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深度 >正文

幸福生活水流长

2021-03-17 10:25:30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黄强 苏世峰 卢春名

大石山区解水困

进入环江县,去往大才乡新坡村平治屯的路上,竖立着一幅标语:“吃水不忘挖井人,脱贫不忘感党恩”。这14个大红字在朱瑾花的掩映下,显得格外耀眼。行走百步,在巍峨的青山下,又一幅标语映入眼帘:决胜脱贫攻坚、共建小康社会……

这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一个民族都不能少”的伟大宣言,也是毛南族群众跟党走、誓脱贫、感党恩的真情流露。

毛南族祖祖辈辈生活的大石山区,大部分属于岩溶山区,这里“出行爬坡上坎、一里挂九梯,石头缝里种粮食、七分种三分收,秋冬季严重缺水、喝水只能靠天”。

2010年春,西南5省面临世纪大旱,广西环江作为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面临人畜无水可饮的困境。

为迎战旱灾,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政府作出有关解决农村饮水安全问题的决定和规划,从2010年春至2017年春,广西地矿局先后完成了多个找水打井项目和任务。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水文工程地质勘察院(现为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水文工程地质勘察院有限公司),作为环江毛南族自治县找水打井项目的具体实施单位,2010年8月派出项目组进驻环江县,开展环江县大石山区人畜饮水工程建设大会战。

项目组在查明环江县境内水文地质条件、缺水村屯分布和完成缺水村屯1:1万水文地质调查基础上,迅速确定可找水打井区域,当年即为200人以上的缺水村屯成井23口,每天可供开采水量超过3914.4吨,帮助11357人解决了饮水之困。

从2010年的大会战,到2013年的“十二五”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再到2016年的精准扶贫找水打井工程,地质工作者的足迹踏遍环江县12个乡镇,共为环江县干旱缺水地区打出81口水井,提交日开采水量12386.4吨以上,解决了2.86万人的饮水难题。

“一直以来,饮水难困扰我们。现在好了,地下水直接引到家中,洗衣做饭用水不再愁,我们还可多种桑、多养蚕。”平治屯养蚕户韦大嫂的话,道出了她内心的幸福。

百张蚕丝一井浇

在平治屯村口,有一座机井掩映在翠绿的桑树丛中。在平治屯党支部书记韦介军的带领下,记者拨开齐头高的桑树枝来到机井旁。机井管理员韦价勤指着墙上“广西大石山区人畜饮水工程建设大会战新坡村平治打井配套饮水工程”的项目概况碑文介绍,这口井2012年6月竣工,是该村的主要饮用水和灌溉用水。

8年过去了,现在水还够不够用、维护费贵不贵?韦价勤掰着手指算道:“一天抽3个小时的水,就够整个屯的饮用和浇灌用水,一吨水只要1块钱的维护费,完全在可承受的范围内。”

韦介军高兴地说:“多亏有了这口水井,我们才得以扩大桑树种植规模,成为我们县万亩生态高效桑蚕产业园核心示范区。村民们依靠发展种桑养蚕业,纷纷脱贫致富,建平顶楼、开小汽车。”

走进平治屯,记者看到家家户户都盖有两三层的楼房,门口停着小汽车。在韦介军家,他和妻子专门辟出一间养蚕房。别看这蚕房只有60平方米,一年却可以带来六七万元的收入,是这个家庭脱贫致富奔小康的主要收入来源。“只要产得出来,基本不愁销路,比去外面打工强多了。”韦介军说。

据他介绍,平治屯历来有养蚕的传统,但由于饮用和浇灌用水是从后山用竹筒接的,干旱时节人都不够喝,更没有多余的水去种植桑树,一年种养的桑蚕够自己用就不错了。“桑蚕种养是需水量很大的产业,以我这一张半的规模来计算,蚕虫一天要吃400斤桑叶,要想摆脱小打小闹的局面,就得突破‘以桑定蚕’的制约。有地种桑树和有水浇是关键。”

“多亏地矿局帮我们打了井,让我们养蚕规模扩大了,现在的收入我们很满意。” 韦介军的妻子说。据了解,平治屯共有12个村民小组90户,依托广西地矿局打井提供的灌溉用水,养蚕规模达百张以上,人均年收入达2.5万元。

千山万隘觅甘泉

西里村的毛南族群众常说:一口井可以折射太阳的光辉。

西里村位于环江县水源镇,是毛南族的主要聚居区。进入西里村,需要翻越千山万隘,在没有通公路以前,这里号称只有当地群众和飞鸟可以到达。而这个“水源镇”所辖的西里村,却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贫水村”。该村位于高山岩溶洼地,想靠天喝水几乎比登天还难。

千百年来,西里村的毛南族群众为了喝水,一代又一代人爬上高山凿石觅泉。而泉眼隐伏在千沟万壑中,如果被找到了,就会被视为生命之泉得到祭拜。

为改变“贫水村”的困境,2013年一支英雄的找水打井队伍来到这里勘探。当地群众好奇地围过来问,这里也能打出水吗?广西地矿局的找水打井人肯定地告诉他们,只要功夫高,再深的水也要把它打出来!

专业技术人员在龟裂的土地上,摊开水文地质图,用罗盘打着方向,寻找着水源的蛛丝马迹。大石山区岩溶较为发育,水文地质条件复杂,往往相差几厘米,可能就会错过水源。为提高找水打井的成功率,在水文地质工程师初步确定水源位置后,往往还要安排物探工程师沿着横向和纵向布置物探工作,以验证水文地质工程师的初步判断。通过水文地质调查与物探相结合的方法确定的井位,就会一打一个准。

钻探需要用到钻机,但高山阻隔路难行,为了把钻机拉进来,他们肩扛手提,一步一移挪进来。更重要的问题出现了:钻机钻探不仅要用到柴油,还要用到水,贫水区没有水怎么办?

看到地质人无偿为他们打井,当地群众纷纷把家里珍藏的“生命之水”拿出来。因为他们相信,那些头顶草帽、手拿罗盘的地质人,一定有本领把水从地底下打出来。当钻机轰隆隆地响起时,他们就守在旁边翘首以盼:60米、70米、80米……钻机钻进到90多米的时候,一股白花花的水冲天而起,当地群众欢呼雀跃。

西里村自从有了充足的水源,山更绿了,田更肥了,水塘也满了。当地毛南族群众依靠充沛的水源发展土香鸭养殖增收脱贫奔小康,日子越过越红火,幸福的生活就像这水一样源远流长。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自然资源报社
ICP备:京ICP备11028287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9388号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报刊征订:010-68047627/7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