改成果,对全国三调办退回的全面整改成果逐图斑审核流于形式,对该图斑整改不到位问题应发现未发现,对弄虚作假、调查不实问题负有监督不力、审查不严的责任。

二、调查不实重大典型问题

(一)北京市

北京市延庆区将50.84亩水田错误调查为旱地,监理单位未发现,延庆区三调办自查未发现,北京市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5月,北京市延庆区三调作业单位河北水文工程地质勘察院内业复核技术人员主观认为延庆区不存在水田,在外业人员实地调查为水田的情况下,将位于张山营镇小河屯村和上板泉村实地为水田的3个图斑错误修改为水浇地;2019年8月,复核时将图斑信息备注为水稻并将地类代码修改为旱地,图斑面积50.84亩。监理单位北京超图软件股份有限公司未发现,延庆区三调办自查未发现,北京市三调办核查未发现。延庆区在督察前已发现,统一时点更新数据包中以上3个图斑地类已更新为水田。

北京市昌平区将约26亩耕地错误调查为科教文卫用地,监理单位未发现,昌平区三调办自查未发现,北京市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4月,北京市昌平区三调作业单位北斗星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未按照国家技术规程分割图斑,将位于沙河地区西沙屯村中国农业科学院作物科学研究所实验基地院内实地部分为耕地(种植玉米)的图斑,错误合并调查为科教文卫用地,图斑面积83.36亩,其中错误调查为科教文卫用地面积约26亩。监理单位北京超图软件股份有限公司未发现,昌平区三调办自查未发现、北京市三调办核查未发现。

北京市怀柔区将9.17亩灌木林地错误调查为旱地,监理单位未发现,怀柔区三调办自查未发现,北京市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4月,北京市怀柔区三调作业单位南京捷鹰数码技术有限公司未按照国家技术规程要求,将位于琉璃庙镇耿辛庄村实地为灌木林地的图斑,错误调查为旱地,图斑面积9.17亩。监理单位北京超图软件股份有限公司未发现,怀柔区三调办自查未发现,北京市三调办核查未发现。

(二)天津市

天津市西青区将576.61亩坑塘水面错误调查为其他草地,监理单位未发现,西青区三调办、天津市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5月,天津市西青区三调作业单位天津市国土测绘中心对调查规程掌握不准确,外业实地举证不认真,将位于精武镇陈台子村实地为坑塘水面(部分坑塘水面上搭建光伏板)的图斑,错误调查为其他草地,图斑面积576.61亩。监理单位天津市勘察院仅依据作业单位提供的举证照片开展审核,没有发现并指出问题。区三调办仅依据作业单位提供的举证照片开展复核,没有发现问题。市三调办采取抽查的方式开展核查,未抽查到该图斑,没有发现问题。

天津市西青区将约23.29亩水田错误调查为水浇地,监理单位未发现,西青区三调办、天津市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8年12月,天津市西青区三调作业单位天津市国土测绘中心仅依靠高清影像内业判读,未按照现状认定地类,将位于精武镇小南河村实地为水田(种植水稻)的图斑,图斑面积29.73亩,错误将其中约23.29亩调查为水浇地。监理单位天津市勘察院仅通过影像开展审核,没有发现并指出问题。区三调办仅依据影像开展复核,没有发现问题。市三调办采取抽查的方式开展核查,未抽查到该图斑,没有发现问题。

天津市东丽区将约29.51亩的水浇地、其他草地错误调查为工业用地,监理单位未发现,东丽区三调办、天津市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8年12月,天津市东丽区三调作业单位天津市国土测绘中心在初始调查阶段,仅依靠高清影像判读,未按照现状认定地类,将位于无瑕街道实地部分为其他草地、水浇地的图斑,错误合并调查为工业用地,图斑面积113.17亩,其中错误调查为工业用地面积约29.51亩。监理单位天津市勘察院仅通过影像开展审核,没有发现并指出问题。区三调办仅依据影像开展复核,没有发现问题。市三调办采取抽查的方式开展核查,未抽查到该图斑,没有发现问题。

(三)河北省

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将约337亩园地错误调查为耕地,监理单位未发现,涿鹿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张家口市三调办、河北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3月,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作业单位河北卓远地理信息系统工程服务有限公司、河北省地矿局第三地质大队未按照三调技术规程,根据影像纹理重新勾画图斑边界、判读地类,开展外业调查时未以实地现状认定地类,将分别位于栾庄乡胥家窑村、卧佛寺乡狼窝村实地部分为园地(种植果树)的图斑,错误合并调查为耕地,图斑面积分别为514.44亩、264.53亩,其中错误调查为耕地面积分别约为168亩、169亩。涿鹿县三调办在县级自检工作中未发现该问题。张家口市三调办、市监理单位在对县级调查成果抽检中未抽选到上述图斑。河北省三调办在省级屏检工作中未发现该问题。

河北省沧州市黄骅市将35.36亩耕地错误调查为其他林地,监理单位未发现,黄骅市三调办自查未发现,沧州市三调办、河北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2月,河北省沧州市黄骅市三调作业单位河北省地矿局第四水文工程地质大队在开展外业调查时,未按规程要求以实地现状认定地类,将位于南大港管理区二分区西北大队村实地为耕地(未耕种但有明显耕作痕迹,间种树苗未达到成林标准)的图斑,错误调查为其他林地,图斑面积35.36亩。黄骅市三调办在县级自检工作中未发现该问题。沧州市三调办、市监理单位在对县级调查成果抽检中未抽选到该图斑。河北省三调办在省级核查工作中未发现该问题。

河北省石家庄市平山县将约15亩商业服务业设施用地错误调查为乔木林地,监理单位未发现,平山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石家庄市三调办、河北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8月,河北省石家庄市平山县三调作业单位河北君川汇工程勘察设计有限公司未落实调查环节全野外核查的工作要求,在调查地类(林地)与国家判读地类(林地/草地/硬化)不一致的情况下,未进行外业调查,将位于两河乡西李坡村实地部分为商业服务业设施用地(野生原度假村项目中建有宾馆、泳池、休憩广场、园区道路等经营性设施)的图斑,错误合并调查为乔木林地,图斑面积106.69亩,其中错误调查为乔木林地面积约15亩。平山县三调办在县级自检工作中未发现该问题。石家庄市三调办、市监理单位在对县级调查成果抽检中未抽选到该图斑。河北省三调办在省级屏检工作中未发现该问题。

(四)山西省

山西省运城市永济市将676.64亩大部分为林地的图斑错误调查为耕地,监理单位未发现,永济市三调办自查未发现,运城市三调办、山西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3月,山西省运城市永济市三调作业单位山西省地质测绘院工作不认真细致,将位于虞乡镇王官峪村、西源头村、黄家窑村3个坡度为5级并且具有明显颗粒状林木特征的图斑内业判读为耕地,同时在实地核查中仅凭问询进行调查,未深入山区腹地进行实质性调查,将上述3个实地大部分为林地的图斑,错误调查为耕地,图斑面积分别为393.02亩、169.46亩、114.16亩。监理单位山西省第二地质工程勘察院未发现,永济市三调办在自查中未发现,运城市三调办核查未发现,山西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

山西省大同市浑源县将约76亩耕地错误调查为建设用地,监理单位未发现,浑源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大同市三调办、山西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4月,山西省大同市浑源县三调作业单位大同市宏达测绘有限责任公司未进入图斑内部进行详细调查,将位于东坊城乡水磨町村实地大部分为耕地(蔬菜大棚)的图斑,图斑面积为144.87亩,错误将其中约76亩调查为工业用地,监理单位北京数据空间科技有限公司未发现,浑源县三调办在自查中未发现,大同市三调办核查未发现,山西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

