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热点关注 >正文

罗布泊里的寻梦人

2021-02-25 09:58:00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周飞飞

钾盐调查队挺进罗布泊(120703)-20210225101451

钾盐调查队挺进罗布泊

王弭力在罗布泊鉴定矿物(120737)-20210225101446

王弭力在罗布泊鉴定矿物

2月4日,当辛丑春节的喜庆气氛逐渐浓郁,中国地质科学院矿产资源研究所刘成林等人却沉浸在一片悲痛之中,他们的老师——中国地质界知名学者王弭力研究员因病离世。2月8日,简洁庄重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举行,近百位中国地质界的同仁泪别这位中国钾盐地质学的学科带头人。

专注钾盐地质研究50年

王弭力给人的印象,永远是雅致端庄,气质温婉。即便是在罗布泊无人的荒漠中,也是那样不疾不徐、雍容有度,与地质工作者常见的粗犷豪放大不相同。很多人都对她1996年在罗布泊的一张留影印象深刻:烈日蒸腾、大漠狂沙,她身着蓝衣孑然独立,头上的草帽上系着同色的纱巾,纤弱的身姿、优雅的笑容与背后的粗粝荒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然而,熟悉她的人都知道,那柔弱的外表下,是一颗赤诚、刚毅的心。

王弭力1941年抗日战争时期生于四川綦江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父亲王竹亭早年留学美国、德国,是我国铁路选线设计学科的开拓者。在父辈的言传身教下,她从小便立志投身科学,并在报考大学时毅然选择了“将来要吃苦”的地质学。1965年,王弭力从北京大学地质地理系地球化学专业毕业时,放弃了留京到科研院所从事科研工作的机会,主动请缨,到条件异常艰苦的大庆油田工作。

在大庆油田开发研究院工作时,要强的王弭力在完成地质编录、岩芯取样等技术工作之余,还主动帮助工人师傅,干抬钻杆等体力活,不幸落下伴随她一生的腰疾。

1969年,王弭力从黑龙江转战湖北江汉油田,参加了江汉盆地钾盐找矿会战,并从此开启了她长达50年的钾盐成矿研究与找矿事业。

1978年,她调入原化工部化工矿产地质研究院,1983年又调入中国地质科学院矿床地质研究所(现中国地质科学院矿产资源研究所),无论在哪里,她都是那样的辛勤耕耘、全身心投入,把钾盐找矿科研事业当作自己的生命,甚至比生命更加珍贵。

我国是农业大国,但钾盐资源长期严重短缺,所以钾盐一直都是我国7种大宗紧缺矿产之一。我国著名的盐矿专家袁见齐先生,1946年就著文指出中国应重视找钾。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我国地质工作者便开始寻找钾盐,直到1957年在青海柴达木盆地察尔汗盐湖勘查发现了钾盐矿床。之后,全国多部门的勘查、科研单位与高校的地质人再接再厉,在全国13个省(区)的18个地区开展钾盐找矿,但效果并不显著。

经过长期研究,王弭力认为,第四纪青藏高原隆升,才将塔里木盆地和柴达木盆地分开,它们都是盐湖沉积凹陷,从理论上讲,柴达木有钾盐,罗布泊也应该有钾盐。根据多年研究与找钾的经验,王弭力发现盆地沉积中心随新构造运动而不断迁移,钾盐则富集在迁移后的次级深盆中,她将此称作“矿随盆移”,进而将袁见齐先生建立的“高山深盆”成钾模式发展为“高山深盆迁移”,并首创了“两段式成钾”等陆相盐湖成钾理论,因而,她认为最具有钾盐成矿前景的地方就是有着“死亡之海”之称的罗布泊荒漠。

“去罗布泊找钾!”她听到了自己内心强烈的呼唤。

勇闯罗布泊无人区

1995年,恰逢中国地质事业的低谷期,地质领域的科研经费少得可怜。

为了立项,王弭力与课题组成员骑着自行车兵分几路,去“堵”当时的地矿部总工程师兼中国地质科学院院长陈毓川。

陈院长无奈地说:“不是不支持你们,从80年代初到90年代,往罗布泊进进出出探险考察的多少回了,但都没有找到钾矿床,更重要的是担心你们的安全。”

王弭力说:“根据我们的理论,罗布泊应该有钾矿,给我们一点钱,打个井探探,就可以说清罗布泊到底有没有钾,如果没有就死心了。我们国家这么缺钾,如果可能有而不打井,不去冒冒险,那这些钾矿不知又要沉睡多久了。”

当时,中国地质科学院乃至国家科研经费极其紧张,但院领导还是被王弭力等人的执着打动了,硬挤出10万元经费,帮助她们设立了地矿部的罗布泊找钾项目。

10万元的项目经费对罗布泊矿产勘查来说,实在是太少了,不仅要用于交通、打钻,还要用于勘探队员的给养,但对当时的王弭力而言,已是雪中送炭。

1995年秋冬,罗布泊钾盐找矿初战告捷。1996年,科技部和国家计委都将罗布泊钾盐找矿列为“九五”国家科技攻关项目。当年秋天,王弭力帮助项目组从石油勘查部门以每辆5000元的价格买来几辆已淘汰的“解放”牌大卡车,挺进罗布泊。

