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深度 >正文

“责任规划师”论坛:让规划带给群众更多获得感

2021-09-30 09:37:02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阎炎 陈佳邑

9月26日上午,由自然资源部和上海市人民政府联合举办的2021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上,权威专家、学者、管理决策者和规划设计实践者齐聚“责任规划师”主题论坛,围绕责任规划师制度助力乡村建设、城市更新、社区生活圈等方面内容发布主旨报告,就相关问题展开深入而丰富的探讨。

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规划工作,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批示,提出“先规划后建设”“规划编制要接地气”“人民城市人民建,人民城市为人民”“要通过绣花般的细心、耐心、巧心提高精细化水平”“要把全生命周期管理理念贯穿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全过程各环节”“把更多美术元素、艺术元素应用到城乡规划建设中”等。对此,自然资源部国土空间规划局有关同志认为,落实总书记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和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离不开规划专业人员在一线的深度参与和精心耕耘。把规划专业和人才融入国土空间规划治理,使其能够以专业的力量系统地引导各级国土空间规划实施落地,已经成为实现空间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环。为此,自然资源部将从制度层面进一步鼓励规划工作者发挥专业优势,下街道、进社区、驻乡村,切实解决基层规划专业技术力量支撑不足、不同人群对空间环境整治需求难以协调、规划实施落地“最后一公里”等痛点难点等问题。

中国科学院院士、东南大学教授段进在主旨报告中采用案例讲解的方式,分享了实践中责任规划师工作的三种模式:协同管理模式、技术支撑模式和共同缔造模式。同时,给出了责任规划师的四个关键词:责任到人、团队协作、第三方技术角色、伴随式服务方式。

段进认为,责任规划师制度的建立符合城乡空间发展规划和人民利益。城乡空间是动态变化的空间权益复杂网络,而责任规划师是这一复杂网络中促进信息互馈和系统学习的新媒介,通过反馈式服务、伴随式协调,可促进该网络在自我学习和系统修正中达成进步。比如以协同管理模式推进的南京大校场地区规划编制工作,建立了“三人小组”制度,小组由规划管理部门和属地政府相关负责人以及外聘总规划师构成,在行政条线基础上加上第三方的规划技术力量,实现规划全流程有效沟通反馈和优化调整。

复旦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于海提出,责任规划师要为居民创造一个能步行、能交流、能表演、能成长的生活世界。他在主旨报告中引用法国空间理论学者列斐伏尔对街道和城市的观点:“街道是一个即兴的剧场,人既是场景又是观众,有时还是演员”“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是城市生活存在的根基”“城市生活的所有要素自由地填充街道,通过街道流动到中心”。他以上海市杨浦区的创智农园为例,讲述责任规划师怎样设计和营造居民在互动中激发创意、获得成长的“社区剧场”;那里步行可及的范围内,有孩子与同伴嬉戏的场域,有能动手的园地,也有居民皆可参与的小剧场。

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二级巡视员陶志红介绍了北京的责任规划师制度。随着北京进入高质量发展和存量更新阶段,如何加强基层技术力量、完善基层治理体系、引导各级规划落地实施,成为规划服务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关键问题之一。在陶志红看来,建立责任规划师制度就是要通过责任规划师的努力,使城市规划走进社会,走进人民群众,走进街巷胡同。北京除个别乡镇外,已实现责任规划师全覆盖,打通了从规划编制到实施全流程参与的路径,责任规划师在微空间改造和基层精细化治理中越来越多地发挥作用。下一步,北京将通过持续跟踪、培训、评价和引导,改进聘任机制,优化团队构成,建立跨学科协作机制,提升责任规划师解决城市新问题的服务能力和执业水平;同时,推动政策制定和工作方法创新,促进责任规划师制度职业化发展。

上海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副局长白雪茹在主旨报告中回顾了上海社区规划师的制度探索与实践。原先的地区规划师结合“15分钟社区生活圈建设”向社区规划师转型,在共创、共商、共绘、共建、共享、共维六个阶段全程参与社区生活圈的规划、建设和管理,提供持续性、在地化、特色化的专业指导和技术服务。