(五)内蒙古自治区

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前旗将位于自然保护区内的1060.63亩内陆滩涂错误调查为其他草地,监理单位未发现,乌拉特前旗三调办自查未发现,巴彦淖尔市三调办、自治区三调办核查均未发现。2019年8月,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前旗三调作业单位北京四维空间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工作不认真,违反技术规程,将位于乌梁素海自然保护区实地为内陆滩涂(生长芦苇湿地,符合国家三调办关于湿地图斑的认定要求)的图斑,错误调查为其他草地,图斑面积为1060.63亩。监理单位北京帝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检查未发现,乌拉特前旗三调办自查未发现,巴彦淖尔市和自治区三调办核查均未发现。

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科尔沁左翼中旗将3957.3亩的草地错误调查为耕地,监理单位未发现,科尔沁左翼中旗三调办自查未发现,通辽市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10月,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科尔沁左翼中旗三调作业单位中国建筑材料工业地质勘查中心辽宁总队工作不认真,违反技术规程,未到现场实地核查,将位于珠日河牧场珠日河分场实地为草地的图斑,错误调查为耕地,图斑面积3957.3亩。监理单位北京苍穹数码技术有限责任公司检查未发现,科尔沁左翼中旗三调办自查未发现,通辽市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20年5月,省级三调办在自查自纠中发现图斑错误问题并提出要求整改,已在省级三调办备案将列入统一时点更新。

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翁牛特旗将约804.46亩的水田错误调查为水浇地,监理单位检查未发现,翁牛特旗三调办自查未发现,赤峰市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8月,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翁牛特旗三调作业单位翁牛特旗自然资源局工作不认真,违反技术规程,未到现场实地核查,将位于白音套海苏木呼日黑热嘎查实地为水田的6个图斑,图斑面积853.76亩,错误将其中约804.46亩调查为水浇地。监理单位航天宏图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检查未发现,翁牛特旗三调办自查未发现,赤峰市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20年6月,省级三调办在自查自纠中发现图斑错误问题并提出要求整改,已在省级三调办备案将列入统一时点更新。

(六)辽宁省

辽宁省阜蒙县将557.88亩林地错误调查为旱地,监理单位未发现,阜蒙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辽宁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辽宁省阜蒙县三调作业单位辽宁有色勘察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将位于佛寺镇佛寺村实地为林地的图斑,调查为旱地,图斑面积557.88亩。作业单位未按照《第三次全国国土调查技术规程》要求到现场开展逐图斑实地核查,造成调查错误。监理单位沈阳市勘察测绘研究院有限公司未发现该问题,县三调办自检未发现该问题,省三调办对汇总成果检查不全面,未发现该问题。

辽宁省彰武县将97.43亩其他草地错误调查为旱地,监理单位未发现,彰武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辽宁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辽宁省彰武县三调作业单位阜新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将位于大冷乡上三家子村实地为其他草地的6块相邻图斑,全部调查为旱地,图斑面积97.43亩。作业单位未按照《第三次全国国土调查技术规程》要求到现场开展逐图斑实地核查,造成调查错误,监理单位沈阳市勘察测绘研究院有限公司未发现该问题,县三调办自检未发现该问题,省三调办对汇总成果检查不全面,未发现该问题。

辽宁省新民市将16.25亩水田错误调查为旱地,监理单位未发现,新民市三调办自查未发现,辽宁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辽宁省新民市三调作业单位沈阳市勘察测绘研究院有限公司将位于新城街道邢家甸村实地为水田和旱地的图斑,整斑调查为旱地,图斑面积35.23亩,错误将其中16.25亩水田调查为旱地。作业单位未按照《第三次全国国土调查技术规程》要求到现场开展逐图斑实地核查,造成调查错误,监理单位武大吉奥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未发现该问题,新民市三调办自检未发现该问题,省三调办对汇总成果检查不全面,未发现该问题。

(七)吉林省

吉林省洮南市将420亩盐碱地错误调查为旱地,监理单位未发现,洮南市三调办自查未发现,吉林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吉林省洮南市三调作业单位北京帝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将位于蛟流河乡光荣村实地为盐碱地和旱地的图斑,整斑调查为旱地,图斑面积786.74亩,错误将其中420亩盐碱地调查为旱地。实地核查时,图斑已全部被光伏板覆盖。作业单位未按照《第三次全国国土调查技术规程》要求到现场开展逐图斑实地核查,造成调查错误,监理单位北京中海地理信息测绘有限公司未发现该问题,洮南市三调办自检未发现该问题,省三调办对汇总成果检查不全面,未发现该问题。

吉林省双辽市将99.58亩旱地错误调查为水田,监理单位未发现,双辽市三调办自查未发现,吉林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吉林省双辽市三调作业单位白城市大地测绘工程有限公司将位于东明镇公安村实地为旱地和水田的图斑,整斑调查为水田,图斑面积322.57亩,错误将其中99.58亩旱地调查为水田。作业单位未按照《第三次全国国土调查技术规程》要求到现场开展逐图斑实地核查,造成调查错误,监理单位南京国图信息产业有限公司未发现该问题,双辽市三调办自检未发现该问题,省三调办对汇总成果检查不全面,未发现该问题。

吉林省镇赉县将36.83亩内陆滩涂错误调查为旱地,监理单位未发现,镇赉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吉林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吉林省镇赉县三调作业单位上海易图数码测绘信息有限公司将位于沿江镇苇海村实地为内陆滩涂的图斑,调查为旱地,图斑面积36.83亩。作业单位未按照《第三次全国国土调查技术规程》要求到现场开展逐图斑实地核查,造成调查错误,监理单位沈阳地球物理勘察院未发现该问题,县三调办自检未发现该问题,省三调办对汇总成果检查不全面,未发现该问题。

(八)黑龙江省

黑龙江省富锦市将392.85亩其他草地、内陆滩涂错误调查为旱地,监理单位未发现,富锦市三调办自查未发现,黑龙江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黑龙江省富锦市三调作业单位江西省中核测绘院将位于和悦陆村乌鸡架通岛实地为旱地、其他草地、内陆滩涂的图斑,整斑调查为旱地,图斑面积1847.04亩,错误将其中392.85亩其他草地、内陆滩涂调查为旱地。作业单位未按照《第三次全国国土调查技术规程》要求到现场开展逐图斑实地核查,造成调查错误,监理单位北京中色测绘院有限公司未发现该问题,富锦市三调办自检未发现该问题,省三调办对汇总成果检查不全面,未发现该问题。

黑龙江省农垦宝泉岭管理局将100.39亩其他草地错误调查为旱地,宝泉岭管理局三调办自查未发现,黑龙江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黑龙江省农垦宝泉岭管理局三调作业单位哈尔滨大地勘察测绘有限公司将位于二九○农场实地为旱地、其他草地的图斑,整斑调查为旱地,图斑面积1404.26亩,错误将其中100.39亩其他草地调查为旱地。作业单位未按照《第三次全国国土调查技术规程》要求到现场开展逐图斑实地核查,造成调查错误,宝泉岭管理局三调办自检未发现该问题,省三调办对汇总成果检查不全面,未发现该问题。

黑龙江省北安市将40.99亩其他草地错误调查为旱地,监理单位未发现,北安市三调办自查未发现,黑龙江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黑龙江省北安市三调作业单位航天宏图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将位于北安市65334部队农副业基地实地为旱地、其他草地的图斑,整斑调查为旱地,图斑面积106.73亩,错误将其中40.99亩其他草地调查为旱地。作业单位未按照《第三次全国国土调查技术规程》要求到现场开展逐图斑实地核查,造成调查错误,监理单位南京国图信息产业有限公司未发现该问题,北安市三调办自检未发现该问题,省三调办对汇总成果检查不全面,未发现该问题。

