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热点关注 >正文

浙江省生态底色更浓 “两山”成色更亮

2020-08-07 09:31:24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李风 胡盛东

群山苍翠,竹海绵延。2020年3月30日,习近平总书记时隔15年再次来到浙江省安吉县余村考察。

2005年8月15日,习近平同志在余村调研时,赞赏余村关停矿山是高明之举,并首次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

绿水青山是大自然对浙江的珍贵赐予。15年来,全省各级自然资源部门始终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殷切嘱托,争当践行“两山”理念的先行者和排头兵,把绿水青山建得更美,把金山银山做得更大,习近平总书记期待的“让绿色成为浙江发展最动人的色彩”,正变成浙江大地绚丽动人的画卷。

生态修复

西溪湿地成为市民绿意空间

2020年3月31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杭州西溪国家湿地公园考察。他说,湿地是地球之肾,湿地开发要以生态保护为主。原生态是旅游的资本,发展旅游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要让湿地公园成为人民群众共享的绿意空间。

西溪是全国首个国家湿地公园,生态资源丰富、自然景观优美。浙江省以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为指引,探索了一条湿地保护与利用双赢的西溪之路。

20世纪中叶“围湖造田”浪潮中,西溪湿地曾被大量侵占。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的推进,湿地的生态功能进一步退化。河道淤塞、鱼塘被填被毁,水质一度跌至劣Ⅴ类。

为保护“杭城之肾”,2003年,杭州市开始实施西溪湿地综合保护工程,采取保护动植物多样性、水环境质量提升等多项举措,改善修复西溪湿地的生态环境。通过搬迁村庄缓解生态压力,对湿地11.5平方公里区域实施拆迁,将4000多户群众就近安置,只保留了约100幢农居建筑,整修后作为游客服务设施。同时,采取控制游客数量的措施,降低人为污染。

治理工程还对施工区域内的桑基、柿基和竹基鱼塘进行严格保护,修复和培育现有池塘、河汊等次生态环境,保留了各类湿地生物的栖息地,并对生态环境较好、最具湿地特色的区域实行封闭保护。

保护西溪湿地,重点是保护和改善水生态。治理工程建设了水生生物自由流通的生态廊道,在实施区域水源污染监测的基础上,从疏浚、截污、配水、生物治理四方面入手,改善水体环境和质量,增强湿地水体的流动性,逐步恢复湿地的自净功能。

西溪湿地公园管委会相关人士介绍,目前,西溪湿地的水质从劣Ⅴ类提升到了Ⅱ类,维管束植物增加了475种、鸟类增加了112种;湿地内共有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2种、国家二级重点保护植物4种。

4月初,西溪湿地迎来第10届花朝节,园区在做好防疫工作的前提下,让游客沉醉在花海美景之中。“公园自2005年开园以来,累计入园游客达4500万人次,经营收入22亿元,形成了投入和产出的良性循环机制,确保公园可持续发展。” 西溪湿地公园管委会相关人士说。

生态转型

废弃矿山巧变“金山银山”

废弃矿山的一个个巨大的矿坑,犹如大地上的伤疤,似乎是矿山开发后的唯一结果。但这一次,茅洋山石矿的命运被提前改变。

宁波市北仑区干岙茅洋山石矿在开采之初,当地政府已经在思考未来矿地的用途:废弃矿山将变身为一座库容量600万立方米的水库。这样一来,至少节省了两笔钱:一是废弃矿区复绿费用,二是建造水库时部分工程费用。

在宁波人眼里,废弃矿山不仅是资源,更是发展新空间。有的废弃矿山被改造成国际赛车场;曾经的杨家岭石矿,如今是宁波滨海国际合作学校;宁波海越新材料有限公司在废弃矿地上建设了一座环保新型材料基地……在宁波,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

30多年来,湖州市德清县洛舍镇东衡村也与矿山结下了不解之缘,产生了几笔与矿山有关的“买卖”。

第一笔:卖矿赚了钱也破坏了环境。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挖矿起,东衡村的矿山数量最多曾达18家。村民们就地开矿,不少人因此致富。村子是富裕了,但环境却越来越差了。为改变日益恶化的环境状况,东衡村对矿山进行分批整治。直到2009年,东衡村全部矿山被关停,但也留下了3000多亩坑坑洼洼的废弃矿地。

第二笔:卖废弃矿坑赚了1亿多元。矿山关闭了,东衡村集体经济收入失去了主要来源。随着农村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启动,开发利用废弃矿地成为东衡的发展新路。就在此时,距离德清县1个小时车程的杭州市,正愁无处安放城市建设过程中产生的泥土,东衡村的一个个大矿坑,正好可填埋2000多万立方米的渣土。东衡村通过公开招标,矿坑填埋权拍出了1.08亿元。杭州市的泥土既填补了部分矿坑,又为村集体经济增添一大笔经济来源,还创造了大片土地,可谓一举三得。

