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深度 >正文

让生物多样性保护我们

2021-08-04 14:17:58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王自堃

今年入汛以来,我国北方多地出现强降水天气,沿海地区则有多个台风轮番登陆。与此同时,暴雨和洪水也在肆虐欧洲多国。北美则遭受高温炙烤,曾记录到47.9摄氏度的最高气温。

有气象专家表示,极端天气事件不断涌现,是多时间尺度气候异常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其中人类活动导致大量的温室气体排放,加剧了全球变暖,对于极端天气的潜在作用不可忽视。日前,《大灭绝时代》的译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叶盛受邀参加北京自然博物馆举办的主题为“生物多样性保护我们”的博物夜谈活动,并就全球变暖与物种大灭绝、生物多样性等相关问题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

第六次物种大灭绝

《大灭绝时代》被誉为堪与《寂静的春天》相提并论的重要著作,曾获第99届普利策非虚构类写作奖。如果用一句话概括全书,那就是人类在发现地球历史上的5次物种大灭绝的同时,也意识到自己正在引发一次新的大灭绝——“第六次物种大灭绝”。

根据海洋生物化石记录,地球历史上的5次物种大灭绝分别发生在奥陶纪末期、泥盆纪晚期、二叠纪末期、三叠纪晚期和白垩纪末期。最为人熟知的莫过于白垩纪末期的物种大灭绝,称霸地球达1.4亿年之久的恐龙从此消失。

不过,叶盛介绍,白垩纪大灭绝并非地球历史上最惨烈的一次物种大灭绝。事实上,前面4次大灭绝的严重情况都超过了恐龙那次,比如在惨烈的二叠纪末期大灭绝之后,地球上绝大多数的复杂生物都消失了。“只剩下单细胞的微生物,也就是各种细菌、真菌以及海洋中的藻类可能还在一些地方苟延残喘,其他生物全都灭绝了。”叶盛说。

在漫长的地球历史中,灭绝事件是稀少的,发生频率并不高。“然而近一二百年,我们看到了非常多的物种灭绝事件,发生的频率差不多是每几年一次。”叶盛告诉记者,在化石证据这个层面,物种灭绝的速率是几百万年到几千万年,但当下物种灭绝已经大大提速了,这是一个摆在眼前、不可忽视的事实。

气候异常引发物种灭绝

最让叶盛感到震撼的一次大灭绝,发生在2.5亿年前的二叠纪末期。“当时产生了一个叫‘西伯利亚玄武岩省’的地质现象。虽然称为‘省’,但实际上快接近咱们国家的陆地面积了。”

这么大面积的玄武岩是怎么产生的?叶盛介绍,它是由于大面积的火山爆发、地球内部的岩浆喷发凝固之后形成的。“你现在到西伯利亚的有些地区去看,还能看到这种地质痕迹,几百米厚的一层一层红色、黑色的岩石,都是由于火山爆发造成的。”

根据科学家的估算,在这样严重的火山爆发之后,会导致地球的二氧化碳含量飙升到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远比当今的二氧化碳含量要高得多。其后果便是剧烈的温室效应和整个地球气候系统的紊乱。

“大气系统里所有的天气现象,其驱动力量大部分是来自于太阳能。”叶盛解释道,全球变暖意味着大气系统中蓄积了更多的太阳能量,它不仅仅表现为升温,也表现为极端天气的增多,例如规模空前的台风。气候模型的模拟显示,二叠纪末期龙卷风的尺寸像今天的北美大陆一样大,气候异常引发了地球历史上最惨烈的一次生物大灭绝。

“我们人类再怎么使劲排放二氧化碳,也到不了那个高度。”叶盛说,但是我们已经在切实地改变地球气候,当这种改变的速率快于物种适应的速率时,就会引发新一轮的物种灭绝。

生物多样性保护人类自己

人类再怎么危害地球,也不可能比物种大灭绝时期地球环境的变动更厉害,只要还有细菌和真菌存在,再过100万年到1000万年,地球又会是生机勃勃的。“保护生物多样性并不是为了保护地球母亲,其实是为了保护我们人类自己。”叶盛说。

生物多样性通常包括物种多样性、遗传多样性和生态系统多样性三个层次。物种多样性是动物、植物和微生物种类的丰富性;遗传多样性是指基因的多样性;生态系统多样性是指生物与环境构成的统一整体具有丰富多样性。

无论在哪个层面,生物多样性都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包括直接价值、间接价值和潜在价值。举例来说,人类从自然界中获取粮食、蔬菜、水果、肉类、毛皮、医药、建筑材料等生活必需品,就是生物多样性的直接价值;稳定水土、调节气候则是生物多样性的间接价值;现在还没有灭绝的某种植物中,可能存在某种小分子物质能够治疗癌症,这是生物多样性的潜在价值。

叶盛以澳洲大陆为例,介绍了生物多样性丧失对气候的影响。“澳大利亚中西部如今基本是荒原和沙漠,但是澳洲大陆以前不是这样的,其所处的纬度跟巴西差不多,是被茂密的丛林所覆盖的。”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呢?现在有证据表明,随着人类从东南亚扩散到了澳洲大陆,发现这片大陆上有不会飞的巨鸟,还有一些有袋类巨兽,便开始猎杀它们作为食物。结果是这片大陆上巨大的食肉动物全都灭绝了,巨大的食草动物也消失了,植物只能自然死亡,随后就会腐烂。

死亡的植物极易诱发天火,最后只有那些耐火的植物才会活下来,澳洲大陆的气候也逐渐变得干旱炎热。“这是一个典型的人类破坏了生态系统和物种多样性,打破了自然环境稳定性之后,单一化的物种反过来影响气候的情况。”

“我们可以想象的一点是,无论地球的温度上升多少,或者极端天气有多剧烈,总有一些非常有生命力的生物能活下来。但是到那个时候真正活不下去的是谁呢?是我们人类自己。”叶盛总结道,物种大灭绝导致了生物多样性的严重丧失,而只有保持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和稳定的自然环境,人类才有可能更好地生存。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自然资源报社
ICP备:京ICP备11028287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9388号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报刊征订:010-68047627/7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