(九)上海市

上海市金山区将175.96亩水田错误调查为水浇地,金山区三调办自查未发现。2019年1月,金山区三调作业单位中勘冶金勘察设计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在开展外业调查时,标准把握不准,仅根据现场所见塑料大棚内种植蔬菜,未对二调数据库中为水田的该地块水生、旱生作物轮种情况进行调查,错误将位于朱泾镇新泾村灌溉设施完善、水旱轮作(茭白育苗和蔬菜种植)的图斑,认定为水浇地并标注种植非粮食作物,面积175.96亩。对此问题,金山区三调办自查未发现。上海市三调办在自查自纠中发现该图斑调查存疑,于2020年6月19日下发金山区调查核实。截至督察时尚未整改。

(十)浙江省

浙江省杭州市淳安县将131.93亩其他园地错误调查为水田,监理单位未发现,淳安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杭州市三调办、浙江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4月,淳安县三调作业单位浙江海源地理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没有严格落实调查工作要求,未到现场调查,将位于浪川乡马石村实地种植桑树(其他园地)的图斑,根据影像和“二调”成果直接调查为水田,面积131.93亩。对此问题,监理单位浙江省第一测绘院未发现,淳安县三调办在自查中未发现,杭州市、浙江省三调办核查均未发现。截至督察时尚未整改。

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区将24.66亩内陆滩涂错误调查为旱地,柯城区三调办自查未发现,衢州市三调办、浙江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3月,柯城区三调作业单位浙江省第二测绘院在内业调绘时,未根据实际情况分割图斑,仅根据部分种植油菜(3亩)的举证照片,将位于黄家街道坑西村实地主要为内陆滩涂的图斑,全部调查为旱地,面积27.66亩,其中错调面积24.66亩。对此问题,至督察时柯城区三调办在自查中未发现,衢州市、浙江省三调办核查均未发现。督察发现问题后,浙江省将该问题纳入统一时点更新。

浙江省宁波市余姚市将17.07亩设施农业用地错误调查为水田,监理单位未发现,宁波市三调办、余姚市三调办发现后未督促整改到位即上报,浙江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2月,余姚市三调作业单位浙江臻善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进行三调外业现场核查时,作业人员没有严格按照设施农业用地地类认定要求调查,将位于黄家埠镇横塘村实际用途为榨菜腌制场地(设施农业用地)的图斑,错误调查为水田,标注属性未耕种,面积17.07亩。对此问题,监理单位余姚市规划测绘设计院未发现,2019年4月30日,宁波市三调办检查发现调查有错误并进行了反馈,余姚市三调办要求作业单位进行修改,但未督促整改到位就将成果经宁波市三调办汇总报省三调办,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20年6月30日已纳入省级自查自纠报告。

(十一)福建省

福建省福州市长乐区未按要求将高尔夫球场整体调查为商业服务业设施用地,监理单位未发现,长乐区三调办自查未发现,福州市三调办、福建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4月,长乐区三调作业单位辽宁宏图创展测绘勘察有限公司对标准理解把握不准,未按照要求整体调查,将位于文武砂镇正在运营的海峡高尔夫球场,直接按照国家下发的47个图斑进行调查,面积1613亩,其中9个图斑调查为农村宅基地等建设用地、面积318亩,22个图斑调查为乔木林地等农用地和其他草地等未利用地、面积752亩,16个图斑调查为商业服务业设施用地、面积543亩。监理单位福建省地质测绘院未发现,长乐区三调办自查未发现,福州市、福建省三调办核查均未发现。截至督察时尚未整改。

福建省泉州市南安市将78.21亩其他园地错误调查为水田,监理单位未发现,南安市三调办自查未发现,泉州市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3月,南安市三调作业单位厦门集恩图造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外业调查时,将位于金淘镇深垵村实地种植黄栀(其他园地)的图斑调查为水田,面积78.21亩。对此问题,监理单位福建省测绘院未发现,南安市三调办自查未发现,泉州市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20年5月底,福建省三调办在核查时对该图斑提出疑问,要求南安市三调办实地核实。南安市三调办复核发现实地为种植黄栀的园地后,没有严格督促作业单位对该图斑错误进行纠正就将成果上报。截至督察时尚未整改。

福建省宁德市福鼎市作业单位将13.27亩水田错误调查为旱地,监理单位未发现,福鼎市三调办自查未发现,宁德市三调办、福建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1月,福鼎市三调作业单位宁德山水测绘有限公司在整理外业成果时,将地类代码0101错误录入为0103,导致将实地调查时种植水稻,举证照片显示为水稻,外业记录为水田,位于店下镇岚亭村的图斑,错误调查为旱地,面积13.27亩。对此问题,监理单位福建省地质遥感与地理信息服务中心未发现,福鼎市三调办自查未发现,宁德市、福建省三调办核查均未发现。截至督察时尚未整改。

(十二)江苏省

江苏省太仓市将79.6亩建设用地错误调查为耕地,监理单位未发现,太仓市三调办自查未发现,苏州市三调办、江苏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6月,江苏省太仓市三调作业单位南京苏海测绘有限公司工作不认真,举证拍照不完整,将位于太仓市浮桥村实地为耕地和建设用地(城镇住宅)的图斑,面积222.8亩,其中包括耕地143.2亩、建设用地79.6亩,全部调查为耕地(水田)。监理单位江苏兰德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在监理中未发现,太仓市三调办在自查中未发现,苏州市三调办、江苏省三调办在核查中也未发现。督察后,太仓市三调办及作业单位在统一时点更新中进行了纠正,成果已报江苏省三调办。

江苏省东台市将51.47亩水工建筑用地错误调查为设施农用地,监理单位未发现,东台市三调办自查未发现,盐城市三调办、江苏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江苏省东台市三调作业单位江苏省地质测绘院违反技术规程,将位于东台市何垛管理区实地为河堤(明显高于地面,地类属水工建筑用地)的2个图斑,面积51.47亩,调查为设施农用地。监理单位南京国图信息产业有限公司在监理中未发现,东台市三调办在自查中未发现,盐城市三调办、江苏省三调办在核查中也未发现。督察后,东台市三调办及作业单位在统一时点更新中进行了纠正,成果已报江苏省三调办。

(十三)安徽省

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将48亩林地和7亩果园错误调查为农村宅基地,安徽省三调办指出图斑错误问题,作业单位未按要求整改,各级三调办和监理单位未督促整改到位。2019年5月,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三调作业单位宿州市自然资源勘测规划设计院现场调查不认真,没有全面调查地块现状,仅拍摄了局部举证照片,将汴河街道北十里村实地为农村宅基地、林地、果园的图斑,面积122.43亩,其中包括农村宅基地67.43亩、林地48亩、果园7亩,全部调查为农村宅基地。安徽省三调办两次指出图斑调查存在举证不全、内部需细化问题,但作业单位没有按要求整改,安徽省三调办、宿州市三调办、埇桥区三调办以及监理单位南京捷鹰数码测绘有限公司也没有督促整改到位,对成果未严格把关即上报全国三调办。截至实地督察时,地方已将该问题纳入自查自纠,但尚未整改纠正。

安徽省无为市将192.24亩水田错误调查为旱地,监理单位未发现,无为市三调办自查未发现,芜湖市三调办、安徽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4月,安徽省无为市三调作业单位南京国图信息产业有限公司外业调查不细致,没有深入了解土地轮作情况,仅根据调查时种植旱作物的现状,将位于福渡社区实为水旱轮作的水田图斑,面积192.24亩,调查为旱地。监理单位武大吉奥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监理中未发现,无为市三调办在自查中未发现,芜湖市三调办、安徽省三调办在核查中也未发现。

