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热点关注 >正文

“开发矿业”的百年求索

2021-06-18 14:33:57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焦思颖

1949年12月6日,毛泽东主席乘专列离开北京前往苏联。这是毛主席生平第一次出国访问。其间,两国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1950年2月17日,在离开苏联之前,毛主席在中国驻苏联大使馆接见了留学生代表,有人提议请毛主席题词留念。一名叫任湘的同学拿了一张使馆便笺纸,递到毛主席面前。得知任湘正在莫斯科地质勘探学院学习地质专业,毛主席略加思索,用钢笔在纸上题写了“开发矿业”四个大字。

在“开发矿业”题词的鞭策下,我国一方面抓紧恢复原有的矿山生产,一方面组织地质队伍通过地质勘查摸清资源家底,为恢复生产和扩大建设新矿山创造条件。随着矿业生产的逐渐恢复,中国矿业开始蓬勃发展。由此,中国走上了现代化发展的快车道,一步步向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迈进。

缘起

毛主席为什么会写下“开发矿业”四个字?这一切还要从矿产资源的历史作用和我国当时所处的历史阶段说起。

在西方曾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谁掌握了资源,谁就能控制世界。矿产资源是国民经济建设与社会发展的“血液”,是人类能源和工业原材料的“粮食”,矿业是人类不可或缺的基础产业。

有专家曾说:从新石器时代开始直至今天,几乎每一种矿产的发现和利用,都极大地推动了社会历史的发展和人类文明的进步。

我国开发利用矿产资源的历史悠久。远古时代,中华民族的祖先就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开始了矿业开发活动,创造了陶瓷文化、青铜器文化、铁冶文化、玉石文化等,我国的矿业文明曾经走在世界前列。然而,近代以来,中国进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外国侵略者通过各种方式侵占中国矿产资源,一批大矿先后被外国侵略者控制,中国矿业逐渐落后。

新中国成立之前,偌大的中国,主要矿产品产量却很低,原煤仅3243万吨,原油12万吨,天然气0.07亿立方米,铁矿石59万吨,黄金4.073吨,十种有色金属1.3万吨。从地质工作的情况看,当时全国拥有地质专业人员约300人,钻机有数十台,探明储量的矿产仅有2种。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矿产品的严重缺乏令百废待兴的中国举步维艰。对当时的民族工业,毛主席曾忧虑地说:“现在我们能造什么?能造桌子椅子,能造茶碗茶壶,能种粮食,还能磨成面粉,还能造纸,但是,一辆汽车、一架飞机、一辆坦克、一辆拖拉机都不能造。”

在这样的背景下,周恩来、陈云主持制定了“一五计划”,利用苏联的“156”援助建设项目,从无到有建设起我国工业化体系。当时的中央领导人非常清醒,把一个农业国转变为工业国,建设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工业国,需要坚实的矿产资源基础,寻找并开发矿产资源是当务之急。

勃发

从积贫积弱起步,“开发矿业”绝不是一句口号那么简单。中国矿业走上了与新中国一起成长的道路。

新中国成立后,开发矿业的任务主要有两个:一是抓紧恢复因战争损坏的矿山生产;二是组织地质队伍对现有矿山的资源情况进行勘查,摸清资源家底,以便为恢复生产和扩大建设新矿山创造条件。

经过3年努力,矿业生产的恢复工作和全国其他领域的经济恢复工作均取得了显著的成效,为后来的矿业大发展打下了基础。

煤矿方面,全国83%的国有煤矿矿山完成了恢复工作。1952年,全国煤炭生产能力增长到7000万吨,原煤产量达6149万吨,约为1949年的两倍。铁矿方面,1949年~1952年,全国共生产铁矿石近千万吨,其中1952年生产铁矿石429万吨,为1949年的8.5倍。石油方面,1952年,全国原油产量达19.55万吨,约为1949年的3.6倍。有色金属矿产方面,1952年,全国钨、锡、镁、钼、铜、铅、锌、锑等8种有色金属精矿产量达4.8万吨。