第三笔:废弃矿地建起钢琴产业园。洛舍镇有“中国钢琴之乡”的美誉,东衡村原先有很多从事钢琴加工的小作坊和小企业,企业要发展,开拓新空间迫在眉睫。为此,东衡村通过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建设了占地200多亩的钢琴产业园区,其中废弃矿地达100多亩。如今,钢琴众创园矗立起一幢幢标准厂房,已有20多家钢琴企业进驻。

在东衡村,最大的“买卖”是将绿水青山转换成金山银山。该村对3000多亩废弃矿地开展综合治理,使废弃矿地重新焕发了生机,成为促进发展的宝贵资源。

生态有价

打开“两山”转化通道

建立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是践行“两山”理念的核心路径。赋值绿水青山后,价值几何?2019年6月,全国首份村级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核算报告正式出炉,丽水市遂昌县大田村生态系统生产总值高达1.6亿元。这与丽水市自然资源部门积极探索土地出让领域生态产品价值转化路径密不可分。

2020年,丽水市云和县开展土地出让领域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试点工作,探索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新路径,将生态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7月17日,通过浙江省土地使用权网上交易系统,云和县紧水滩镇一宗面积493.62平方米的商业用地,以128万元的价格成交,其中9.75万元为生态增值部分。

这是全国首宗附带生态增值的土地出让成交,由云和县云北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成功竞得地块使用权。该公司负责人表示,该地块将建设一座宾馆。“此次成交的生态增值部分的9.75万元,将全部用于紧水滩镇生态环境改善和生态项目建设。”云和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相关负责人说。

丽水市森林覆盖率达81.7%,居全省首位。长期以来,当地自然资源部门着力保护森林资源,实现森林资源稳步增长,绿水青山已成为丽水绿色发展的后发优势。5月19日,丽水市缙云县大洋镇大平山光伏发电“农光互补”项目正式签约落地。根据协议,企业通过向当地生态强村集体经济有限公司支付279.28万元,购买项目所在区域的调节服务类生态系统生产总值。

良好的生态环境可以为光伏发电项目带来更大的经济效益。大洋镇生态环境优良,空气质量优异,酸雨少,光伏发电板的电池衰减率比雾霾重、酸雨多的地区更低,电池使用寿命可以延长近5年;光照辐射强度大,光伏电池发电效率高,预计项目年发电量将增长超10%,产出更多的生态溢价。

如今,通过生态系统生产总值核算出来的生态资源正在转化为大田村的主要经济来源。浙江盛华酿造有限公司投资千万元,在该村建起酒厂,不仅让村集体经济增收,还带动了当地村民就业。2019年,大田村开办了38家农家乐,旅游经营性收入超过500万元。

生态护海

碧海蓝天也是金山银山

碧海蓝天,白净沙滩……过去的温州市洞头区东岙村可不是今天这般模样。20世纪80年代末,在取沙建房、建造码头等工程影响下,挖土车在沙滩上采沙,面积达1.84万平方米的东岙沙滩,逐渐消失于人们的视野。最后剩下一片杂乱无章的砂砾质滩,污水横流,生态环境破坏严重。

2016年,温州市成为全国首批8个蓝色海湾整治试点之一,在洞头国家级海洋公园核心区实施海洋环境综合治理、沙滩整治修复和生态廊道建设三大工程。

整治启动后,温州市采取建设排洪沟渠、集污纳管建设污水处理设施、铺设底沙面沙等工程修复措施,东岙沙滩恢复了原有面貌,提升了生态护岸和防灾减灾功能,改善了生态环境。如今,这片洁净的沙滩吸引了大量游客,成功举办了国际千人瑜伽盛会、国际铁人三项赛、沙滩音乐节等活动。

东岙村成为“网红村”,渔民在家门口就能赚钱。2019年,该村接待游客达38万人,旅游综合收入约2亿元。不仅是东岙村,整个蓝色海湾整治项目区的渔家乐民宿产业都在蓬勃发展。据统计,项目区内的渔家乐民宿已达151家,占全区的61.63%,户均年收入达10万元以上,带动了千余名渔民就业、创业。

回望来时路,展望新征程。“在‘两山’理念提出15周年之际,全省自然资源部门作为生态文明建设的主力军,要围绕习近平总书记赋予浙江‘努力成为新时代全面展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重要窗口’的新目标新定位,深入推进‘两山’理念再深化、再出发,高水平建设‘重要窗口’的美丽国土空间。”浙江省自然资源厅厅长黄志平表示。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关键词: 生态保护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自然资源报社
ICP备:京ICP备11028287号-4  备案查询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报刊征订:010-68047627/7643    邮箱:zrzybt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