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将47.35亩工业用地错误调查为旱地,监理单位未发现,埇桥区三调办自查未发现,宿州市三调办、安徽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5月,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三调作业单位中勘天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未到现场实地核查,仅依据下发的影像将位于汴河街道杨圩村实地为工业用地的图斑(2019年2月供地,2019年4月已动工建设,位于埇桥区绿色家具产业园),面积47.35亩,调查为旱地,标注“未耕种”属性。监理单位南京捷鹰数码测绘有限公司在监理中未发现,埇桥区三调办在自查中未发现,宿州市三调办、安徽省三调办在核查中也未发现。

(十四)江西省

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区将268.6亩林地、113.6亩河道滩涂、32.6亩赣江江堤错误调查为旱地,新建区三调办自查未发现,南昌市三调办发现该问题但未督促整改到位。2019年3月,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区三调作业单位南昌市国土资源勘测规划院有限公司外业调查不认真,没有按照技术规程细化调查,内业上图时没有认真核对,将厚田乡新洲村实地为林地、河道滩涂、赣江江堤的图斑,面积414.8亩,其中包括林地268.6亩、河道滩涂113.6亩、赣江江堤32.6亩,全部调查为旱地。新建区三调办在自查中未发现,南昌市三调办在复核中发现但未及时跟踪督促整改;江西省三调办在2020年5月核查中发现该问题,并督促新建区纳入自查自纠。截至实地督察时,该问题尚未整改纠正。

江西省宜春市上高县将37.9亩林地错误调查为农村宅基地,监理单位未发现,上高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宜春市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5月,江西省宜春市上高县三调作业单位江西世恒信息产业有限公司未实地举证,没有按照技术规程细化调查,将位于芦洲乡新桥村实地为农村宅基地、推土区(原地类为乔木林地)的图斑,面积55.5亩,其中包括农村宅基地17.6亩、林地37.9亩,全部调查为农村宅基地。监理单位江西省地球物理勘察技术院未发现,上高县三调办在自查中未发现,宜春市三调办在复核中未发现;江西省三调办在2020年5月核查中发现该问题,并督促上高县纳入自查自纠。截至实地督察时,该问题尚未整改纠正。

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区将257.1亩水田错误调查为旱地,新建区三调办自查未发现,南昌市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3月,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区三调作业单位南昌市国土资源勘测规划院有限公司未实地举证,将位于大塘坪乡新培村实地为水田的3个图斑,面积257.1亩,全部调查为旱地。新建区三调办在自查中未发现,南昌市三调办在复核中未发现;江西省三调办在2020年5月核查中发现该问题,并督促新建区纳入自查自纠。截至实地督察时,该问题尚未整改纠正。

(十五)山东省

山东省潍坊市安丘市将118.3亩乔木林地错误调查为旱地,监理单位未发现,安丘市三调办自查未发现,潍坊市三调办、山东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3月,山东省安丘市三调作业单位北京中天博地科技有限公司未到现场实地核查,根据影像进行直接判读,将位于安丘市柘山镇任家旺村实地为乔木林地的图斑,调查为旱地,图斑面积为118.3亩。监理单位山东中基地理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未发现,安丘市三调办自查未发现,潍坊市三调办、山东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

山东省日照市莒县将33.86亩采矿用地错误调查为水浇地,监理单位未发现,莒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日照市三调办、山东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5月,山东省日照市莒县三调作业单位山东省地质测绘院将位于莒县长岭镇卞家课庄村,现状为采矿用地的图斑,面积33.86亩,调查为裸土地。该地块曾于2010年进行开发整理,并在2013年变更为水浇地。作业单位错误地根据《山东省第三次国土调查技术问答(第六批)》技术问题第8条“历年耕地调查为未利用地时,只能调查为耕地未耕种” 的规定,在上交的初始调查成果中将该地块由裸土地修改为水浇地,标注未耕种属性。监理单位山东省经纬工程测绘勘察院抽查通过,莒县三调办、日照市三调办检查通过,山东省三调办抽查通过。

山东省济南市莱芜区将80.7亩其他园地错误调查为旱地,监理单位核实把关不严,莱芜区三调办自查未发现,济南市三调办、山东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3月,山东省济南市莱芜区作业单位杭州今奥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外业现场核查中,工作不认真,技术规程执行不严格,将位于山东省济南市莱芜区大王庄镇张家庄村面积458.89亩的图斑,全部调查为旱地,该图斑内有80.7亩实际种植板栗、核桃,应调查为其他园地。监理单位山东鲁迪测绘有限公司内业比对发现该地块影像与周边地块相比不清晰,要求作业单位核实,但仅听取作业单位有关地块现状情况的口头说明后即通过审核,工作把关不严;莱芜区三调办自查未发现,济南市三调办、山东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

山东省临沂市沂水县将16.89亩其他林地错误调查为旱地,监理单位未发现,沂水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临沂市三调办、山东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3月,山东省临沂市沂水县三调作业单位爬山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不认真、地类认定把握不准确,将富官庄镇徕庄村面积104.11亩的图斑,调查为旱地。该图斑内有16.89亩实地长有树木、荒草及低矮灌木丛等,应调查为其他林地。监理单位山东省经纬工程测绘勘察院未发现,沂水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临沂市三调办、山东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

(十六)河南省

河南省南阳市淅川县将39.07亩设施农用地错误调查为物流仓储用地。河南省三调办提出问题退回地方举证,作业单位为通过核查将地类更改为物流仓储用地,监理单位未指出问题,地方各级三调办在核查中未认定为问题。2019年9月,南阳市淅川县三调作业单位长江空间信息技术工程有限公司(武汉),工作不严格,将位于南阳市淅川县厚坡镇七里村实地为设施农用地的图斑,图斑面积39.07亩,调查为物流仓储用地。2019年3月、4月,由于非洲猪瘟疫情,作业单位人员先后三次实地调查,但一直未能进入内部拍照取证,即调查为设施农用地。2019年3月、8月,河南省三调办以未提供内部照片为由,退回地方举证。作业单位为通过核查,2019年9月将其地类更改为物流仓储用地。监理单位河南八度土地规划设计有限公司把关不严,未指出该问题,淅川县三调办在自查中未认定为问题,南阳市三调办核查未认定为问题,河南省三调办在核查中也未认定为问题,并核查通过。

河南省洛阳市洛宁县将140.29亩园地、林地错误调查为旱地,监理单位未发现,洛宁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洛阳市三调办、河南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8年12月,河南省洛阳市洛宁县三调作业单位北京中农信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未到现场进行实地调查,仅根据国家下发的遥感影像进行内业判读,将位于洛宁县底张乡候峪村面积151.08亩的图斑,调查为旱地。该图斑中有140.29亩实际种植果树,部分长有灌木,应调查为果园和灌木林地。监理单位江西中核测绘院未发现,洛宁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洛阳市三调办、河南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

河南省三门峡市卢氏县将109.26亩林地错误调查为旱地,监理单位未发现,卢氏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三门峡市三调办核查未发现,河南省三调办未监督整改到位。2019年7月,河南省三门峡市卢氏县三调作业单位河南建正勘测规划设计有限公司未到现场实地核查,将位于卢氏县横涧乡淤泥河村面积285.44亩的图斑,调查为旱地。该图斑内有109.26亩在“二调”及历年变更调查时均为林地,实地生长树木,应调查为林地。监理单位河南北斗空间科技有限公司未发现,卢氏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三门峡市三调办核查未发现,河南省三调办发现图斑错误问题并提出要求整改,但未监督整改到位。