1953年,我国开始执行第一个五年计划,中国矿业发展也进入了计划经济时期。

在毛主席“开发矿业”的号召下,无数热血青年把“为祖国寻找宝藏”作为人生理想,新中国第一代地矿人披荆斩棘,一座座新建矿山建成投产。尽管期间受到“大跃进”、3年自然灾害和“文化大革命”带来的不利影响,经过全国矿业战线职工的共同努力,矿业开发仍取得了巨大成就。

在1953年~1978年这25年间,我国勘查开发了一大批超大型矿山,包括六盘水煤田、攀枝花铁矿、锡铁山铅锌矿、胶东新城金矿、冷水江锑矿、金川镍矿、大余钨矿、德兴铜矿等,累计发现并探明储量的矿产达131种,其中包括能源矿产6种、金属矿产53种、非金属矿产70种。我国的主要矿产品产量大幅增长,1978年,我国原煤产量达6.1786亿吨,为1949年的19倍;原油产量达1.0405亿吨,为1949年的867倍;铁矿石产量达1.1779亿吨,为1949年的199倍;十种有色金属产量达95.24万吨,为1949年的73倍,为新中国的建设提供了不可或缺的“工业粮食”。

从地质找矿的人才来看,中国的地质先辈高呼“欲发达国家实业,必先从事于地质调查”“要富国强兵,只有为国家开发矿藏,从地下找到财富”。章鸿钊在国外留学期间,抱定“宜专攻实学以备他日之用”宗旨,决然改学地质。毕业之后,他立即回国,展开工作。李四光先投身革命,后由学造船改学冶炼,最后改学地质。正是由于多位地质先辈献身国家的地质事业,完成了大量区域地质调查报告,提交了甘肃北部靖远、景泰煤田等一大批矿产报告,推动中国的地质工作从无到有,在曲折与磨难中前进发展,为新中国迅速开展的地质工作奠定了人才基础。

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以后,中国矿业随改革开放大潮进入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轨道。我国引进国外先进的矿业技术与管理经验,矿业经济由单一的公有制转变为多种所有制并存的开放格局;国有地勘队伍积极探索企业化的改革之路,开始引进外资合作勘查开发国内矿产资源,并实施“走出去”的发展战略,矿业由封闭走向开放;《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颁布,矿业从无法可依走上有法可依的法治轨道,中国矿业开启了法治化的新时代。

到2000年底,全国发现矿产171种,探明储量的矿产155种,其中包括能源矿产8种,金属矿产54种,非金属矿产90种。累计发现矿产地2.5万多处,全国建成各类矿山15万座。这一时期,无论从矿业产值,还是矿石采掘量计算,中国已经由一个矿业小国跃入世界矿业大国的行列,矿业发展为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提供了重要支撑。

转型

时间跳转到20世纪八九十年代,靠着开发矿石资源发展的浙江省安吉县天荒坪镇余村,开始尝到了环境污染的代价。

这不仅是余村面临的挑战,也是不少资源型城市“成长中的烦恼”。随着中国工业化不断发展,不少地方面临着资源与环境的压力,如何更好地开发利用资源成为新时代的课题。

2005年8月15日,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来到安吉县天荒坪镇余村考察,对余村主动关停矿山的做法给予高度评价,并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矿产资源开发与保护随着时代的变迁,有了新的内涵。

一方面,矿业的基础性地位仍然不可动摇。我国正处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时期,矿产资源的占有程度是一个国家经济起飞的重要条件,也是一个国家实现现代化、跨入强国行列的基础。目前,我国约有80%的工业原料、70%的农业生产资料来自矿产品或其加工产品,这些是我国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础。

另一方面,矿业开发必须走绿色发展的道路。可持续发展是人类的必然选择。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矿业坚持绿色发展,在中国矿业转型升级的道路上迈出了坚实的步伐。绿色勘查、废旧矿山生态修复取得明显成效,供给侧结构调整改革取得重大进展,资源利用率和矿山企业集约化水平有了新的提高。

70年前,“开发矿业”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注入强大动力。70年后,开采技术的进步、更严格的环保要求,正推动“开发矿业”向绿色化科技化道路迈进,为中国发展提供不竭动力。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自然资源报社
ICP备:京ICP备11028287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9388号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报刊征订:010-68047627/7643