在上海的实践中,社区规划师的定位是提高规划科学性和实施性、促进规划公开公平公正、增强基层治理水平的重要支撑力量。在空间维度上,社区规划师不仅要关注具体项目的设计和实施建设,更要关注社区的全面系统发展和规划。在时间维度上,不是单纯完成一个项目,而是要担负起推进渐进式社区有机更新的职责。在社会维度上,不仅要关注物质空间的改善,更要全面关注社区硬环境和软环境。从治理的角度上,要嵌入现在的管理框架和相关基层组织,形成工作合力。

上海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党委书记、副院长熊健就上海乡村责任规划师制度探索发布了主旨报告。对上海而言,乡村是超大城市的稀缺资源,是城市核心功能的重要承载地。而上海的乡村建设却面临长期粗放式管理、规划不接地气、治理方式拘泥于现状等问题。2020年,上海启动乡村社区生活圈研究,同时推进乡村地区规划人才队伍建设和空间协同治理机制探索,构建城乡社会治理基本单元,打造宜居、宜业、宜游、宜养、宜学的乡村共同体。上海构建中的乡村责任规划师制度,致力于汇集一批乡村筑梦师,化身技术审查员、乡村发展“全科医生”、规划政策“翻译官”、村民代言人和乡村宣传者。她最后谈到,上海乡村责任规划师还处于起步阶段,正在体制机制、人才队伍、经费保障和政策创新等方面持续研究和实践。

主旨报告发布后,来自南京、北京、苏州、成都和上海的责任规划师分享了各自参与的实践案例和工作经验。

南京大学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黄春晓将乡村地区地域广袤、区域差异性强等与城市不同的种种特点总结为“乡村的在地性”。她以此为切入点,介绍了“陪伴式规划,在地性设计”的工作方式。她建议乡村在地性设计从更大尺度的空间着眼,至少在镇的层面上开展工作。

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社区培育规划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石闻,分享了在首都功能核心区担任责任规划师的经历。在他的工作中,责任规划师是规划编制和实施的纽带,主要职责包括为建设项目或公共空间改造提供规划技术咨询,参与重点地段、重点项目规划设计的专家评审,根据规划执行情况收集问题和意见建议并及时反馈。

在成都市十佳乡村规划师曾文婷看来,西南地区的乡村资源、人力和财力都有限,由区县政府聘任派驻各乡镇的乡村规划师,作为规划技术工作负责人,成为了“遇到什么问题就解决什么问题”的多面手。他们不仅协助乡镇政府编制国土空间规划,还要充当“智囊团”,参与镇政府规划事务的决策研究。

苏州科技大学城乡规划系原副主任、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博士生彭锐,分享了将美术和艺术融入乡村规划的实践。在位于苏州高新区的树山村,规划师设计的众创空间已有30多家企业入驻,非遗活动、创客大赛等活动吸引了多方来客。彭锐的体会是,乡村现在有多元价值可以发挥,乡村规划既是“多规合一”的实用型规划,也应是面向未来的创新规划。“乡村规划需要陪伴。规划是有边界的,但是陪伴没有边界。作为陪伴者、服务者和协调者,规划师应当和村庄一起成长,不仅角色多元,在不同阶段还有不同的定位。”

上海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规划二所、规划四所所长奚文沁分享了普陀区万里街道社区生活圈的规划实践。在他看来,社区规划师要有平视角、平衡力,在居民、运维、街道管理等多个角色之间切换,经过沟通、反馈、妥协、说服、比选,多方位考量;要有创意、能跨界,社区规划无定式,需要规划师因地制宜,博采众长以汲取灵感,同时敢于突破传统,尝试各类新方法、新技术。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自然资源报社
ICP备:京ICP备11028287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9388号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报刊征订:010-68047627/7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