河南省安阳市林州市将36.36亩内陆滩涂错误调查为其他林地,监理单位未发现,林州市三调办自查未发现,安阳市三调办、河南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3月,河南省安阳市林州市三调作业单位河南省煤田地质局物探测量队对内陆滩涂的认定标准把握不准确,将位于横水镇西赵村洹河河道内面积41.01亩的图斑,调查为其他林地,该图斑中有36.36亩实地为内陆滩涂。监理单位河南基力勘测有限公司未发现,林州市三调办自查未发现,安阳市三调办、河南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

(十七)广东省

广东省珠海市斗门区将55.20亩森林沼泽错误调查为水工建筑用地,监理单位未发现,斗门区三调办自查未发现,珠海市三调办核查未发现,广东省三调办核查时将其错误认定为乔木林地,作业单位按乔木林地错误上报。2019年4月,珠海市斗门区三调作业单位正元地理信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开展外业调查时,将位于珠海市斗门区莲洲镇三角村面积55.20亩的图斑,实地位于河堤外侧,大量积水,长有水松,错误调查为水工建筑用地。按照三调规程,该图斑应调查为湿地(森林沼泽)。2019年5月,广东省三调办审核时将图斑错审为乔木林地,并退回地方修改。正元地理信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依据省级审核意见,上报为乔木林地,导致调查错误。监理单位黄河水文勘察测绘局未发现,斗门区三调办自查未发现,珠海市三调办核查未发现。督察指出问题后,广东省已将该图斑纳入统一时点更新。

广东省阳江市阳春市将105.76亩水田错误调查为旱地,监理单位未发现,阳春市三调办自查未发现,阳江市三调办、广东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3月,阳春市三调作业单位广东省地质测绘院开展外业调查时,将位于阳春市岗美镇潭勒村面积229.22亩的图斑,整体调查为旱地,实地包括水田105.76亩、旱地123.46亩。按照三调规程应分割图斑分别调查,但作业单位未分割图斑。监理单位广东绘宇智能勘测科技有限公司未发现,阳春市三调办自查未发现,阳江市三调办、广东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督察指出问题后,广东省已将该图斑纳入统一时点更新。

广东省阳江市阳春市将47亩林地错误调查为旱地,监理单位未发现,阳春市三调办自查未发现,阳江市三调办、广东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5月,阳春市三调作业单位广东置信勘测规划信息工程有限公司开展外业调查时,将位于阳春市永宁镇沙田村面积104.96亩的图斑,实地包括旱地57.96亩、林地47亩,整体调查为旱地。按照三调规程应分割图斑分别调查,但作业单位未分割图斑。监理单位广东绘宇智能勘测科技有限公司未发现,阳春市三调办自查未发现,阳江市三调办、广东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督察指出问题后,广东省已将该图斑纳入统一时点更新。

广东省韶关市南雄市将236.51亩耕地图斑错误标注种植属性,监理单位未发现,南雄市三调办自查未发现,韶关市三调办、广东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4月,南雄市三调作业单位广东联合金地不动产评估勘测设计有限公司和核工业二九零研究所开展外业调查时,将位于南雄市乌迳镇黄塘村面积236.51亩的图斑,实地粮食作物已收割,但可明显看出耕种痕迹,错误标注 “未耕种”属性。按照三调规程,应标注“种植粮食作物”。监理单位广东邦鑫数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未发现,南雄市三调办自查未发现,韶关市三调办、广东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督察指出问题后,广东省已将该图斑纳入统一时点更新。

广东省肇庆市鼎湖区将42.66亩湿地错误调查为水工建筑用地,监理单位未发现,鼎湖区三调办自查未发现,肇庆市三调办、广东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2月,广东绘宇智能勘测科技有限公司开展外业调查时,将位于鼎湖区永安镇长涌村面积588.37亩的图斑,实地包括水工建筑用地545.71亩、湿地(内陆滩涂)42.66亩,整体调查为水工建筑用地。按照三调规程应分割图斑分别调查,但作业单位未分割图斑。监理单位广州欧科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未发现,鼎湖区三调办自查未发现,肇庆市三调办、广东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督察指出问题后,广东省已将该图斑纳入统一时点更新。

广东省韶关市南雄市将38.58亩明显位于城镇村范围外的其他草地图斑错误标注203(村庄)属性,监理单位未发现,南雄市三调办自查未发现,韶关市三调办、广东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3月,南雄市三调作业单位广东联合金地不动产评估勘测设计有限公司和核工业二九零研究所开展调查时,将位于南雄市珠玑镇聪辈村面积38.58亩的图斑,实地明显位于城镇村范围以外,错误标注了203(村庄)属性。监理单位广东邦鑫数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未发现,南雄市三调办自查未发现,韶关市三调办、广东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督察指出问题后,广东省已将该图斑纳入统一时点更新。

(十八)广西壮族自治区

广西壮族自治区崇左市江州区将44.25亩水田错误调查为旱地,江州区三调办自查未发现,崇左市三调办核查未发现,自治区三调办核查认定错误。2019年8月,江州区作业单位广西盛鑫自然资源规划设计有限公司(原崇左市地质勘察测绘院)开展外业调查时,将位于崇左市江州区新和镇卜花村面积44.25亩的图斑,在已验收的“旱改水”项目范围内,土地平整,有灌溉设施,部分已经灌水耙田,调查为水田。2019年8月,自治区三调办审核时,认为举证照片不能体现为水田,退回作业单位修改。作业单位没有做进一步举证或申诉,而是直接将水田改为旱地,自治区三调办审核通过,导致调查错误。江州区三调办自查未发现,崇左市三调办核查未发现。督察指出问题后,江州区三调办已向自治区三调办申请将该图斑纳入统一时点更新。

广西壮族自治区贺州市八步区将20.26亩其他草地错误调查为旱地,八步区三调办自查未发现,贺州市三调办、自治区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3月,八步区作业单位广西合纵测绘工程有限公司未到现场实地核查,仅依据影像内业判读,将位于八步区桂岭镇文德村面积20.26亩的图斑,实地为其他草地,错误调查为旱地。2019年6月,自治区三调办核查时要求对该图斑进行举证,但作业单位仍未到现场实地核查,导致地类调查错误。八步区三调办自查未发现,自治区三调办、贺州市三调办核查未发现。督察指出问题后,广西壮族自治区已将该图斑纳入统一时点更新。

广西壮族自治区贺州市八步区将116.62亩水田和园地错误调查为旱地,八步区三调办自查未发现,贺州市三调办、自治区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7月,八步区作业单位广西壮族自治区自然资源调查监测院开展外业调查时,将位于八步区莲塘镇新莲村面积116.62亩的图斑,实地包括水田109.62亩、园地7亩,整体调查为旱地。按照三调规程应分割图斑分别调查,但作业单位未分割图斑。八步区三调办自查未发现,贺州市三调办、自治区三调办核查未发现。督察指出问题后,广西壮族自治区已将该图斑纳入统一时点更新。

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合浦县将47.43亩耕地图斑错误标注种植属性,合浦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北海市三调办、自治区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3月,合浦县作业单位广西壮族自治区国土测绘院开展外业调查时,将位于北海市合浦县石湾镇石湾村面积47.43亩的图斑,实地种植红薯,错误标注“种植非粮食作物”属性。按照三调规程应标注为“种植粮食作物”属性。合浦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自治区三调办、北海市三调办核查未发现。督察指出问题后,广西壮族自治区已将该图斑纳入统一时点更新。