罗布泊位于古代丝绸之路上,那里曾孕育了繁华一时的楼兰古国等,但后来因环境的巨变,成了著名的无人区。罗布泊的夏季地表温度高达70℃,冬日气温则常常低于零下20℃,2万多平方公里的范围内没有水,没有路,甚至连鸟都没有。而身处其中,这种荒凉带给人的不仅仅是对身体的考验,更是对意志的磨炼:茫茫的旷野,起伏的沙丘,没有任何参照物,只有使用高科技的GPS定位才能辨别方向;老式卡车走走停停,用尽了力就是爬不上沙丘……

1997年10月,从库尔勒出发向东进入罗布泊的常规路线禁止通行,王弭力随即带着由中国地质科学院、新疆第三地质大队、中国地质大学等单位14人组成的项目组,首次从北面的鄯善闯入罗布泊。眼前没有路,全是山脊、沟堑和沙丘,车辆在松软的沙地上连连抛锚,需要不断垫木杠才能缓慢行驶,有一天十几小时才前行了4公里,计划4天的路程,5天后还不见罗布泊的踪影,给养越来越少……

为了实现寻找罗布泊盐壳下钾盐矿的恢宏梦想,陌生的路上不能退缩 ,王弭力和队员们商量后冷静决断——朝着西南方向走,每100米站一个人,以人为坐标,引着车辆向工作区前行。历经六天六夜的艰辛,项目组终于到达罗布泊东北部地区,找到了一望无际的罗布泊大盐壳。

她曾说,找钾的历程中有许多难忘的记忆。关于艰难,关于失败,关于成功,关于恐惧,甚至关于死亡,但没有一次记忆是关于退缩。

她的梦想用历史铭记

10年间,王弭力带领团队,数次进罗布泊,不断深入研究、验证,终于发现了“罗北凹地”埋藏于第四系盐层中储量超过2.5亿吨的特大型液体钾矿床。这是世界上最大的硫酸盐型卤水钾盐矿床,潜在经济价值达5000余亿元。这一成果被认为是继柴达木盆地察尔汗超大型钾矿床发现之后,我国找钾工作的第二次重大突破。

是什么,让这位纤弱柔美的女性如此坚定执拗、沉静果敢,驰骋于这戈壁荒原,10余年间数次进出?是对验证陆相盐湖成钾理论的渴望、为国家寻找钾盐资源的急切!是对祖国和人民的无限忠诚、对地质科学的执着热爱!

2005年3月28日上午,在庄严的人民大会堂,作为“罗布泊地区钾盐资源开发利用研究”项目的负责人和成果第一完成人,王弭力登上了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的领奖台,从国家领导人手中接过“2004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的证书。

王弭力人生中的高光时刻并不仅于此时。

还是在人民大会堂,作为第八、九、十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十届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委员,她为中国的科技发展、经济建设、资源开发、环境保护,沉静思考、大义直言,发出了地质行业的声音。在中国地质科学院副院长、中国地质学会秘书长、国土资源部侨联副主席、国务院经济技术社会发展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等职位上,她敢于创新、积极作为,殚精竭虑地为我国地质学界风清气正和学术进步而努力。而她自己,也收获了无数荣誉:李四光地质科技奖、全国三八红旗手、中国钾盐钾肥工业功勋人物、全国归侨侨眷先进个人、九三学社优秀社员……

不过,在王弭力心中,有一个奖项特殊而重要,那就是2004年来自中共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委员会和州政府对她的表彰奖励,肯定了她“对罗布泊地区钾盐资源勘查开发作出的突出贡献”。而如今,因罗布泊钾盐的开发,罗布泊的所在地巴州若羌县已脱掉了全国贫困县的帽子。

如今的罗布泊,已建成世界最大的单体硫酸钾肥生产基地,极大地缓解了我国钾肥供应的紧缺形势,也改变了当地贫困的面貌。而当年风沙弥漫的罗布泊,也已经形成了一个面积达200平方公里的大盐湖(盐田)。曾经在历史中沉寂、消逝的仙湖又回来了,波光粼粼,候鸟翔集。

这些,也恰恰都是她的梦想,她的追求。

“我们相会在大漠荒原,迎着风沙手握手;我们相会在高山之巅,俯瞰白云肩并肩;我们相会在古老河川,开发资源献出爱心。我们相会在极地天险,冰雪造就高贵与纯洁。让历史记住今天,也告诉我们的孩子,保护绿色的地球是人类永恒的事业……”唱着这首王弭力专门为第三十届国际地质大会创作的歌曲《永恒的事业》,人们也永远不会忘记这位治学严谨、风致清雅的地质科学“女将军”。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自然资源报社
ICP备:京ICP备11028287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9388号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报刊征订:010-68047627/7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