(十九)海南省

海南省澄迈县将26.56亩设施农用地错误调查为工业用地,监理单位未发现,澄迈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海南省三调办核查意见错误。2019年4月,澄迈县三调作业单位四川永鸿测绘有限公司开展外业调查时,将位于澄迈县福山镇官族村面积26.56亩的图斑,实地为养鸡场,调查为设施农用地。由于作业队没有进入养鸡场内部拍摄能够证明设施农用地特征的照片,2019年5月,海南省三调办核查时依据举证照片提出该图斑应调查为工业用地。2019年6月,作业单位未对图斑进行补充举证,依据省三调办意见将图斑错误更改为工业用地。监理单位广州博瑞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未发现,澄迈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督察指出问题后,海南省已将该图斑纳入统一时点更新。

海南省临高县将185.2亩水田错误调查为旱地,监理单位未发现,临高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海南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4月,临高县三调作业单位四川省煤田测绘工程院开展外业调查时,未经现场问询,仅依据现场种植情况,将位于临高县南宝镇松明村面积185.2亩的图斑,属于水稻、瓜菜轮种的水田,错误调查为旱地。临高县三调监理单位广州博瑞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未发现,临高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海南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督察指出问题后,海南省已将该图斑纳入统一时点更新。

海南省昌江黎族自治县将38.07亩林地错误调查为旱地,昌江黎族自治县自查未发现,海南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2月,昌江黎族自治县三调作业单位重庆旭光测绘地理信息有限公司未到现场实地核查,将位于昌江黎族自治县石碌镇海南钢铁公司面积38.07亩的图斑,实地为林地,错误调查为旱地。昌江黎族自治县自查未发现,海南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督察指出问题后,海南省已将该图斑纳入统一时点更新。

海南省澄迈县将16.8亩公路用地错误调查为水田,监理单位未发现,澄迈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海南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4月,澄迈县三调作业单位四川永鸿测绘有限公司开展外业调查时,将位于澄迈县老城镇白莲社区面积19.5亩的图斑,实地为16.8亩公路用地、2.7亩水田,整体调查为水田。按照三调规程应分割图斑分别调查,但作业单位未分割图斑。监理单位广州博瑞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未发现,澄迈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海南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督察指出问题后,海南省已将该图斑纳入统一时点更新。

海南省临高县将103.3亩耕地图斑错误标注种植属性,监理单位未发现,临高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海南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4月,临高县三调作业单位中佳勘察设计有限公司开展调查时,将位于海南省临高县皇桐镇居仁村面积103.3亩的图斑,实地种植香蕉的耕地,错误标注“未耕种”属性。按照三调规程,该图斑应标注“种植非粮食作物”属性。监理单位广州博瑞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未发现,临高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海南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督察指出问题后,海南省已将该图斑纳入统一时点更新。

(二十)湖北省

湖北省武汉市蔡甸区将1240.05亩耕地错误调查为林地,蔡甸区三调办自查部分未发现、部分发现了但未整改,武汉市三调办核查未发现,湖北省三调办核查部分未发现、部分发现了但未督促整改到位。2019年4月,湖北省武汉市蔡甸区三调作业单位武汉光谷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不认真、不负责任,违反三调技术规程开展内外业调查工作,调查严重不实,将位于蔡甸区蔡甸街、大集街、玉贤街、索河街等4个街道13个村的16个图斑,国家内业预判地类为耕地、林地、坑塘等,实地为耕地、林地、坑塘,全部调查为林地,图斑总面积2720.63亩,调查错误面积1262.40亩,其中耕地面积1240.05亩。监理单位广东绘宇智能勘测科技有限公司未对成果质量进行严格把关,监理工作疏漏,未有效履行监理职责。蔡甸区三调办对三调作业单位和监理单位管理不严,监督不力,对成果审核把关不严,直到初始调查复核阶段才自查发现其中8个图斑调查错误问题,但未在初始库中及时进行整改。武汉市三调办未发现调查不实问题。湖北省三调办发现其中1个图斑调查不实问题,但未监督整改到位,未发现其余图斑调查不实问题。

(二十一)湖南省

湖南省长沙市长沙县将148.95亩水工建筑用地错误调查为水库水面,监理单位未发现,长沙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长沙市三调办复核未发现,湖南省三调办发现但未督促整改到位。2019年5月,湖南省长沙市长沙县三调作业单位湖南省第一测绘院对政策理解错误、工作不认真,将位于长沙县金井镇观佳村实地为水工建筑用地地类图斑(在建水库大坝),错误调查为水库水面地类,图斑面积为148.95亩;上图入库时,作业人员工作不仔细、未进行认真审核,将错调的水库水面地类图斑(实为长沙县白石洞水库大坝,应调为水工建筑用地)与相邻的水库水面地类图斑(长沙县白石洞水库淹没区)综合为一个水库水面图斑上图入库。监理单位长沙市规划勘测设计研究院工作失职,在监理中未发现;长沙县三调办和长沙市三调办履职不到位,自查和核查均未发现;湖南省三调办虽然发现了该图斑调查不当,但未精准指导纠偏并监督整改到位。

(二十二)重庆市

重庆市渝北区将549.89亩机场用地错误调查为其他草地、旱地、工业用地、城镇村道路用地。作业单位在全国三调办提出举证意见后,未进入图斑实地调查。渝北区三调办自查未发现,重庆市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5月,自然资源部重庆测绘院依据渝北区城市规划数据和遥感影像,将位于渝北区龙兴镇龙羽社区实地为机场用地的16个图斑,总面积549.89亩,整体调查为工业用地;2019年8月,全国三调办针对16个图斑提出需要补充举证的核查意见后,重庆测绘院在未进入图斑内部实地调查的情况下,在图斑外围拍照举证,通过内业将16个图斑分割调查为其他草地、旱地、工业用地、城镇村道路等地类。渝北区三调办在自查中未发现该问题,重庆市三调办核查也未发现该问题。

重庆市合川区将2015.26亩林地、草地错误调查为旱地,合川区三调办自查未发现,重庆市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12月,重庆市合川区三调作业单位安徽耘联大数据有限公司调查工作不实,将位于双槐镇双门村等地的107个图斑(总面积3600.56亩)中的2015.26亩实地为林地、草地的地块调查为旱地。合川区三调办自查未发现上述问题,重庆市三调办核查也未发现上述问题。

(二十三)四川省

四川省资阳市安岳县将195.6亩柠檬种植园地错误调查为水田,监理单位未发现,四川省三调办、资阳市三调办、安岳县三调办核查发现问题,但未督促纠正。资阳市安岳县3个图斑位于东胜乡清凉村,面积195.6亩,现状为单株高度为2米左右的成片柠檬果园,覆盖度已超过50%。四川同济京奥城市规划设计研究有限公司未按照三调规程对图斑开展实地调查,直接通过内业错调为水田。监理单位四川省煤田测绘工程院未检查复核出图斑调查错误,省、市、县三调办均审查出图斑漏绘等问题,但未督促京奥公司开展实地调查及纠正错误,存在审核把关不严问题。

四川省内江市东兴区将35.71亩建设用地错调为耕地和其他草地,东兴区三调办自查未发现,监理单位及内江市三调办、四川省三调办核查发现问题,但未督促纠正。内江市东兴区4个图斑位于高峰街道,面积合计35.71亩,现状为二手车交易市场。西安大地测绘股份有限公司未严格按照三调规程对图斑开展实地核查,直接通过内业将35.71亩现状建设用地错调为耕地和其他草地。区三调办自查未发现问题,省、市三调办及监理单位成都图语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均审核出图斑漏绘等问题,但未督促大地公司开展实地调查及纠正错误,存在审核把关不严问题。

(二十四)云南省

云南省丽江市玉龙县三调作业单位未落实省级核查补充举证的整改意见,直接将963.26亩园地改为与国家预判地类一致的耕地,监理单位及丽江市三调办、玉龙县三调办未对整改进行跟踪审查,云南省三调办复核未发现。玉龙县拉市镇拉市海周边88个图斑,面积963.26亩,实地为园地。作业单位云南新坐标科技有限公司最初调查为果园和其他园地。省级核查指出其中87个图斑需要提供资料或补充举证。作业单位整改时,直接将87个图斑的地类修改为与国家预判地类一致的水浇地和旱地,同时还将周边1个已调查为园地的图斑一并修改为水浇地。市、县三调办和监理单位云南省测绘地理信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未对省级核查意见的整改落实进行跟踪和审查,未发现地类修改情况。云南省三调办两次复核玉龙县成果时,内业自动检查按“一致图斑”复核通过,未对上述图斑是否补充举证进行核实,未发现地类修改情况。

红河州开远市三调作业单位在归并图斑时操作不认真,将3629.64亩采矿用地赋予耕地属性,监理单位未履行监督审查职责,红河州三调办、开远市三调办未做质量审查,云南省三调办初始调查审核时未发现。红河州开远市作业单位云南省遥感中心按国家核查意见修改图斑时,将3个图斑按地类归并为1个图斑,应属采矿用地,面积3629.64亩。作业人员在内业操作时,将其中1个图斑的旱地属性赋予归并后的图斑,导致新生成的图斑地类错误。红河州及开远市三调办未做质量审查,监理单位广东中冶地理信息股份有限公司未履行监督审查职责。作业单位仅通过电话联系获得上述3家单位同意后上报。省级核查单位云南省地矿测绘院在检查时未发现该问题。2020年2月,国家下发《返地方复核错误列表》指出该图斑存在“新增耕地标注WG属性”错误。4月,省级核查发现该图斑存在地类修改处理错误,并反馈作业单位。作业单位将该图斑列入统一时点更新自主提取图斑。5月30日,向全国三调办上报初始调查整改完善成果时,未同时上报来不及整改的疑问图斑。7月6日,省三调办将该图斑纳入来不及整改的疑问图斑向全国三调办上报。

(二十五)陕西省

陕西省商洛市镇安县将镇安抽水蓄能电站项目中2788.11亩林地、耕地、农村道路错误调查为工业用地,作业单位对国家、省、市、县四级核查自查指出的问题均未认真举证和整改,陕西省三调办、商洛市三调办、镇安县三调办未督促整改到位。镇安县月河镇菩萨殿村3个图斑,面积4516.59亩,实地现状为工业用地(镇安抽水蓄能电站)1728.48亩,林地2728.08亩,耕地39.61亩,农村道路20.42亩。2019年3月,陕西省商洛市镇安县三调作业单位陕西中飞天地理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外业调查人员在对3个图斑开展外业调查时,只对镇安抽水蓄能电站项目工棚等设施拍照后,即电话告知内业调查人员现场已全面开工。内业调查人员在未看到举证照片的情况下,根据推测在91卫图上进行大体勾画,将3个图斑全部调查为工业用地。2019年5月、6月、8月,商洛市、镇安县、陕西省三调办先后三次对镇安抽水蓄能电站项目调查结果提出“图斑边界采集不合理”“抽水蓄能电站上的临时用地调查存在问题”“图斑边界采集不合理,城镇村属性错,核实边界”等意见后,陕西中飞天地理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未到实地核实举证,未对图斑调查错误进行整改,省、市、县三调办均未督促整改到位。2019年11月,国家级核查指出“影像不能准确判读地类,应补充举证”的问题,陕西中飞天地理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仍未派员到实地举证,仅根据县自然资源局提供的用地审批文件和批准面积,在91卫图上进行勾画,缩小图斑面积约210亩。2020年6月,国家下发统一时点更新遥感影像后,陕西中飞天地理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派员对图斑内部分现场进行了实地举证,但对图斑调查错误仍未整改。督察指出该问题后,镇安县已将调查错误的3个图斑纳入国家统一时点更新予以修改。

陕西省渭南市临渭区将728.7亩水田错误调查为坑塘水面和旱地,在省、市级核查指出部分问题后,仍未认真核实整改,临渭区三调办自查未发现,陕西省三调办、渭南市三调办未督促整改到位。2019年5月,陕西省渭南市临渭区三调作业单位北京四维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外业调查人员对位于双王街道张刘村、尤西村4个图斑(面积728.7亩),进行调查举证时,发现实地种植莲菜,在作业底图上标注为“莲菜地”,并告知内业人员。但内业人员认为“种植密度不够、实地莲藕主要用途是休闲旅游观赏”,将4个图斑调查为坑塘水面589.1亩、旱地139.6亩。2019年7月,陕西省级核查指出其中两个图斑“举证结果不一致”。2019年9月,渭南市级外业核查后,指出其中一个图斑应调查为水田。北京四维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与渭南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城区科、双王国土所有关人员曾赴实地再次核实,以临渭区历史上没有水田为由,仍认定该区域种植水生莲藕等作物主要用途是观赏,坚持调查为坑塘水面和旱地。经实地走访调查,张刘村等区域种植的莲菜地,主要为陕西天泓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及附近村民承包种植,内部有田坎、灌溉抽排水等设施,种植的食用莲藕对外销售,非休闲旅游用途,按照技术规程应调查为水田。临渭区三调办在自查中未发现图斑调查错误问题,陕西省、渭南市三调办虽对部分图斑指出过问题,但未督促整改到位。此次督察指出上述问题后,临渭区已将调查错误的4个图斑纳入国家统一时点更新予以修改。

(二十六)甘肃省

甘肃省酒泉市金塔县将1312.61亩裸土地错误调查为水浇地,监理单位未发现,金塔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酒泉市三调办、甘肃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3月,甘肃省酒泉市金塔县三调作业单位甘肃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第四地质矿产勘查院,工作不认真,违反技术规程,将鼎新镇实地现状为裸土地1312.61亩,全部调查为水浇地,该图斑国家预判地类为裸土地,属重点地类变化图斑,未按技术规程的要求举证。金塔县三调办在自查中未发现地类调查错误问题,监理单位甘肃省自然资源规划研究院未发现,酒泉市三调办、甘肃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20年5月,作业单位在自查自纠中发现该图斑存在属性标注错误,未发现地类调查错误。2020年6月,督察指出该图斑存在地类调查错误后,地方拟在国家统一时点更新时予以修改。

甘肃省酒泉市金塔县将91.42亩果园错误调查为商业服务业设施用地,监理单位未发现,金塔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酒泉市三调办、甘肃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3月,甘肃省酒泉市金塔县三调作业单位甘肃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第四地质矿产勘查院,工作不认真,违反技术规程,将位于金塔镇红光村实地现状为91.42亩果园(采摘园)、2.00亩商业服务业设施用地的图斑,全部调查为商业服务业设施用地。作业单位未按技术规程的要求提供举证照片。金塔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监理单位甘肃省自然资源规划研究院未发现,酒泉市三调办、甘肃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20年6月,督察指出该问题后,地方拟在国家统一时点更新时予以修改。

甘肃省敦煌市将122.60亩其他草地错误调查为水浇地,监理单位未发现,敦煌市三调办自查未发现,酒泉市三调办、甘肃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4月,甘肃省敦煌市三调作业单位甘肃有色工程勘察设计研究院,工作不认真,违反技术规程,将位于敦煌市黄渠镇实地现状为122.60亩其他草地、61.80亩水浇地的图斑,全部调查为水浇地。该图斑二调地类为灌木林地,属重点地类变化图斑,作业单位未按技术规程的要求举证。敦煌市三调办自查未发现,监理单位甘肃省自然资源规划研究院未发现,酒泉市三调办、甘肃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20年6月,督察指出该问题后,地方拟在国家统一时点更新时予以修改。

(二十七)青海省

青海省海北州刚察县将约1.78万亩沼泽草地(其中1.41万亩被纳入湿地保护区)错误调查为天然牧草地,监理单位未发现,刚察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海北州三调办、青海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8年12月,青海省海北州刚察县三调作业单位青海省核工业地质局,在没有严格依照三调技术规程要求逐图斑核实、充分举证的情况下,未对图斑进行分割调查,将约1.78万亩沼泽草地错误调查为天然牧草地,涉及哈尔盖镇果洛藏秀麻村等6个图斑,图斑总面积25.81万亩。刚察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监理单位北京中天博地科技有限公司未发现,海北州三调办、青海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6月,青海省林业和草原局下发《关于青海祁连山生态保护与建设综合治理工程2019年度刚察县湿地保护与建设项目作业设计的批复》,批准刚察县自然资源局(刚察县林业和草原局)实施湿地保护项目建设,将上述1.78万亩沼泽草地中的1.41万亩纳入湿地保护区范围,并在现场树立标识牌。

青海省海东市互助县将约218亩林地错误调查为耕地,监理单位未发现,互助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海东市三调办、青海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3月,青海省海东市互助县三调作业单位安徽同绘家园土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工作不认真,在实地拍照举证且举证照片显示有林地的情况下,未对图斑进行分割调查,将约218亩林地错误调查为耕地,涉及东和乡朱家台村等12个图斑,图斑总面积3069.47亩,实地现状为旱地约2851亩,林地约218亩。互助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监理单位陕西天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未发现,海东市三调办、青海省三调办核查未发现。

(二十八)宁夏回族自治区

宁夏中卫市中宁县将约500亩草地等错误调查为旱地,监理单位未发现,中宁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自治区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3月,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市中宁县三调作业单位北京中色测绘院有限公司,工作不认真、不细致,举证不到位,将位于喊叫水乡周家沟村图斑面积为1130.19亩,其中约500亩现状为草地、约6亩现状为废弃宅基地的图斑,全部调查为旱地,标注非粮属性。该图斑二调为旱地、天然牧草地,属重点地类变化图斑,作业单位未按技术规程要求进行举证。中宁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监理单位宁夏自然资源勘测调查院未发现,自治区三调办核查未发现。

(二十九)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新疆阿勒泰地区哈巴河县将约539亩沼泽草地错误调查为其他草地,监理单位未发现,哈巴河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阿勒泰地区三调办、自治区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5月,新疆阿勒泰地区哈巴河县三调作业单位新疆吉农土地勘测规划设计院有限公司工作不认真,将位于加勒帕克亚克村图斑面积为878.13亩,其中实地约有539亩沼泽草地的图斑,全部调查为其他草地。哈巴河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自治区监理单位自治区第二测绘院未发现,阿勒泰地区三调办、自治区三调办核查未发现。

新疆喀什地区伽师县将约417亩盐碱地错误调查为水浇地,监理单位未发现,伽师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喀什地区三调办、自治区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5月,新疆喀什地区伽师县三调作业单位北京世纪农丰土地科技有限公司新疆分公司工作不认真,未到现场实地核查,将位于卧里托格拉克乡乌吐拉阔什库勒村图斑面积为432.26亩,其中实地约有417亩盐碱地的图斑,全部调查为水浇地。该图斑二调为盐碱地,属重点地类变化图斑,作业单位未按技术规程要求进行举证。伽师县三调办自查未发现,自治区监理单位自治区自然资源规划研究院未发现,喀什地区三调办、自治区三调办核查未发现。

新疆伊犁州伊宁市将210.2亩天然牧草地等错误调查为水浇地,监理单位未发现,伊宁市三调办自查未发现,伊犁州三调办、自治区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5月,新疆伊犁州伊宁市三调作业单位辽宁宏图创展测绘勘察有限公司工作不认真,未到现场实地核查,将位于伊宁市巴彦岱镇苏勒阿勒玛塔村图斑面积为210.2亩,其中实地有178.7亩天然牧草地、31.5亩设施农用地的图斑,全部调查为水浇地。该图斑二调为天然牧草地,属重点地类变化图斑,作业单位未按技术规程要求进行举证。伊宁市三调办自查未发现,自治区监理单位自治区第二测绘院未发现,伊犁州三调办、自治区三调办核查未发现。

(三十)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四师66团将约110亩湿地错误调查为灌木林地,监理单位未发现,兵团三调办核查未发现。2019年5月,第四师66团察布查尔县三调作业单位黑龙江源泉国土资源勘查设计有限公司对湿地调查工作不认真、对三调湿地技术规程有关标准把握不准确,将位于伊犁州察布查尔县伊犁河北岸图斑面积为179.3亩,其中约110亩实地现状为内陆滩涂的图斑,调查为灌木林地。师监理单位四川鱼鳞图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把关不严,兵团三调办核查未发现。

三、2019年三调督察发现弄虚作假、调查不实重大典型问题有关责任追究情况

安徽省长丰县下塘镇三调弄虚作假问题责任追究情况。合肥市政府牵头组织有关单位对问题开展了调查。长丰县政府、下塘镇政府及相关部门9名责任人员被追责问责,其中处级1名。下塘镇党委政府、长丰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分别向长丰县委、县政府作出书面检查。长丰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党组向合肥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党组作出书面检查。长丰县三调办向合肥市三调办和县委、县政府作出书面检查。安徽省自然资源厅将长丰县三调弄虚作假问题处理情况在全系统通报。

湖南省华容县“旱改水”项目调查不实问题责任追究情况。湖南省纪委监委已责令省、市、县三调办分别做出检查,依干部管理权限追究7名相关责任人的领导责任和直接责任,涉及厅级干部2名,处级干部3名,科级干部2名。湖南省自然资源厅在全省自然资源系统对有关单位存在的主要问题及有关责任人员问责情况予以通报。将博通公司纳入全省“失信单位”黑名单,不予受理其“2019年湖南地理信息行业诚信榜”的参评申请。

陕西省榆林市横山区三调弄虚作假问题责任追究情况。陕西省政府负责同志对榆林市政府、横山区政府负责同志进行了约谈。榆林市横山区自然资源部门4名责任人被追究责任。作业单位分别对5名责任人给予通报批评、诫勉等处罚。

督察发现的问题反映出一些三调作业单位、监理单位未严格按照全国三调技术规程和工作要求开展调查和核查工作;一些县级三调办履行全面自查职责不到位;一些省级、市级三调办责任不落实、审核把关不严,督促整改不到位。弄虚作假问题性质恶劣,必须坚决杜绝、严惩不贷、绝不姑息,要采取约谈、移交纪检监察机关等措施严肃处理,依法依纪追究相关责任人责任。对调查不实问题,要按照全国三调工作有关要求,坚决整改纠正。各地要深刻吸取教训,认真贯彻落实三调各项工作要求,切实做到“毫不动摇、寸步不让、虚报严惩”,举一反三,对问题全面排查,及时发现并组织整改,保证数据真实、准确、可靠。国家自然资源督察机构将在统一时点更新督察工作中持续开展跟踪核查。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自然资源报社
ICP备:京ICP备11028287号-4  备案查询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报刊征订:010-68047627/7643    邮箱:zrzybt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